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三百五十六章:甲子士祸

第三百五十六章:甲子士祸

  刘健觉得头晕目眩,若不是【明朝败家子】硬撑着,差点就要瘫坐下去。

  明白了,统统都明白了。

  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便是【明朝败家子】那个送了圣旨往辽东,不,往朝鲜国的【明朝败家子】使者。

  他怀揣着伪诏,是【明朝败家子】这群胆大包天的【明朝败家子】人中的【明朝败家子】一份子。

  刘健不知道自己儿子是【明朝败家子】否知道内情。

  可这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一旦事发,刘杰十有八九就算是【明朝败家子】主谋了,方继藩或许还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从犯而已!台面上刘杰,是【明朝败家子】肯定跑不掉的【明朝败家子】。

  这……真是【明朝败家子】缺德啊。

  刘健又气又忧,急匆匆的【明朝败家子】要回轿里去,要找方继藩这个小子算账去。

  可刚转身,他身子顿住了。

  这个时候,怎么找他算账?

  难道还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他毕竟是【明朝败家子】历经过许多事的【明朝败家子】内阁首辅呀,只是【明朝败家子】短短时间里,便想明白了其中的【明朝败家子】厉害关系!

  这事儿现在还只是【明朝败家子】人们猜测而已,只要没有真凭实据,就还能捂着,可他若是【明朝败家子】气急败坏的【明朝败家子】赶去方家,事情一旦泄露,那就是【明朝败家子】不打自招了。

  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作为主逆,伪造圣旨,虽是【明朝败家子】和太子一起,可太子殿下毕竟是【明朝败家子】陛下唯一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啊,谁能动他一根毫毛?

  而方继藩,想来早就两手一拍,把所有事都撇个干干净净了。

  再者说了,就算不撇干净又如何?他是【明朝败家子】勋贵,非是【明朝败家子】文臣,只要陛下还要留他性命,太子袒护他,此子脸皮又是【明朝败家子】十尺厚,他还会怕御史们痛骂他?

  刘健深信,全天下的【明朝败家子】御史以及读书人一人吐方继藩一口吐沫,也淹不死方继藩,人家照样可以声色犬马,愉快的【明朝败家子】活下去。

  可刘家不一样啊,自己是【明朝败家子】首辅大学士,是【明朝败家子】文臣之首,儿子犯了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事,势必遭致六科攻讦,自己但凡还要一点脸,就得乖乖致士还乡,闭门思过。而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肯定也是【明朝败家子】为士林所诋毁,届时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不能急,深呼吸……

  没事,没事的【明朝败家子】,什么大风大浪,老夫不曾见过呢?

  缓了缓,刘健总算定下了心神,嘴角微微挤出了微笑,背着手,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那镇定自若的【明朝败家子】文渊阁大学士、大明宰辅!

  他朝门子淡然道:“噢,知道了,老夫想起来了,幼夫上次曾说过,他想要去省亲一趟,哎,出发前也不和为父打一声招呼……”

  说着,淡淡然的【明朝败家子】跨入了门槛。

  刘健努力的【明朝败家子】镇定下来,可心头却是【明朝败家子】忍不住痛斥刘杰:“这不知死活的【明朝败家子】东西,太子和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话,你也敢信?”

  ………………

  半月之后。

  朝鲜国、景福宫。

  李隆想不到,天朝上国的【明朝败家子】旨意来的【明朝败家子】如此快。

  反应之迅速,实是【明朝败家子】超出了他的【明朝败家子】意料之外。

  朝鲜国上下在李隆的【明朝败家子】带领之下,在景福宫正殿设坛,恭迎上国钦使。

  朝鲜国使用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大明年号,因而这景福宫,乃大明太祖高皇帝洪武二十八年所建,乃李氏朝鲜的【明朝败家子】首宫,被称为北阙!

  此时,李隆拜下,朝鲜三班大臣亦都拜倒。

  朝鲜国和安南国都自称自己为小中华,学汉礼,读圣人书,今上国来了使臣,所代表的【明朝败家子】,便是【明朝败家子】大明皇帝,李隆道:“臣李隆,受旨。”

  刘杰颇其实有些紧张,打开圣旨,开始诵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这圣旨第一次开封,刘杰只看一眼,眼睛都直了!

