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三百五十八章:多行不义必自毙

第三百五十八章:多行不义必自毙

  刘健心里叹了口气。

  该来的【明朝败家子】,终究要来的【明朝败家子】。

  这些御史,一旦要深究某件事起来,迟早能找到证据的【明朝败家子】。

  现在,真凭实据就在眼前。

  刘健面色如常,毕竟是【明朝败家子】宦海沉浮多年,岂会被一个小小御史吓倒。

  “噢。”只轻描淡写的【明朝败家子】噢了一声,然后就没下文了。

  就仿佛是【明朝败家子】,这王芳御史,是【明朝败家子】如往常一般向内阁首辅大学士汇报工作一样。

  而作为堂堂宰辅,当然不可能对区区小事便露出什么诧异、惊讶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方继藩混杂在人群里,心里朝刘健翘起大拇指,刘公……也很会装逼嘛。

  王芳自然不依不饶:“那么,刘公可知道……”

  他依旧气势如虹,虽然有些小小的【明朝败家子】紧张,可想到今日弹劾之后,便将名动天下,却也有一丝小小的【明朝败家子】激动!

  于是【明朝败家子】他继续振振有词地道:“可知道这个假的【明朝败家子】钦使是【明朝败家子】何人吗?”

  刘健凝视着王芳,面上依旧是【明朝败家子】平淡之色,众目睽睽之下,似乎刘健没有在遭受王芳的【明朝败家子】指责,依旧是【明朝败家子】气度非凡!

  他微微一笑道:“是【明朝败家子】何人?”

  “是【明朝败家子】刘杰,北直隶解元刘杰,而这刘杰,正是【明朝败家子】刘公之子!这里有山海关总兵的【明朝败家子】奏报,这奏报是【明朝败家子】上陈兵部,在兵科给事中手里截住了,上头写的【明朝败家子】明明白白,钦使刘杰至山海关,总兵人等款待,刘杰负有钦命,马不停蹄,没有多做久留,此后山海关总兵官命一队骁骑护送其出关。”

  顿时,满殿哗然,若如此,就形同于是【明朝败家子】坐实了。

  东宫里流出了假圣旨,负责传递假圣旨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刘杰,是【明朝败家子】首辅的【明朝败家子】儿子。

  此前虽也有一些流言蜚语,可是【明朝败家子】没有真凭实据,谁敢贸然对刘公发出质疑。

  可现在,不少人蠢蠢欲动了。

  刘健依然满带微笑,淡淡道:“是【明朝败家子】吗?”

  王芳有一种自己使尽了全力,却打在了棉花上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在他的【明朝败家子】预想之中,刘公好歹也该表现出一点心虚和诧异,可人家依旧怡然自若,这……跟预先演练的【明朝败家子】剧本不一样啊。

  他咬咬牙,便又道:“敢问刘公,可知此人是【明朝败家子】刘杰吗?”

  “这件事,老夫会彻查的【明朝败家子】。”刘健轻描淡写地回应。

  “……”

  王芳有点发懵,老夫会彻查的【明朝败家子】,这口吻就好像是【明朝败家子】一个气度非凡的【明朝败家子】上官下达指令一般。

  完全没有丝毫被弹劾的【明朝败家子】觉悟。

  王芳厉声道:“已经明白无误了,下官只想知道,刘公是【明朝败家子】否知道此事?刘杰乃刘公之子,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事,刘公不可能不知道。”

  “不知道!”刘健答的【明朝败家子】斩钉截铁。

  “……”

  王芳脸色有点怪异,他没想到,首辅大人如此果决,没有给他丝毫缝隙可钻。

  王芳不得不道:“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明朝败家子】刘公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啊。”

  刘健淡淡道:“王子犯法,与庶人同罪,若吾子有罪,自当彻查,让有司查清楚他的【明朝败家子】罪责,这是【明朝败家子】理所应当的【明朝败家子】事,此事交都察院、刑部、大理寺去查即可。”

  “……”王芳算是【明朝败家子】服了。

  骂了一大通,本来在王芳的【明朝败家子】眼里,首辅该是【明朝败家子】被告,可这位首辅,却牢牢的【明朝败家子】占据在了判官席上。

  此时,刘健正色道:“有司诸官何在?”

