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三百一十九章:榜首第一名

第三百一十九章:榜首第一名

  这一场乡试,方继藩其实不太关心。

  唯独听到的【明朝败家子】只言片语,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外头对今年试题的【明朝败家子】吐槽。

  这卷子一封存,随即那主考官便带着诸考官在贡院开始阅卷了。

  张升的【明朝败家子】心情,颇为愉快。

  因为在他的【明朝败家子】印象之中,自己这题,要是【明朝败家子】能写出还算合格的【明朝败家子】八股文试卷,想来也不多。

  这一科,怕是【明朝败家子】能勉强应题的【明朝败家子】文章,都足以入围了。

  只是【明朝败家子】……这卷子一路阅下去,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居然在这其中,发现了不少还不错的【明朝败家子】文章。

  短短一天时间,自己出的【明朝败家子】又是【明朝败家子】如此怪题,许多人构思都来不及,即便是【明朝败家子】勉强破题,承接都是【明朝败家子】极困难的【明朝败家子】事。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人……洋洋洒洒的【明朝败家子】写出文章来?

  北直隶,在两京十三省之中,乡试的【明朝败家子】水平一直不算高,这样的【明朝败家子】题,张升相信,若是【明朝败家子】放在南直隶、江西、浙江的【明朝败家子】乡试,那里的【明朝败家子】考生们个个突出,大量能应题的【明朝败家子】文章作出来,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说不准还能碰到几篇好文章呢。

  可这是【明朝败家子】北直隶啊。

  张升一路批阅下去,哭笑不得了,北直隶……何时这么变态了?

  到了第三天,他开始灰心起来。

  这绝对是【明朝败家子】丧心病狂啊。

  那些工工整整,能对答如流的【明朝败家子】文章,竟比他想象中的【明朝败家子】多了足足一倍有余,从那文章之中,他甚至能感受到从容不迫的【明朝败家子】气息。

  此题在开考之前,他一直藏在心底,所以根本就不存在泄题的【明朝败家子】可能……

  真是【明朝败家子】咄咄怪事……

  …………

  卷子阅毕,接着便是【明朝败家子】预备放榜了。

  消息已出来,贡院选定了十一月初九,这一日乃是【明朝败家子】吉日,将会按时放出榜去。

  听说初九放榜,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上了心。

  其实区区的【明朝败家子】乡试,说实话,他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太大的【明朝败家子】兴趣。

  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六个门生,想当初,可是【明朝败家子】将天下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按在地上反复的【明朝败家子】摩擦过好几次的【明朝败家子】。

  只是【明朝败家子】……听说西山书院有十三个生员参加了乡试,方继藩却也是【明朝败家子】留了心。

  初九一大早。

  天上照旧是【明朝败家子】鹅毛大雪,地上的【明朝败家子】积雪足有一寸厚,大地越加的【明朝败家子】冰寒!

  方继藩起得迟,小香香为方继藩穿了衣,方继藩拍了拍她消瘦的【明朝败家子】香肩道:“大清早,冻着了吗?来,少爷抱一抱。”

  从前耍流*,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脑疾的【明朝败家子】需要,而现在,似乎有点是【明朝败家子】养成了习惯。

  果然,环境是【明朝败家子】会改变一个人的【明朝败家子】啊,方继藩脱口而出这句话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心里不禁感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果然只有圣贤才可以做到,本少爷只做到了一半,距离圣贤,还差那么几寸的【明朝败家子】距离。

  小香香的【明朝败家子】脸上透着几许淡淡的【明朝败家子】红粉,带着几许羞意,仰着俏脸道:“少爷,别人看见了,不好的【明朝败家子】。”

  她竟没有说不好,而是【明朝败家子】说,别人看见了不好。

  “……”意思就是【明朝败家子】,若是【明朝败家子】别人看不见,就可以……

  女儿家的【明朝败家子】心思,还真是【明朝败家子】深啊,套路太多。

  方继藩毕竟是【明朝败家子】个男人,小香香许多方面都已表现出了她的【明朝败家子】心意,方继藩有点点的【明朝败家子】意乱情迷,却总算稳住了心性,转而道:“近来你在读书?”

  “是【明朝败家子】啊,在读女四书。”小香香骄傲地道:“少爷,我已识字了,原来识字也不难。”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皱了皱眉道:“别读什么女四书,烈女传,这等都是【明朝败家子】害人的【明朝败家子】东西,学了有个什么用?”