  接着,他不得不带着几分担忧,硬着头皮念下去:“朝鲜国王李隆者,废妃之后也,今侥幸克继君位,不思上奉天国,下安黎民……”

  这是【明朝败家子】在骂人啊。

  直接骂人是【明朝败家子】废妃的【明朝败家子】儿子,人家好歹是【明朝败家子】个国王,接下来的【明朝败家子】批判就更加严厉了,大抵就是【明朝败家子】说摹久鞒芗易印裤吃饱了没事做,废妃之后便是【明朝败家子】废妃之后,朝鲜国现在已有王太后,岂可再有王太后呢?何况,你的【明朝败家子】母亲既然是【明朝败家子】废妃,乃获罪之身,你身为她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应当反省她的【明朝败家子】过失,三省吾身,竟敢逾礼,让大明给予追封!

  刘杰越念越心惊!

  他小心翼翼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地头跪着的【明朝败家子】李隆,却见李隆没什么表示。

  他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其实这李隆也不是【明朝败家子】没有表示,而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他听不太懂刘杰的【明朝败家子】汉话。

  朝鲜国的【明朝败家子】宫廷和三班贵族里,虽是【明朝败家子】自幼就要进行汉话的【明朝败家子】教育,可毕竟这汉话传到这里,又成了另一种方言了,大抵就相当于广东布政使司的【明朝败家子】朋友们讲官话的【明朝败家子】效果。

  而刘杰口音里也多少带着乡音,这下好了,广东布政使司的【明朝败家子】人讲官话,却让一个江西布政使司学习过官话的【明朝败家子】人来听。

  李隆依旧面带着微笑,他日盼夜盼,就是【明朝败家子】这份册封啊,这代表着上国对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支持,有了这封册封,一切就可水到渠成了。

  刘杰的【明朝败家子】话,他听不太懂,勉强听懂几个字,也串不起来,不过这不打紧,虽然听不太懂,可是【明朝败家子】文字是【明朝败家子】互通的【明朝败家子】,到时上使将圣旨交给自己,自己一看就知道了。

  刘杰念完,已经感觉背脊发凉了,甚至连冷汗都出来了。

  他陡然想起,好像恩师临行时,还交给自己一个锦囊,说是【明朝败家子】念完了圣旨之后,便立即拆开。

  于是【明朝败家子】,圣旨念完。

  李隆笑嘻嘻地一字一句道:“下臣……谢……皇……帝……恩……典…”

  刘杰将圣旨交给他,李隆朝刘杰笑了笑,原本按礼仪,李隆该邀请上使到景福宫里坐一坐,以尽宾主之礼,可他太想看看圣旨了,于是【明朝败家子】乎吩咐身边的【明朝败家子】大臣道:“上使远来,旅途劳顿,先请至奉常寺暂歇,稍晚一些,再请上使作乐。”

  奉常寺知事便请刘杰出景福宫,坐上了一种……别致的【明朝败家子】轿子里!

  连日赶路,其实刘杰甚为疲惫,可想起师公的【明朝败家子】嘱咐,他不甘怠慢,便取出了锦囊,打开……一看。

  一个纸卷慢慢的【明朝败家子】展开,然后,刘杰看到了一个字——逃!

  逃?

  刘杰顿时脑子嗡嗡的【明朝败家子】向,联想到了那份圣旨,不由自主的【明朝败家子】打了个寒颤。

  ……………………

  在景福宫,李隆的【明朝败家子】手在颤抖。

  他的【明朝败家子】左右,外戚任士洪以及领议政慎守勤低垂着头,不敢发出一丁点的【明朝败家子】声音。

  他们二人都是【明朝败家子】李隆的【明朝败家子】左膀右臂,可突然来了一封上国的【明朝败家子】旨意,让他们感到莫名其妙!

  他们小心翼翼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李隆,似乎猜测到了什么,可是【明朝败家子】此前,大王并没有透露出一点讯息,可见在大王心里,便连他们竟都不够信任。

  李隆看完了圣旨,眼睛都已经直了。

  他原以为,作为登基的【明朝败家子】朝鲜国王,大明多少会给一点面子的【明朝败家子】,何况他的【明朝败家子】奏疏,可谓是【明朝败家子】声情并茂,可谁知迎来的【明朝败家子】,竟是【明朝败家子】呵斥。

  他气得颤抖,原本是【明朝败家子】想借上国的【明朝败家子】册封告诉王廷中的【明朝败家子】大臣,以及国内的【明朝败家子】士人,上国是【明朝败家子】彻底支持他的【明朝败家子】。

  可谁料到……

  啪!

