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三百九十八章:天下归心

第三百九十八章:天下归心

  胡开山虽然长得丑,以至于即便是【明朝败家子】有什么情绪,在这张丑得出奇的【明朝败家子】脸上,也很难诚实的【明朝败家子】反映出来。

  只是【明朝败家子】此刻,他看着方继藩,眼里虽然有对恩公的【明朝败家子】敬佩。

  可同时也有一种我虽是【明朝败家子】草莽,久居深山,但是【明朝败家子】你不要骗我的【明朝败家子】表情。

  自己就被赦免了?

  皇帝老子还能知道自己?

  这圣旨……怎么看着都不是【明朝败家子】太靠谱啊。

  方继藩看着胡开山古怪的【明朝败家子】神情,不得不表现出对圣旨的【明朝败家子】无比崇敬的【明朝败家子】样子,这玩意就是【明朝败家子】这样,若是【明朝败家子】连自己都骗不过,还怎么骗得过其他人呢?

  侮辱别人智商的【明朝败家子】人,需先侮辱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智商啊。

  方继藩一本正经的【明朝败家子】道:“胡开山,你听明白了吗?”

  “小人……”胡开山面色迥异:“当真被赦免了?”

  方继藩很认真地道:“除了奸*之外,所有罪行,一概赦免!”

  胡开山沉默了很久,叹了口气,终于道:“恩公乃是【明朝败家子】高义之人,恩公的【明朝败家子】话,小人信。”

  他竟不知是【明朝败家子】该哭还是【明朝败家子】该笑。

  转眼之间,人生来了个大转弯。

  没有人愿意做贼,落草为寇,也从来不是【明朝败家子】这个世上大多数人的【明朝败家子】优先选项,历来只有逼上梁山,少有那等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往山里跑的【明朝败家子】,前者是【明朝败家子】无奈,后者……属于有点二的【明朝败家子】类型。

  胡开山真的【明朝败家子】相信方继藩,因为他觉得,如恩公这般有义气,爱民如子,与民同苦的【明朝败家子】人,是【明朝败家子】值得信任的【明朝败家子】。若是【明朝败家子】恩公想要骗自己,昨天夜里就可以砍下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头颅,去给朝廷邀赏了。

  只是【明朝败家子】突然得到了赦免,那么……自己又该何处去呢?

  成了良民,可数年来落草的【明朝败家子】习惯已难改了。

  突的【明朝败家子】,他一下子眼泪滂沱起来,真切地看着方继藩,语带恳切地道:“恩公……小人……小人没处去,不如就跟着恩公,为恩公鞍前马后吧,请恩公不嫌弃小人,小人有一些气力,恩公若有差遣,就算是【明朝败家子】拼了命,小人也愿为恩公赴汤蹈火。”

  胡开山的【明朝败家子】请求倒是【明朝败家子】令方继藩感到意外,他想了一下,便答应了,这可是【明朝败家子】一头狗熊啊,一个可以顶上几个平常人,留在身边总不亏的【明朝败家子】。

  胡开山看方继藩点了头,顿时大喜得热泪盈眶,倒像是【明朝败家子】捡了大便宜似的【明朝败家子】,再三磕头。

  而后他才站起来,道:“恩公,小人有个小小的【明朝败家子】要求。”

  “你说。”方继藩见他那等喜不自胜的【明朝败家子】样子看着自己,心里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有些发毛。

  “小人想回老宅去看看,小人而今虽是【明朝败家子】无依无靠,可是【明朝败家子】父祖们却还葬在乡里,而今……”

  原来是【明朝败家子】这等小要求,方继藩舒了口气,便道:“去吧。”

  胡开山千恩万谢,也不骑马,只背了一个行囊,便快步走了。

  …………

  看着这里越聚越多的【明朝败家子】灾民,方继藩深吸一口气,没有了匪患,那么更多的【明朝败家子】粮食就看可以运来了。

  现在一切需重新开始,得将这些人好好的【明朝败家子】安置起来。

  一百五十个生员,最大的【明朝败家子】好处就在于,他们不但肯吃苦,而且都有学识,他们中的【明朝败家子】每一个人,既可以是【明朝败家子】表率,也可以是【明朝败家子】十个乃至数十个灾民眼里的【明朝败家子】智者。