  他乃百官之长,自有威严,谨身殿顿时安静了下来。

  大理寺卿、刑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纷纷站出来。

  这三人,无论是【明朝败家子】哪一个,都比王芳的【明朝败家子】官职不知高多少。

  尤其是【明朝败家子】都察院左都御史,更是【明朝败家子】王芳上官的【明朝败家子】上官的【明朝败家子】上官。

  他们一道朝刘健行礼:“刘公请示下。”

  刘健凛然正色:“此事事关重大,是【明朝败家子】非曲直,若不彻查,何以服人?伪诏之事,事先就有流言蜚语传出,有司为何不事先查明?”

  “这……”

  刑部尚书、大理寺卿、左都御史皆是【明朝败家子】露出了苦瓜脸。

  他们自是【明朝败家子】不敢反驳,只能乖乖听训。

  “为人臣者,岂可尸位素餐,现在群情汹汹,有司充耳不闻,这又是【明朝败家子】何故?都察院事先既查出了一点眉目,为何不报?”

  左都御史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虽然这话里没一句脏话,可他的【明朝败家子】压力却是【明朝败家子】大得很,于是【明朝败家子】连忙道:“下官一定详查。”

  “不但要详查,还要查有实据,此事牵涉甚大,恐有伤国体,决不可简慢!”刘健严厉训斥。

  “是【明朝败家子】,下官明白了。”

  “……”

  那王芳,抿着唇,感到更懵了。

  来之前,他是【明朝败家子】很愉快的【明朝败家子】,总算能搞出一个惊动动地的【明朝败家子】大事了。

  所以他认为,只要自己当廷提出无数的【明朝败家子】证据,刘公势必战战兢兢,在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义正言辞之下,或恼羞成怒,或是【明朝败家子】汗颜,而自己自是【明朝败家子】挥斥方遒,自此之后,天下谁不知有一个铁嘴王芳。

  可现在……不对味啊。

  怎么搞得好像刘公比自己还要义正言辞?自己铮铮铁骨的【明朝败家子】风采,一丁点也没显露出来,倒是【明朝败家子】刘公作为首辅倒是【明朝败家子】摆出了铁面无私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他显得很尴尬,无奈地看着被教训的【明朝败家子】左都御史。

  左都御史之下,是【明朝败家子】右都御史;右都御史之下,是【明朝败家子】副都御史;副都御史之下,是【明朝败家子】佥都御史;佥都御史下头还有分设的【明朝败家子】监察御史;而这监察御史下头,才是【明朝败家子】他这寻常的【明朝败家子】小御史。

  他和左都御史之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刘公被他质疑,连反驳都懒得反驳他,却是【明朝败家子】拎出自己上官的【明朝败家子】上官的【明朝败家子】上官一通问责,看着自己上官的【明朝败家子】上官的【明朝败家子】上官,被训斥的【明朝败家子】跟哈巴狗一样抬不起头来,这王芳立即有一种感觉,自己实在太卑微了,卑微到人家都懒得理你。

  方继藩站在人群里,已经惊讶得张不开口!

  啥?被告的【明朝败家子】人居然还能如此振振有词?

  方继藩忍不住朝英国公张懋看了一眼。

  丢人啊。

  难怪武勋们被文臣按在地上各种摩擦,混了这么多年,好歹也是【明朝败家子】国公,你特么的【明朝败家子】就教我一个不见棺材不掉泪?

  看看人家,转手之间翻云覆雨,你的【明朝败家子】世侄犯了事,你就一句打死别承认。人家儿子犯了事,直接反客为主,铁骨铮铮,一副刚正不阿,清正严明之态,顺带还能将各有司的【明朝败家子】主官痛骂一通!光辉高大的【明朝败家子】形象,瞬间竖立起来。

  而且……刘健的【明朝败家子】话里,还提了一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方继藩在那时候,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看了一眼弘治皇帝。

  显然,这等于是【明朝败家子】说,要查就查个底朝天,我儿子,太子,还有方继藩,一个都别想跑。

  这三个人,分别牵涉到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宫中的【明朝败家子】太子,是【明朝败家子】百官之长的【明朝败家子】儿子,是【明朝败家子】武勋集团里,最近冉冉升腾而起的【明朝败家子】明日之星。

  方继藩几乎可以想象,刑部、大理寺、都察院这三位主官心里头,是【明朝败家子】何等的【明朝败家子】RI了狗!