  他怒不可赦地狠狠拍案,眼眸张大,满面狰狞。

  吓得任士洪与慎守勤二人大气不敢出。

  “他们……羞辱本王!”

  李隆咬牙切齿,目露凶光,得不到上国的【明朝败家子】支持,这令他气恼万分。

  此时,他倒是【明朝败家子】想到了什么,怒道:“上使呢,上使在哪里?”

  于是【明朝败家子】有小宦官火速前去了奉常寺,可是【明朝败家子】很快,这小宦官便回来了,回禀道:“人已不知所踪。”

  “这是【明朝败家子】假诏!”李隆直接宣称。

  其实他不相信这是【明朝败家子】假的【明朝败家子】,因为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奏疏送去了上国,能看到奏疏的【明朝败家子】,一定是【明朝败家子】大明的【明朝败家子】君臣,不可能无端的【明朝败家子】有一份假诏来。

  可李隆却是【明朝败家子】将其一口咬死,他看向慎守勤道:“国中定有奸邪小人私通上国,传递消息,事到如今,没有选择了。”

  慎守勤心里便咯噔了一下,他很清楚,大王所说的【明朝败家子】没有选择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意思。

  “真要到这个地步?”

  李隆冷笑道:“乱臣贼子,理应诛之!”

  他眯着眼,眼眸里掠过了寒芒:“铲除不臣的【明朝败家子】臣子,是【明朝败家子】本王应当做的【明朝败家子】事,立即……动手!”

  是【明朝败家子】日……

  无数大火出现在了汉城的【明朝败家子】上空,数不清的【明朝败家子】军队开始一家家的【明朝败家子】搜检,更有数不清的【明朝败家子】士人以及朝鲜国大臣尽都被绑缚,杀戮……开始了。

  到处都是【明朝败家子】嚎叫,是【明朝败家子】惨呼,转瞬之间,整个汉城已沦为了人间地狱。

  宫中的【明朝败家子】医女们统统被拿捕,所有的【明朝败家子】寺庙亦被士兵闯入。

  最惨乃是【明朝败家子】成均馆。

  成均馆便是【明朝败家子】朝鲜的【明朝败家子】‘国子监’,乃朝鲜国最高学府。

  可在此时,里头读书的【明朝败家子】士人被杀者数不胜数,孔圣人的【明朝败家子】画像被撕下,万世师表的【明朝败家子】牌匾亦是【明朝败家子】不知所踪。

  然后,这里……被富有开创性思维的【明朝败家子】李隆改为了妓院。

  无数的【明朝败家子】人如猪羊一般的【明朝败家子】被屠戮和诛杀,朝鲜士族深受其害。

  许多李姓宗室子弟,亦死在了他们的【明朝败家子】院君大府里。

  杀红了眼睛的【明朝败家子】人,接着开始趁机滥杀无辜,一日之间,尸横遍野。

  寸斩、炮烙、拆胸、碎骨飘风等酷刑,在景福宫开始大肆使用,无数忍受不了酷刑的【明朝败家子】人在哀嚎中死去。

  甲子士祸,紧紧维持了几日,可被杀者,有上千之众。

  与此同时……大批的【明朝败家子】人开始向北逃亡。

  刘杰就在这个队伍里,他一脸发懵,当他得知,朝鲜王都已杀戮四起的【明朝败家子】时候,竟不知自己该哭还是【明朝败家子】该笑。

  师公……英明吗?

  ………………………………

  第五章送到了,累死。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混沌剑神  就爱读小说  天涯八卦  异常生物见闻录  中华养生网  笔趣阁小说  房贷计算器  系统供应商  明朝败家子  黄金瞳  金枝绕东宫  三国之天下霸业  万古天帝  异界无敌系统  头条新闻  星辰变  秦吏  官途  天下第九  中华康网  说说大全  雪中悍刀行  天才相师  帝道独尊  逆天邪神  最强特种兵王  免费算命网  星座网  tplink  万道成神  网游之邪龙逆天  全职武神  励志名人名言  天天美食  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