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三百四十四章:天塌下来了

第三百四十四章:天塌下来了

  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久久不语,似乎想出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脸上看出点什么。

  半响后,他才冷哼道:“你们两个可真是【明朝败家子】一丘之貉!今儿竟骂到朕的【明朝败家子】头上来了!朕正想看看呢,你们口里说什么知行合一,说什么体会民间疾苦,那么你们将流民安置得如何,现在给朕看看。”

  前半段总算没有再纠结下来,可是【明朝败家子】现在……果然,终究要开始检验成果了。

  朱厚照也没有闲着,和方继藩对视了一眼。

  紧接着,二人各自从袖里取出了一沓文书。

  这么多……

  这洋洋洒洒,怕是【明朝败家子】有十万言吧。

  弘治皇帝面上的【明朝败家子】怒气还没有消散,可是【明朝败家子】看到方继藩和朱厚照掏出来的【明朝败家子】文书,却是【明朝败家子】呆住了。

  这又是【明朝败家子】什么?

  “取来……”弘治皇帝肃容。

  太子方才振振有词,说得倒是【明朝败家子】痛快,你们既然痛快是【明朝败家子】吧,那就好,且看看你们在西山如何赈济的【明朝败家子】灾民,事情办不好,还喜欢咋咋呼呼,今日若是【明朝败家子】不收拾了你们,朕就咽不下这口气。

  此时,朱厚照却是【明朝败家子】微微一笑道:“父皇,这不对。”

  弘治皇帝挑眉道:“什么不对?”

  朱厚照认真地道:“方才儿臣批评父皇,是【明朝败家子】出于父子私情!可赈济流民这事,则是【明朝败家子】父皇许给儿臣的【明朝败家子】差遣,那么,即是【明朝败家子】公务了,为何不召内阁大学士觐见,共同商讨?”

  “……”弘治皇帝,也是【明朝败家子】服了。

  方继藩其实也很佩服朱厚照这不怕死的【明朝败家子】性子,此时,他憨厚地朝弘治皇帝一笑,想要化解一下仇恨。

  不过,似乎弘治皇帝不理他。

  这就有些尴尬了。

  弘治皇帝瞪了朱厚照一眼,便道:“你不怕丢人,朕还怕丢人呢,好,一切由你,来人,召内阁大学士觐见!”

  …………

  此时,在兵部,一封自泉州来的【明朝败家子】奏报,已送到了兵部尚书马文升的【明朝败家子】案头上。

  马文升这些日子过的【明朝败家子】还不错,至少下西洋的【明朝败家子】事已经敲定了,自然而然是【明朝败家子】完全由兵部主导了!

  现在兵部的【明朝败家子】先锋船队,已下海了一个多月,等他们回来,确定了海图之后的【明朝败家子】位置无误之后,接着便要开始造更多的【明朝败家子】舰船,操练更多的【明朝败家子】水手、舵手,到时将会复制如当年文皇帝时的【明朝败家子】盛况!

  只是【明朝败家子】想一想,马文升都颇为激动。

  无论怎么说,一旦下西洋成为重要的【明朝败家子】国策,兵部在六部的【明朝败家子】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下西洋需要大量的【明朝败家子】钱粮,这些钱粮自然由兵部掌握,还需要征发大量的【明朝败家子】人力,以及能工巧匠,这些……都意味着兵部的【明朝败家子】权柄即将扩大。

  最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那个乌鸦嘴,终于和太子一道去了西山,两个多月没了音讯。

  这种感觉……还不错。

  以往那家伙但凡发一些言论,都让兵部够呛一回,现在那方继藩终于消停了,真是【明朝败家子】……一件愉快的【明朝败家子】事啊。

  今儿,他如往常一样上值,闲来无事,可是【明朝败家子】当一个书吏急匆匆的【明朝败家子】将泉州来的【明朝败家子】奏报,送到他的【明朝败家子】案头时……

  他的【明朝败家子】眉头深深的【明朝败家子】拧起来了!

  只见上面书写着:“泉州知府王青禀奏:近日于外海,有海路巡检查得海上有水手漂浮于残船舢板,其人已在海上漂泊数日,巡检将其营救上案,方知兵部船队于海外数百里处……”

  船队覆没!