  “……”小香香脸上都没有露出任何惊讶之色,对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奇谈怪论’,她是【明朝败家子】见怪不怪了。

  “下次,我寻一些好书给你看。”方继藩朝她贼贼一笑,便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出了门。

  今儿得先去西山一趟,安排一下屯田千户所出关的【明朝败家子】事宜。

  得赶紧去,也得早回,再看这放榜的【明朝败家子】结果如何。

  ………………

  紫禁城。

  今儿,弘治皇帝也起了个大早,他自寝殿里出来,开口问的【明朝败家子】第一件事便是【明朝败家子】:“今日乃是【明朝败家子】乡试放榜吧?”

  今儿随侍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萧敬,忙恭谨地道:“是【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轻点头,接着背着手,一面步上步辇,一面吩咐道:“放了榜,第一时间来报朕。”

  “奴婢遵旨。”萧敬自然知道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意思了。

  陛下之所以对区区的【明朝败家子】顺天府乡试有兴趣,还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刘健啊。刘健深得陛下信任,在东宫时,万贵妃乱政,是【明朝败家子】刘健为首的【明朝败家子】这些大臣拼死保护当时的【明朝败家子】太子,也就是【明朝败家子】现在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才没有让万贵妃的【明朝败家子】心思得逞。

  此后陛下克继大统,也是【明朝败家子】刘健十年如一日的【明朝败家子】和弘治皇帝一起操劳,处理国家大事。

  这既是【明朝败家子】君臣,亦是【明朝败家子】友人的【明朝败家子】情谊,是【明朝败家子】无人可以替换的【明朝败家子】。

  那刘杰,陛下虽从前关注得不多,见的【明朝败家子】次数也少,可陛下终究还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刘健,将他当子侄看待。

  陛下这是【明朝败家子】该有多盼望刘杰能够成为举人,哪怕只是【明朝败家子】吊在末尾,也是【明朝败家子】可喜可贺的【明朝败家子】事。

  …………

  一到了放榜的【明朝败家子】日子,无论是【明朝败家子】下了多大的【明朝败家子】雪,多寒冷的【明朝败家子】气候,京师里都要比往常热闹一些。

  早早的【明朝败家子】,就有货郎在贡院外头设摊了。

  刘杰也起了大早,而后孤零零的【明朝败家子】便出了门。

  其实这一次,他本不想去看榜的【明朝败家子】,可不看,在家里更是【明朝败家子】坐立不安,终究还是【明朝败家子】不甘心啊。

  于是【明朝败家子】乎,踏着积雪,迎着寒风,刘杰早早的【明朝败家子】来到了榜下。

  此时,其实已有无数的【明朝败家子】生员在此等候了,整个贡院之外,人声鼎沸。

  也有人认出了刘杰来,彼此之间打了招呼。

  刘杰在家忐忑郁闷了许多日,也不知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否有机会,在这忐忑不安之中,站在这榜下,身边无数人嘈杂的【明朝败家子】声音传出,他觉得烦躁不安。

  他心里不禁在想,此番若是【明朝败家子】再不中,从此便安心的【明朝败家子】在西山求学吧,八股,凭什么就决定一人的【明朝败家子】命运,评判一人学问的【明朝败家子】好坏摹久鞒芗易印控。

  他木木地站着,脑海里胡思乱的【明朝败家子】想着,像是【明朝败家子】痴了。

  这时,总算听到了有人大声道:“榜来了……”

  果然,只见贡院终于开了中门,书吏们小心翼翼的【明朝败家子】捧着密封好的【明朝败家子】榜,将第一份榜文打开,张贴起来。

  攒动的【明朝败家子】人头,犹如浪潮一般,无数人引颈,死死的【明朝败家子】盯着榜。

  “我中了,我中了……”

  有人激动万分地大叫。

  更多人呼吸都已停止了,依旧死死的【明朝败家子】盯着榜。

  第二份榜张贴了上去。

  可是【明朝败家子】,这两份榜里……都没有刘杰的【明朝败家子】名字。

  刘杰心灰意冷起来,那心里最后的【明朝败家子】希望在这寒冬里一点点的【明朝败家子】冰结!

