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四百四十七章:我徐经 回来了

第四百四十七章:我徐经 回来了

  众人的【明朝败家子】目光,又落在了方继藩处。

  是【明朝败家子】啊。

  徐经不像靠得住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啊。

  这要是【明朝败家子】回不来了,多少钱粮要打水漂,想当初,你方继藩可是【明朝败家子】拍着胸脯作保的【明朝败家子】。

  尤其李东阳,眼睛要杀人,回不来,这形同于是【明朝败家子】诈骗,户部的【明朝败家子】钱粮啊……

  方继藩此时心里有些发虚了。

  按理,若是【明朝败家子】徐经真的【明朝败家子】活着,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没有覆灭,那么……徐经大抵,应当到了马六甲海峡,就该回了吧,毕竟只是【明朝败家子】探路而已,或者说,这是【明朝败家子】一次航行的【明朝败家子】验证,只要验证合格,也该回航了。

  可现在,已接近两年了啊,至今,还是【明朝败家子】一丁点的【明朝败家子】音讯都没有,难道……真的【明朝败家子】出事了。

  方继藩想了想道:“想来……”

  “别说想来,就说是【明朝败家子】,还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马文升被压迫的【明朝败家子】狠了,不跟方继藩绕弯子。

  方继藩最讨厌的【明朝败家子】,便是【明朝败家子】这等选择题了,而且还只有A和B,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可包括了弘治皇帝,都如狼似虎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自己。

  这令方继藩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压力很大。

  他想了想:“我想……”

  “是【明朝败家子】还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道:“是【明朝败家子】。”

  “是【明朝败家子】啥?”

  方继藩硬着头皮:“放心,徐经乃我方继藩最看重的【明朝败家子】弟子,众弟子之中,此人最是【明朝败家子】可靠,所以……他一定会回来的【明朝败家子】,会的【明朝败家子】,他不回来,我愿……罚酒三杯可以吗?”

  “……”

  马文升的【明朝败家子】笑容,有些凝固了,起初他听方继藩振振有词,差点儿笑了。

  可这不要脸的【明朝败家子】东西……他……

  弘治皇帝此时道:“这大海之上,汪洋万里,谁可拍着胸脯就敢保证的【明朝败家子】,再等一等吧,若是【明朝败家子】徐经再不回,朝廷再派舰船至西洋打探。”

  虽是【明朝败家子】这样说,可君臣们的【明朝败家子】脸色却不好看。

  当初是【明朝败家子】谁牛逼吹的【明朝败家子】叮当响的【明朝败家子】?

  只是【明朝败家子】陛下一锤定音,何况,这下海之事,还真说不清楚。

  或许整个庙堂,有无数的【明朝败家子】能臣,可百年来的【明朝败家子】海禁,再加上对于汪洋大海的【明朝败家子】刻意漠视,整个大明朝,对于大海,可谓是【明朝败家子】一无所知。

  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宋元的【明朝败家子】古籍和资料,不过是【明朝败家子】有人只当做了趣闻而已,以讹传讹之后,也早已面目全非。

  也只有徐家那等奇葩,吃饱了没事做,祖孙数代,去搜罗和考证那些天下人都漠不关心的【明朝败家子】古籍。

  因而……任何关于大海的【明朝败家子】事,方继藩都觉得他们是【明朝败家子】小学生,嗯……还是【明朝败家子】没毕业的【明朝败家子】那种。

  ………………

  坤宁宫。

  张皇后轻轻吮着鱼羹,她动作徐徐,显得端庄大方,放下汤勺,柳眉间,还是【明朝败家子】带着几分喜悦:“不错,果然奇鲜无比,难得厚照如此费心啊。”

  朱秀荣也轻饮一口,微微抿嘴:“母后,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学生打的【明朝败家子】鱼吗?”