  等到马文升详尽的【明朝败家子】看完了奏报之后,顿时打了个寒颤。

  竟是【明朝败家子】整个兵部船队,直接覆没!

  他们按照原定的【明朝败家子】航海线路,一路向南,本是【明朝败家子】打算沿着安南国的【明朝败家子】海岸南行,再到占城歇脚。

  根据那个被营救的【明朝败家子】船员奏报,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船队在出海数日之后,便遭遇了搁浅,原本海图上标注的【明朝败家子】航线完全错误,本该会有淡水的【明朝败家子】海岛,竟无淡水,以至淡水不足,而原本不该出现的【明朝败家子】暗礁出现了。

  于是【明朝败家子】乎,海船被暗礁击穿,两艘海船破损严重,剩余的【明朝败家子】一艘海船进退维谷,打算一路向西,用这仅用的【明朝败家子】淡水维持着船上人员的【明朝败家子】最低补给抵达安南国所在的【明朝败家子】一处岛屿,可惜……

  那舆图上的【明朝败家子】岛屿竟是【明朝败家子】根本就不存在,到了这时,他们不得不选择立即返航。

  可惜……显然已经迟了。

  没有修整,没有淡水,船上的【明朝败家子】粮食也吃了个空,船队中开始爆发了疾病,一群心生不满的【明朝败家子】水手开始作乱,船队中的【明朝败家子】千户官被杀,某些忠心于千户的【明朝败家子】水手连忙寻了舢板,跳下海里。

  那个侥幸的【明朝败家子】船员,便依靠着这舢板在海中飘荡了数日,等到海路巡检在近海发现时,此人已是【明朝败家子】奄奄一息了。

  泉州知府在得知了情况之后,心知事关重大。

  一支船队,数百人员,全军覆没啊!

  这是【明朝败家子】何等重要的【明朝败家子】事。

  而覆灭的【明朝败家子】结果……竟只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区区海图中的【明朝败家子】错误。

  本该可以靠岸修整的【明朝败家子】海岛,居然没有淡水;本应当出现的【明朝败家子】岛屿,没有出现,本不可能出现暗礁的【明朝败家子】海域,居然暗礁密布。

  在汪洋之上,舆图上哪怕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错误,都可能会对一支船队带来厄运,何况还是【明朝败家子】错误频发,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舆图,直接葬送一支船队。

  于是【明朝败家子】乎,立即百里加急,飞快报来兵部。

  马文升看了奏报,久久难以恢复平静。

  兵部所存的【明朝败家子】舆图和资料,竟是【明朝败家子】错的【明朝败家子】一塌糊涂。

  他甚至在脑海里想,若不是【明朝败家子】这一次有船队先行勘探,那么覆灭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这小小的【明朝败家子】船队了,而是【明朝败家子】……

  黄豆大的【明朝败家子】冷汗自他的【明朝败家子】额上冒了出来,而后马文升暴怒道:“查,给本官一查到底,当初是【明朝败家子】谁抄录的【明朝败家子】舆图,所有抄录、核验、撰写、编录的【明朝败家子】官吏,无论今日他们身居何职,是【明朝败家子】否已致士回乡,都给本官查个水落石出。”

  问题显而易见了。

  三宝太监靠着一次次下西洋才摸索出来的【明朝败家子】航线,以及绘制出来的【明朝败家子】舆图,肯定不会有错的【明朝败家子】,否则,七下西洋,怎么就没出事?

  当初封存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也没有错。

  那么唯一出错的【明朝败家子】地方,自然就是【明朝败家子】在兵部保管、封存、重新抄录的【明朝败家子】问题上,成化年间的【明朝败家子】那一次重新誊写、抄录,错漏百处,敷衍了事到了如此地步,这么多人经手,居然没有一个人指出问题,这才导致了这一次巨大的【明朝败家子】海难!

  数百人的【明朝败家子】性命啊,甚至还搭进去了兵部所有能动用的【明朝败家子】海船。

  而更可怕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既然眼下的【明朝败家子】舆图和资料都错漏百处,那么……一切都要重新摸索!