  人们信服他们,因而他们除了照顾弱小之外,还可带着青壮们开始对家园进行重建。

  沈傲组织起了二十多户人家,他似乎对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家了若指掌,和他们攀谈时,也绝不是【明朝败家子】高高在上,若是【明朝败家子】要出工时,也是【明朝败家子】他身先士卒,二十多户人里,有三户病人,其中最严重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十一二岁的【明朝败家子】少年人。

  少年人产生了高热,沈傲照着方子,去物资囤积的【明朝败家子】地方领了药草给那少年人煎服,这时候其实在病魔之前,人力能做的【明朝败家子】,实在有限,药到病除,只会出现在传说之中。

  这二十多户人,每一个人在受灾之前的【明朝败家子】情况,他都已摸清了,记录在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簿子里,西山书院来了此处,最大消耗除了粮食和药草之外,便是【明朝败家子】笔墨了。

  为了方便携带,也是【明朝败家子】为了防潮的【明朝败家子】需要,除了纸张,还有许多竹签,方便生员们记录。

  二十多户中,有一人是【明朝败家子】初通笔墨的【明朝败家子】,此人便成了沈傲的【明朝败家子】跟班。

  人们开始安定下来,最恐慌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已经过去,于是【明朝败家子】人们开始寻找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亲人,随后,在渐渐稳固的【明朝败家子】山体里,人们开始上山伐木,搭建了一个个简易的【明朝败家子】棚子。

  一切井井有条,再没有最初的【明朝败家子】惨状了。

  …………

  宫中……

  地崩之后,京师已经大乱,西山书院自行前往灵丘县救灾,消息传出,刘健虽然是【明朝败家子】表现了赞许,可不少人……哭了。

  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就是【明朝败家子】书院的【明朝败家子】生员啊。

  沈文就是【明朝败家子】最难受的【明朝败家子】一个,他可谓是【明朝败家子】捶胸跌足,只恨自己当初为何不给沈傲娶一个媳妇,好歹……留个后啊。

  自然心里是【明朝败家子】忧心如焚,可面上,沈文还是【明朝败家子】死鸭子嘴硬,认为此举乃理所应当。

  而接下来的【明朝败家子】一件事,却引发了朝野的【明朝败家子】哗然。

  弘治皇帝傻傻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奏报,懵了。

  他的【明朝败家子】儿子……跑了。

  是【明朝败家子】在西山书院往西开拔不久之后,不知所踪的【明朝败家子】。

  东宫上下都像没头苍蝇一般,到处寻找。

  最终,所有人意识到,太子理应向西去了,是【明朝败家子】去了灵丘县。

  弘治皇帝脸色蜡黄,那总能保持出一副稳重之态的【明朝败家子】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少有的【明朝败家子】惊恐。

  灵丘县,那儿……现在可是【明朝败家子】人间地狱啊。

  太子他……

  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竟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胡闹?

  作为一个父亲,弘治皇帝是【明朝败家子】无法接受这噩耗的【明朝败家子】,他直接心乱如麻起来。

  虽然平时对朱厚照严厉无比,甚至很多时候动辄打骂,可他自觉得,这是【明朝败家子】一个皇帝应尽的【明朝败家子】职责,这个孩子,是【明朝败家子】自己一切的【明朝败家子】希望啊。

  可他……竟是【明朝败家子】如此胆大包天,连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命都不顾了?

