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三百八十六章:竟真是【明朝败家子】捷报

第三百八十六章:竟真是【明朝败家子】捷报

  方继藩叹口气,摇摇头。

  他不知为何,太子居然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念头。

  似乎只要是【明朝败家子】坏事,自己都会故意落在他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罢了,懒得解释了。

  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家国情怀,他这样的【明朝败家子】粗人,怎么会懂?

  似自己这样以天下为己任的【明朝败家子】人,世上毕竟是【明朝败家子】凤毛麟角,可偏偏,这个世上大多数的【明朝败家子】粗人却锱铢必较,每天盘算着蝇头小利,想着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否吃了一些亏。

  这也是【明朝败家子】为何范文公名扬天下,而小人们碌碌无为的【明朝败家子】原因吧。

  不过朱厚照说归说,见方继藩长吁短叹,倒是【明朝败家子】留了心,特意命人前去东直门守着,但凡有什么消息,立即报来。

  刘瑾听说不必在西山干活,倒是【明朝败家子】高兴了,带了很多个葱油大饼,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到了东直门蹲守。

  等了几天,满肚子里都是【明朝败家子】一股子葱油味了。

  他胖了,再不是【明朝败家子】从前那个干瘦的【明朝败家子】刘瑾,饥饿的【明朝败家子】记忆铭刻进了他的【明朝败家子】骨子里,他现在吃啥啥都香,见到什么都流口水。

  望眼欲穿的【明朝败家子】,无论是【明朝败家子】刮风还是【明朝败家子】下雨,终于,自关外的【明朝败家子】快马来了。

  “捷报!”马上的【明朝败家子】人奋力的【明朝败家子】高呼。

  报喜不报忧,朝廷历来都是【明朝败家子】如此,若是【明朝败家子】坏事,快马百里加急,一般都是【明朝败家子】一声不吭的【明朝败家子】,可若是【明朝败家子】大喜,便要求快骑一路喊过去。

  刘瑾一下子冲了出来,大喝道:“下马!”

  那传报之人险些撞到了刘瑾,还好死死的【明朝败家子】勒住了马绳,正待要叫骂,可看对方一身宦官的【明朝败家子】衣衫,吓住了,上下打量刘瑾,口里道:“卑下乃是【明朝败家子】……”

  “咱有东宫殿下之命,这可是【明朝败家子】朝鲜国的【明朝败家子】消息?捷报,什么捷报?取来给咱。”

  别看刘瑾在太子殿下面前是【明朝败家子】孙子,可在这小小的【明朝败家子】急递铺快骑面前,却是【明朝败家子】一副我是【明朝败家子】你祖宗的【明朝败家子】祖宗的【明朝败家子】跋扈之色,面色森然,鼻孔朝天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来人。

  这人一脸犹豫地道:“这……此乃急报,是【明朝败家子】送入宫……”

  “这就巧了。”刘瑾先取出了东宫的【明朝败家子】腰牌,在他面前扬了扬,那人一看,更加恭敬自马上下来,连忙拜倒。

  刘瑾继续道:“咱是【明朝败家子】太子的【明朝败家子】人,你已知道了吧?”

  “知道了。”

  “太子殿下正好请了一封圣旨。”刘瑾面无表情的【明朝败家子】道。

  虽然太子给他一封圣旨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刘瑾几乎绝望的【明朝败家子】想到,这还不知是【明朝败家子】哪一个萝卜雕出来盖上去的【明朝败家子】印玺,可他生是【明朝败家子】太子的【明朝败家子】人,死是【明朝败家子】太子的【明朝败家子】鬼,皇帝陛下追究,他是【明朝败家子】死;可若是【明朝败家子】不听太子的【明朝败家子】话,他则是【明朝败家子】死得更快。

  因而,他必须得比任何人都相信自己手里揣着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圣旨,太子殿下亲手交给自己的【明朝败家子】,难道还有假?

  自袖里,他取出一卷圣旨,便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朱厚照,聪明伶俐,乃天下人之楷模也,朕有此子,心甚慰之,今命太子,截朝鲜国往来之文传急报,立送太子过目,不得有误,违者斩首!”

  “……”这传报的【明朝败家子】人有点懵!