  可是【明朝败家子】下西洋已经迫在眉睫了,这……又得要耽误多少时候,要费多少功夫,要牺牲多少人力物力。

  “方继藩真是【明朝败家子】……乌鸦嘴啊……”马文升揪着自己心口气呼呼的【明朝败家子】大骂道。

  怎么就又被他说中了呢?

  他面带狰狞地道:“查个底朝天,倘若当初经手的【明朝败家子】人,即便现在人在内阁,也要查出来!”

  事情严重至此,损失惨重,怎么不令他揪心。

  随即,他又拿起了奏报,定定地看着,像是【明朝败家子】在思索着什么,只是【明朝败家子】很明显的【明朝败家子】,脸色久久的【明朝败家子】一片惨然,眼眸里阴暗不明,好半响后,突的【明朝败家子】道:“去内阁,去内阁!”

  …………

  马文升已经没脸坐轿子去午门了,真的【明朝败家子】丢不起这个人啊,虽然犯错的【明朝败家子】,极有可能是【明朝败家子】成化年间那些兵部的【明朝败家子】官吏,和他并没有直接关系,可这终究是【明朝败家子】兵部巨大的【明朝败家子】疏失。

  这就难怪了。

  难怪当初争论下海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前任的【明朝败家子】兵部尚书虽是【明朝败家子】力主下海,可是【明朝败家子】兵部之中,以刘大夏为首的【明朝败家子】一批官吏却是【明朝败家子】极力反对,原来……

  这里头竟还有这等蹊跷!想来……当初抄录的【明朝败家子】时候,根本没有人将这些舆图和资料当一回事,每一个人都认为朝廷海禁已是【明朝败家子】国策,大明再不可能下海,既然不可能再下西洋,那么这些资料和舆图,虽还需按规矩重新誊写和保存,却没人上心了,所有经手的【明朝败家子】人,居然都在敷衍了事,每一个人都嫌麻烦。

  每一个人都恨不得随手抄完,然后换得清闲。

  结果,一连串的【明朝败家子】错误,导致了可怕的【明朝败家子】海难。

  到了内阁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他已气喘吁吁。

  刘健等人,似乎都在。

  今日太子入宫,他们希望陛下和太子好好相处一下,既如此,他们这些外臣,自然也就不便打扰陛下和太子父子相聚了。

  一见到马文升心急火燎的【明朝败家子】来了,刘健就感觉出事了。

  倘若只是【明朝败家子】寻常的【明朝败家子】事,直接派个人来传递个条子带个话就是【明朝败家子】了,何须马文升亲自动身。

  可一见到了刘健,马文升居然直接啪嗒的【明朝败家子】一声跪下了。

  他……泪流满面,哭了。

  “刘公,出大事了,下官忝为兵部尚书,上任以来,尸位素餐,如老狗一般,只知残喘,非但没有报的【明朝败家子】宫中恩遇,却……却引发了巨大的【明朝败家子】灾难,这是【明朝败家子】下官的【明朝败家子】疏失……”

  刘健心里猛的【明朝败家子】咯噔了一下,肯定是【明朝败家子】天大的【明朝败家子】事!

  连听到了动静的【明朝败家子】谢迁和李东阳也闻讯而来,看着狼狈不堪的【明朝败家子】马文升,一脸惊骇。

  刘健却还算是【明朝败家子】沉得住气,他面色凛然地道:“出了何事,无论出什么事,哭哭啼啼有什么用?你先奏来。”

  马文升便二话不说的【明朝败家子】进上了奏疏。

  刘健接过,打开一看,这历经数朝的【明朝败家子】老臣,脸色彻底的【明朝败家子】变了。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大符篆师  开天录  明朝败家子  妙手心医  漂亮女人  万古天帝  毕业论文网  琴帝  夜天子  明朝败家子  民国谍影  小学生作文  中国玉米网  IT百科  名人名言  经典语录  无疆  造梦天师  凡人修仙传  天涯八卦  神道丹尊  字幕库  论文大全网  诡秘之主  汉乡  三国之天下霸业  玄界之门  造化之门  网游之修罗传说  手术直播间  星辰变  佣兵的战争  异界无敌系统  作文吧  穿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