  小御史们可以胡闹,可以破罐子破摔,可三大主官不一样,他们能有今日,可是【明朝败家子】熬了大半辈子才走上人生巅峰的【明朝败家子】,小御史可以说,老子不干了,反正就一个七八品的【明朝败家子】破乌纱!可二品、三品的【明朝败家子】大员们,敢这样任性吗?

  小御史们年轻,罢官之后,可以回乡等待时机,只要名声还在,就迟早有东山再起的【明朝败家子】机会!

  可三大主官,混了大半辈子,人生即将走到了尽头,一旦罢了官,接下来只能等死了。

  “下官一定用命。”左都御史战战兢兢地道:“刘公请放心,此事,一定彻查到底。”

  彻查个屁,这个王芳,谁不招惹,偏偏招惹刘公,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明朝败家子】查查你王芳。还就不信了,你王芳就没有任何徇私舞弊的【明朝败家子】事,就算没有,你还没狎过妓?

  刘健颔首点头道:“无论查到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何人,牵涉到此事的【明朝败家子】,官居何职,又是【明朝败家子】谁的【明朝败家子】子侄,都要严惩不贷,这是【明朝败家子】大事!”

  “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

  刘健面色淡然,接着才轻描淡写地道:“还有何事要奏吗?若是【明朝败家子】没有,那么就开始廷议吧,今日所议之事……”

  廷议总算是【明朝败家子】正式开始了。

  相对于方才争锋相对般的【明朝败家子】情景,枯燥的【明朝败家子】讨论则是【明朝败家子】让方继藩昏昏欲睡,好不容易捱到了廷议结束,正准备离开,方继藩感觉到了一道热切的【明朝败家子】目光!

  轻轻抬头一看,只见朱厚照正眼巴巴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他,似乎希望他留下来!

  方继藩觉得他的【明朝败家子】坐姿自始至终都很不自然,似是【明朝败家子】想到了什么,他心里猛的【明朝败家子】打了个寒颤,连忙假装没有领会到太子殿下的【明朝败家子】意图,灰溜溜的【明朝败家子】跟着人潮,匆匆出了谨身殿。

  走出谨身殿,一股寒风就迎面吹来,令人不由自主的【明朝败家子】打着寒颤

  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深深的【明朝败家子】呼出了一口气,真是【明朝败家子】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明朝败家子】感觉啊。

  果然,拉了刘杰下水,操心的【明朝败家子】事都少一些啊。

  方继藩心里乐了。

  就在此时,身后有人淡淡道:“新建伯。”

  森森然的【明朝败家子】声音……

  方继藩回眸,看到了刘健。

  方继藩露出了笑容,行礼道:“见过刘公。”

  “到老夫公房去坐一坐吧,下西洋之事,还要和新建伯好生议一议,这是【明朝败家子】可不容缓的【明朝败家子】大事。”刘健板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明朝败家子】模样。

  身边,川流不息的【明朝败家子】人潮在擦身而过,没有人停留,连张懋路过时,也假装没有看到方继藩,更没有看到刘健,眼睛看向别处,昂首阔步的【明朝败家子】走了。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重生之财源滚滚  太初  大族激光  全本小说网  恶魔法则  神道丹尊  美食供应商  就爱读小说  全职法师  混沌剑神  汉乡  魔神狂后  锦衣夜行  大学生必备网  无尽丹田  大医凌然  99养生网  民国谍影  天道图书馆  三界红包群  斗罗大陆  第一序列  不朽凡人  修真四万年  星座网  大唐仙医  锦衣夜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天美食  琴帝  健康报网  圣龙图腾  贞观大闲人  情话网  极品家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