  他无法理解,为啥这等区区小事,还要先将急报送去给太子殿下。他更无法理解,为何还要专门写一道诏书!当然,最无法理解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写就写一道诏书吧,或许陛下的【明朝败家子】爱好别有不同呢,可这又和太子殿下聪明伶俐,是【明朝败家子】天下人的【明朝败家子】楷模,有啥关系?

  智商低,无法领会圣上深意,看不懂啊。

  传报之人踟蹰着,不知说啥好,顿了顿,为难地道:“可是【明朝败家子】……卑下的【明朝败家子】传报是【明朝败家子】要送去通政司,要去通政司应卯,盖了大印,方可回去交差的【明朝败家子】啊。”

  刘瑾便冷笑道:“明儿你来东宫,什么印不会给你?将这奏报拿来。”

  几乎是【明朝败家子】一把的【明朝败家子】,就将传报之人身后所背着的【明朝败家子】竹筒抢了过来。

  刘瑾急躁地打开了蜡封,将里头的【明朝败家子】奏报取了出来,直接打开!

  此时天气依旧带着几分寒意,他略带肥胖的【明朝败家子】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可当他目光触及到了奏报,却是【明朝败家子】身躯一震。

  大捷!

  只见上头写着,钦使刘杰,孤身带人入朝鲜国,发布檄文,讨伐李隆,所过之处,望风而降,朝鲜国上下,久慕大明恩德已久,俯仰古今,朝鲜国尽为大明尽忠,世为藩镇,永不敢叛。于是【明朝败家子】,朝鲜国内诸臣,纷纷起兵,诛杀了李隆身边的【明朝败家子】奸贼,一举围住李隆的【明朝败家子】王宫。

  刘杰已率朝鲜国逃亡辽东之宗室人等进入了汉城,伪王李隆窃据神器,今已束手就擒,不日将押解京师,朝鲜上下臣民无不仰慕大明恩德……

  看到这里,刘瑾倒吸了一口冷气。

  刘杰……

  他对刘杰是【明朝败家子】有点印象的【明朝败家子】,刘公的【明朝败家子】儿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徒孙,一看就是【明朝败家子】好欺负的【明朝败家子】老实人。

  这样一个货色,居然……

  刘瑾打了个冷颤,一下子翻身,直接上了那传报之人的【明朝败家子】马,那人急忙大叫:“我的【明朝败家子】马。”

  骑在马上,刘瑾朝他龇牙道:“莫说咱要你的【明朝败家子】马,就算要你的【明朝败家子】狗命都可以,滚开!”

  说罢,人已带着奏报,疯了一般的【明朝败家子】朝着西山方向去了。

  ………………

  开了春,西山上下已披了一层绿衣,处处透着生机。

  此时,朱厚照正手持尖刀,被生员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着被绑了的【明朝败家子】猪,朱厚照一面大叫:“手要稳,都盯紧了,杀豚就和杀敌一样。”一说到了杀敌,朱厚照就想到了杀鞑子,舔着嘴,双目放光:“要快,要准,要狠,本宫先来放血,杀完了,你们一个个都来试试,豚都不敢杀,还读什么书?平时你们吃的【明朝败家子】痛快,现在该出力了。”

  “睁大眼睛,都睁大眼睛……老方,老方人呢?去把你们师公请来,他又想躲。”

  方继藩其实就在人堆里,不忍去看如此残忍的【明朝败家子】事,可被朱厚照大声点明,他只好磨磨蹭蹭出来。

  朱厚照看了方继藩一眼,便暴喝一声:“看仔细,狗豚,拿命来!”

  这一声暴喝,威势十足,所有人俱都肝颤。

  虽然许多人都学过骑射,也通过开垦修堤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可是【明朝败家子】……他们还真没放过血,胆小的【明朝败家子】人已被朱厚照这一嗓子吓得脸色苍白。

  便听那豚在哀嚎,朱厚照手中的【明朝败家子】尖刀正要一刀封喉,这时……

  “殿下,殿下……大捷……大捷……”

  朱厚照被这一吼,顿时乱了心,差点没闪了腰。

  刘瑾却是【明朝败家子】一下子自人群中蹿了出来,大声叫着:“大捷,殿下,大捷!”

  “啥?”朱厚照不禁道:“你胡说什么?”