  榜单只剩最后一张了,末尾都没有自己,更别说剩下这张名次更前的【明朝败家子】榜单了,看来这一次……又是【明朝败家子】名落孙山了。

  他不禁苦笑,摇摇头。

  这……或许真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命吧。

  一辈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啊……而今,什么都没有换来,真的【明朝败家子】该认命了吧!

  泪水,竟已不自觉的【明朝败家子】打湿了衣襟。

  一辈子的【明朝败家子】心血,三十年的【明朝败家子】寒窗,一钱不值!

  只是【明朝败家子】当最后一份榜张贴出来后,刘杰还是【明朝败家子】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抬眸去看。

  此次录取的【明朝败家子】举人,大抵有百五十人。

  而最后一份榜单,显然有四五十个名字。

  刘杰眼泪模糊,不得不揉了揉眼睛。

  接着,他开始从榜单的【明朝败家子】最下看起。

  没有…………

  依然没有……

  还是【明朝败家子】没有……

  自下而上看时,几乎看了三十多名,依旧没有他的【明朝败家子】名字。

  可再继续看,他看到了一个名字——赵兴。

  此人……竟是【明朝败家子】中了,而且……还高举在首榜十六七名上下。

  这个人,刘杰再熟悉不过,他和自己一样,都在西山求学。

  接着,他继续看……杨文昌。

  竟是【明朝败家子】他……

  杨文昌,也是【明朝败家子】自己在西山求学的【明朝败家子】同窗啊。

  刘杰脑子像一下子要炸开一样。

  再上……文盛!

  文盛!

  是【明朝败家子】那个个子矮小的【明朝败家子】家伙吗?两位先生都说他八股文不够端正,过于剑走偏锋。

  再上……邓明星!

  呼……

  这一个个熟悉的【明朝败家子】名字,让刘杰的【明朝败家子】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

  这些人,他认识啊,都认识……几乎每一个人都曾朝夕相处。

  原本他们还邀自己一起来考试,一起来看榜,可自己没有答应,一方面是【明朝败家子】害怕自己首辅之子的【明朝败家子】身份暴露,另一方面,太多次的【明朝败家子】名落孙山,已让他信心全无……

  他继续看,再上,是【明朝败家子】郑英。

  此人……没什么印象,不过据闻,乃是【明朝败家子】北直隶的【明朝败家子】才子,当然,北直隶的【明朝败家子】才子,一般而言,是【明朝败家子】比较有水份的【明朝败家子】,往往被南方士人耻笑。

  再上……又是【明朝败家子】一个熟人……

  刘杰的【明朝败家子】眼睛忍不住跳了跳。

  他倒吸了一口气,一路朝上看。

  剩下的【明朝败家子】名字里,除了有两个,他不甚熟悉之外,其余的【明朝败家子】,竟都是【明朝败家子】西山的【明朝败家子】同窗。

  他已彻底的【明朝败家子】懵了,等他最后……看到了那最显赫的【明朝败家子】位置,那位置上,大喇喇的【明朝败家子】写着——刘杰……

  刘……刘杰……

  榜首……

  北直隶乡试第一名。

  这……是【明朝败家子】解元……

  这怎么可能,他的【明朝败家子】文章虽还算是【明朝败家子】一气呵成,可是【明朝败家子】他却觉得还不够出色。

  又或者……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他刷题刷多了,早已对八股文失去了欣赏,就如先生们所言的【明朝败家子】一样,所谓的【明朝败家子】作八股,就是【明朝败家子】做工,没什么技巧可言,唯手熟而已。

  他如遭雷击,直勾勾地盯着那帮上赫然的【明朝败家子】刘杰二字,已是【明朝败家子】彻底的【明朝败家子】哑口。

  他的【明朝败家子】身躯,开始微微的【明朝败家子】颤抖起来。

  :。: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龙组兵王  寒门崛起  修炼狂潮  妙手心医  独断大明  秦吏  大王饶命  吞噬星空  就爱读小说  大道争锋  回到地球当神棍  医道无双  将夜  盛唐风华  头条新闻  中学生阅读网  佣兵的战争  中华养生网  官途  凡人修仙传  中学生阅读网  穿越小说  中国会计网  官居一品  星辰变  玄界之门  至尊重生  如意小郎君  经典语录  完美人生  完美世界  民国谍影  减肥方法  广东高考网  第一星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