  “嗯。”张皇后只一笑:“那你多吃一些。”

  朱秀荣颔首点头:“喝完了,我要赶紧着做女红。”

  张皇后微笑摇头。

  秀荣被她哥刺激了。

  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针线活,做的【明朝败家子】真好哪,十几种针法信手捏来,缝出来的【明朝败家子】衣服和女红,那都是【明朝败家子】工工整整,都快赶上宫里的【明朝败家子】老织妇了。

  张皇后凝视着自家女儿,低声道:“真是【明朝败家子】女大不中留啊。”

  “母后,你说什么?”张皇后声音很轻,可朱秀荣终究听到一些动静。

  张皇后板着脸:“没什么,快吃鱼羹。”

  ………………

  巴达维亚。

  这里的【明朝败家子】海域,海水格外的【明朝败家子】湛蓝一些。

  在这波涛之中,徐经远远的【明朝败家子】眺望着这一片爪哇国的【明朝败家子】领域。

  回程时,徐经特意的【明朝败家子】绕道了爪哇,这里,也曾是【明朝败家子】郑和下西洋时的【明朝败家子】一跳水路,虽是【明朝败家子】偏离了航向,可这一带,王细作对这一片海域,格外的【明朝败家子】熟悉。

  不只如此,在这巴达维亚,佛朗机人已经建立了贸易点。

  徐经决心在此登岸。

  他无法想象,王细作所在的【明朝败家子】王国,为何可以从万里之外,抵达这里。

  当他看到贸易点的【明朝败家子】时候,眼睛亮了。

  与其说这是【明朝败家子】贸易点,不如说……这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定居点。

  一座城市。

  他在王细作的【明朝败家子】陪同下,决心登陆,在王细作的【明朝败家子】斡旋之下,佛朗机人只允许徐经一人登岸,其余的【明朝败家子】武装人员和舰船,必须停泊在海湾。

  在这里,徐经看到了许多的【明朝败家子】海船,这些海船大小不一,这所谓的【明朝败家子】据点,不如说是【明朝败家子】一座坚不可摧的【明朝败家子】堡垒,堡垒用大石垒成,堡垒之内,有明显的【明朝败家子】武装,而在堡垒之外,则开始建设街道,无数的【明朝败家子】货物,沿着港湾堆积,这里几乎有上千个和王细作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这些只是【明朝败家子】常驻于此的【明朝败家子】商贾,而根据王细作的【明朝败家子】描述,在这里,佛朗机的【明朝败家子】据点有许多,因而许多人会随船来回穿梭,还有不少大型的【明朝败家子】舰船,将会循着大海船,至王细作的【明朝败家子】母国,前往那至西之地。

  “这里的【明朝败家子】土人,最是【明朝败家子】狡黠。”王细作似乎并不觉得,向徐经展示葡萄牙王国的【明朝败家子】实力,有什么问题,他乐于如此,因为他很期待即将前往大明的【明朝败家子】旅行,有了徐经这个亲爱的【明朝败家子】朋友引荐,他将轻松许多。

  或许……有鉴于大明对葡萄牙王国的【明朝败家子】深刻理解之后,他们会愿意开放一处口岸,这就再好不过了,自己将成为开拓远东的【明朝败家子】大功臣。

  “所以和他们打交道,寻常的【明朝败家子】沟通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必要的【明朝败家子】,最好的【明朝败家子】办法,就是【明朝败家子】诱捕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头领,先勒索他们财物,之后,再将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头领杀死,趁他们不备,进攻他们。他们愚昧无知,和我们不同……”

  徐经只是【明朝败家子】微笑,他已能熟悉的【明朝败家子】掌握葡萄牙语,甚至还自王细作的【明朝败家子】口里,学会了一些法语。

  在王细作的【明朝败家子】口里,法兰西语,乃那一片极西大陆,所有的【明朝败家子】贵族,都以能使用这优雅的【明朝败家子】语言为荣,王细作显然不是【明朝败家子】贵族,他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冒险者,可这并不妨碍他奔驰在装逼的【明朝败家子】道路上,居然也能磕磕巴巴的【明朝败家子】学到了法兰西语。

  而后,这个带着伊比利亚半岛口音的【明朝败家子】葡萄牙人,教会了徐经一些具有伊比利亚口音的【明朝败家子】法兰西语。而根据徐经的【明朝败家子】‘融会贯通’,又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吴语的【明朝败家子】某些特点,融入进了这法兰西语之中。

  因而,当徐经偶尔对王细作说起法语的【明朝败家子】用词时,王细作都能感受到一股吕宋汤的【明朝败家子】味道,是【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里头啥都有。

  徐经站在了塔尖之下,抬头看着那巨大的【明朝败家子】灯塔。

  他面色黝黑了很多,肤色中透着古铜,再不是【明朝败家子】当初那个白白嫩嫩的【明朝败家子】书生了。

  随着毛细孔的【明朝败家子】粗大,整个人,也仿佛焕然一新。

  他眼睛凝视着高塔:“这是【明朝败家子】灯塔?”