  “朝鲜国,大捷!”刘瑾高高举起了捷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刘杰入朝,望风披靡,李隆束手就擒,咱们朝廷没有费一兵一卒……没有费一兵一卒啊。

  朱厚照懵了。

  生员们顿时震惊。

  前些日子,街头巷尾都在热议李隆的【明朝败家子】事,都在说朝廷要发十万精兵入朝。

  好事者,津津有味,而那些入城的【明朝败家子】某些乡民,却是【明朝败家子】惶恐不安。

  人……毕竟是【明朝败家子】想要好好过安稳日子的【明朝败家子】,朝鲜国距离他们,十万八千里,毕竟不是【明朝败家子】迫在眉睫的【明朝败家子】威胁。

  就因为那李隆弄出了*院,就要喊打喊杀,要无数人背井离乡,前往那苦寒的【明朝败家子】辽东做苦役,换做是【明朝败家子】谁,都不安啊。

  书院的【明朝败家子】生员们也对此私下有所议论,毕竟书院的【明朝败家子】刘师兄,不就在辽东吗?

  可谁晓得……大捷了……

  还是【明朝败家子】这么轻松的【明朝败家子】,就大捷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儿不敢置信。

  方继藩已是【明朝败家子】嗖的【明朝败家子】一下冲了出来,一把抢过了捷报,一面道:“我看看。”

  捷报打开,朱厚照亦是【明朝败家子】紧跟其后,伸长了脖子挨着方继藩看捷报。

  只一眼扫过去,方继藩长长的【明朝败家子】松了口气。

  真是【明朝败家子】大捷!

  他眼里掠过了喜色。

  “当真……是【明朝败家子】大捷啊……”朱厚照双目如电,伸手一下子拍在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身上,欣喜若狂地道:“老方,咱们成了,哈哈,成了!”

  方继藩放下了奏疏,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明朝败家子】念头:“殿下,这是【明朝败家子】伪造的【明朝败家子】吗?”

  “伪造?”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笑容逐渐消失:“本宫是【明朝败家子】伪造的【明朝败家子】人?”

  方继藩便道:“若不是【明朝败家子】伪造,为何不是【明朝败家子】急报送入通政司或是【明朝败家子】兵部,而是【明朝败家子】送来西山,还是【明朝败家子】被刘瑾这狗才拿来的【明朝败家子】?殿下是【明朝败家子】伪造了这捷报来哄我开心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吗?”

  “……”朱厚照懵了,随即他冷笑道:“捷报有什么好伪造的【明朝败家子】,本宫只伪造圣旨,你也太看轻本宫了。何况就算要伪造,会这般有鼻子有眼?少啰嗦,赶紧入宫去见父皇,让父皇知道我们的【明朝败家子】厉害。”

  见他急着要入宫,方继藩终于信了。

  朱厚照虽有些时候胆大得很,可依着这家伙的【明朝败家子】尿性,是【明朝败家子】绝不肯往枪口上去送的【明朝败家子】。

  唯一的【明朝败家子】可能就是【明朝败家子】,这家伙当真有底气。

  那就是【明朝败家子】……这这捷报,就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心里狂喜。

  “刘杰……还活着!”方继藩很有感触的【明朝败家子】道:“他还活着啊,真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老天爷保佑!”

  这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徒孙啊,自己最看重的【明朝败家子】徒孙,活着就好,能活下来就好,立功反而是【明朝败家子】次要的【明朝败家子】事。

  方继藩激动无比,低头再仔细看了一遍捷报,不是【明朝败家子】不相信朱厚照,主要是【明朝败家子】……不相信刘瑾!

  …………

  真是【明朝败家子】够伤心的【明朝败家子】,好不容易冲上月票第十,还没待多久,就给挤下来了,看在老虎风雨不改都如此勤奋努力的【明朝败家子】份上,可还有支持老虎的【明朝败家子】?请有票儿的【明朝败家子】同学帮忙加把劲!在此感谢了哈!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天道图书馆  逆天邪神  工作总结  仙逆  大符篆师  盛唐风华  大唐仙医  国色芳华  免费算命网  剑来  回到地球当神棍  调教大宋  房贷计算器  酒神  漂亮女人  超级吞噬系统  诡秘之主  就爱读小说  医道无双  情话网  棉花糖小说网  圣龙图腾  牧神记  笔趣阁  神藏  大学生必备网  星辰变  雪中悍刀行  万道成神  唐朝工科生  道君  全职法师  卡徒  创世中文网  九州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