  念及于此,弘治皇帝猛地张眸,而后道:“来人,立即调集人马去灵丘县,将那逆子……找回来。”

  “陛下……”萧敬躬身道:“那里道路禁绝,奴婢对地崩之后的【明朝败家子】事略知一二……人进去了,若是【明朝败家子】立即出来,未必就能安全,奴婢……奴婢以为……”

  萧敬铁青着脸,他知道陛下彻底的【明朝败家子】心乱了,地崩的【明朝败家子】情况和其他灾害不同啊,人进去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是【明朝败家子】找到了人,你也不能拉回来,谁知道在回来的【明朝败家子】路上,会不会又突然来个山体崩塌呢。

  人们无惧于蝗灾,无惧于水患和火灾,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这些灾害是【明朝败家子】肉眼可见的【明朝败家子】,而地崩所带来的【明朝败家子】天崩地裂之感,足以让所有人都对上天心生敬畏。

  萧敬是【明朝败家子】个老宦官,他很信神明,相信自己这辈子没了,下辈子投胎转世,一定会是【明朝败家子】个身心健全的【明朝败家子】人。

  他艰难的【明朝败家子】想要劝说什么。

  弘治皇帝则幽幽的【明朝败家子】道:“这逆子,是【明朝败家子】想学西山学院入灵丘县救灾吧。”他叹了口气,才又道:“他啊,西山书院去灵丘县救灾固然可佩,可他也不想想人家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他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朕就不说他太子的【明朝败家子】身份,就说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他去了那儿,不就是【明朝败家子】一个累赘吗?”

  “陛下……言重了。”

  弘治皇帝发现,这件事居然怪不到任何人的【明朝败家子】头上,只能怪太子作死。

  听说方继藩立即带着书院生员救灾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虽然百官之中生出了许多异议,认为西山书院这是【明朝败家子】不务正业,读书人该当读书要紧,可弘治皇帝,可是【明朝败家子】当场表现出了赞赏的【明朝败家子】。

  而如今……

  弘治皇帝苦笑道:“灵丘县和西山的【明朝败家子】消息,要随时关注,凡事关于那儿的【明朝败家子】消息,统统报来…”

  “是【明朝败家子】,奴婢遵旨。”

  弘治皇帝心里无奈,又道:“此时派人进去寻找太子,不但有不可测的【明朝败家子】风险,或许反而会害了他。更何况方继藩和书院的【明朝败家子】生员们一定会保护他的【明朝败家子】,朕深信如此……”

  手搭在了御案上,接着道:“太皇太后那儿,万万不可提及此事,告诫仁寿宫上下人等,谁敢提及此事者,杀无赦。若是【明朝败家子】太皇太后问起,就说他现在在西山读书,太皇太后年纪大了,她承受不住的【明朝败家子】。”

  萧敬连忙恭谨地道:“奴婢事前,已经吩咐下去了。”

  弘治皇帝看了萧敬一眼,萧敬办事的【明朝败家子】手段,他是【明朝败家子】放心的【明朝败家子】。

  随即他苦笑摇头着道:“但凡还有那儿的【明朝败家子】消息,要立即报来,要快!”

  萧敬忙道:“陛下,奴婢知道厂卫现在也已精锐尽出,也已派人冒险进入灾区寻访,请陛下放心,随时……都会有消息来。”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这便好,这便好啊。”

  可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了宦官小跑的【明朝败家子】声音。

  “陛下……山西布政使司以及山西行都指挥使司传来急报。”

  弘治皇帝一愣,这么快就来消息了?

  山西布政使司驻在太原府,而另外设的【明朝败家子】山西行都指挥使司,简称叫做山西都司!

  前者是【明朝败家子】关内十三省的【明朝败家子】管理体系。可因为大同乃京师咽喉,关系重大,因而朝廷又设立了山西都司,当然,山西都司主要的【明朝败家子】职责范围,却只在大同府一线,那儿驻扎了十余万兵马,关系重大,所以人们通常又称山西都司为大同都司。

  太好了,有消息了!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仙逆  中华养生网  大族激光  逆天邪神  超品巫师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剑来  万古天帝  重活一次  魔神狂后  三界红包群  超级神基因  星座网  飞剑问道  明朝败家子  好名字  众安驾校  天才相师  盛唐小相公  斗罗大陆  励志名人名言  全职法师  从零开始  妙手心医  酒神  北宋大表哥  凡人修仙传  极道天魔  系统供应商  至尊重生  明朝败家子  开天录  北宋大丈夫  重生在南宋  史上最强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