  “是【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在夜里,为船只引路。”

  王细作接着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今夜,就在这里休息一夜吧,这里有女人,许许多多的【明朝败家子】女人,有伊比利亚的【明朝败家子】女人,还有几个法兰西的【明朝败家子】*妇,又爪哇女人,还有……”王细作眯着眼,目光幽幽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他:“还有一些黑色的【明朝败家子】。”

  徐经动心了,双目之中,透着一股难掩的【明朝败家子】*望,深吸一口气,他摇头:“这里我已看过了,我们需要招募一些人,需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佛朗机人,我愿意花高价钱雇佣他们,告诉他们,只要跟着我到大明,不但会有丰厚的【明朝败家子】待遇,甚至会有意想不到的【明朝败家子】惊喜。”

  这一路来,王细作就已得到了徐经的【明朝败家子】许多暗示。

  大明朝富有四海,遍地白银,他们的【明朝败家子】皇帝,最是【明朝败家子】热情好客,往往会对外来客们,给予丰厚的【明朝败家子】赏赐。

  关于这一点,其实佛朗机人在这里,也从土人口里,有过耳闻。

  王细作震惊之处在于,自己这位大兄弟居然对女人没了兴趣:“您真的【明朝败家子】不想留在这里……过一个愉快的【明朝败家子】夜晚?”

  “不必了。”徐经淡淡道:“大明就在眼前,我只盼早一日能见到恩师,我出海近两年,生死未卜,恩师定已肝肠寸断,我只恨不得立即回乡去,让恩师知道,我徐经还活着。”

  真是【明朝败家子】期待啊。

  想到这里,这个曾乘风破浪的【明朝败家子】男人,忍不住又热泪盈眶。

  王细作明白了。

  徐经的【明朝败家子】那位恩师,他闻名已久,几乎每一次,提及到了这位恩师,这个大明伟大的【明朝败家子】船长,便开始哭鼻子,虽然平时面对暴风和海贼袭击时,他也凛然无惧,面如常色。

  “我也很期盼,能和您的【明朝败家子】恩师见一面。”

  “对了,还有……我的【明朝败家子】恩师,喜欢各种植物的【明朝败家子】种子,这里……想来也有不少你们航海所带来的【明朝败家子】许多种子吧,亲爱的【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王细作,请你帮帮忙吧。”

  “没有问题,我的【明朝败家子】好兄弟。”王细作很愿意为徐经效劳。

  跟着徐经在海外漂泊了这么久,他的【明朝败家子】目的【明朝败家子】,眼前就要达成了。

  他将成为先遣者,步入那一片远东的【明朝败家子】黄金之地,想一想,他就很激动。

  傍晚,徐经登上了舰船,他站在甲板上,眺望着巴达维亚的【明朝败家子】灯塔,此时……灯塔已燃起了熊熊大火,发着光!

  千万的【明朝败家子】星辰之下,徐经没有任何表情。

  恩师……自己即将回来了。

  带回来了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宝货。

  还有一路而来,数十国的【明朝败家子】使臣。

  有无数前所未见的【明朝败家子】种子。

  还有从各地的【明朝败家子】招募来的【明朝败家子】人手。

  我……徐经……还活着。

  恩师大恩大德,而我徐经,也绝不相负。

  泪水已是【明朝败家子】模糊,徐经死死的【明朝败家子】抠着船舷,指甲在船板上,抠出了一个淡淡的【明朝败家子】痕迹。

  我回来了!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重活一次  汉祚高门  娱乐大头条  我欲封天  广东高考网  都市之神级宗师  至尊重生  说说大全  回到地球当神棍  武帝重生  寒门崛起  超品相师  逆天邪神  超级拍卖行  99养生网  星座网  大学生必备网  雪鹰领主  卡徒  贞观帝师  天影  我的1979  调教大宋  太初  玄界之门  花百科  99养生网  王者时刻  牧神记  魔神狂后  不败战神  飞剑问道  明朝败家子  唐砖  修真四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