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三百一十五章:彰显国威

第三百一十五章:彰显国威

  说起这位刘公子,马文升在心里为之惋惜。

  老实倒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老实啊,偏偏……可若不是【明朝败家子】运气不好,却是【明朝败家子】次次名落孙山,想来……是【明朝败家子】天资差了许多吧。

  刘公也算是【明朝败家子】一世英名了,唯独儿子不太争气,内阁和六部的【明朝败家子】学士以及尚书靠着家学,哪一个都有一些有出息的【明朝败家子】子侄。

  可刘公呢,唯独就这么个儿子,偏巧还不争气。

  他看了翰林大学士沈文一眼,便道:“此事可不要和刘公提起。”

  沈文颔首点头:“自是【明朝败家子】打死也不敢提的【明朝败家子】。”

  说着,马文升冷笑起来,道:“沈文啊沈文,你真是【明朝败家子】个老滑头啊,徐经那等殴打上官的【明朝败家子】人,现在却是【明朝败家子】踹到了兵部来给老夫添堵,哼。”

  沈文捋须,笑了笑才道:“他又非去了兵部,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出海而已,是【明朝败家子】咱们翰林院的【明朝败家子】庶吉士出海,你们兵部自出你们的【明朝败家子】海,于你们何干?出海好啊,这小子出了海,到了天涯海角,老夫就看不见了,你看看,这是【明朝败家子】多令人高兴的【明朝败家子】事,其实……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几个门生都是【明朝败家子】拔尖的【明朝败家子】人,譬如那欧阳志,譬如那唐寅,再如那王守仁,可是【明朝败家子】哪,你是【明朝败家子】不知,若他们不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门生,说起来,这些人就算别人不收了去,老夫还真动了心,巴不得让这些青年俊彦们在身边呢。可是【明朝败家子】……”

  说到这里,沈文便不由自主的【明朝败家子】露出了苦瓜脸:“哎……既然知道他们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门生,说实话,老夫……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见了他们,都尽力的【明朝败家子】躲得远远的【明朝败家子】,不只是【明朝败家子】老夫,翰林上下,哪一个不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呢?不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别的【明朝败家子】,也不是【明朝败家子】瞧不上他们,或是【明朝败家子】其他缘故,这方继藩也算是【明朝败家子】为咱们大明立下了赫赫功劳的【明朝败家子】人,一个红薯,一个土豆,足以名垂千古了,可老夫知道归知道这些,却就是【明朝败家子】担心啊!马公是【明朝败家子】素来知我的【明朝败家子】,我这一把老骨头啊,经不起折腾了,就想安生一点,别给自己带来麻烦,这虽说在年轻的【明朝败家子】士人们眼里……叫做苟且。”

  说到这里,沈文的【明朝败家子】语气更多了几分哀愁,口里接着道:“可谁不是【明朝败家子】苟且偷生呢?活了一辈子,年轻时是【明朝败家子】寒窗苦读,等金榜题名了,也曾意气风发过,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了的【明朝败家子】,于是【明朝败家子】每日想着要仗义执言,要有风骨,要论一论这天下的【明朝败家子】不平事,可栽了跟头,碰了一鼻子灰后,才渐渐知道,原来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多的【明朝败家子】黑黑白白,许多事尝尽了酸甜苦辣,方才知道原来人活着,就得苟且,你不苟且成吗?遇到方继藩这等不讲理的【明朝败家子】,你跟他讲道理,他揍你咋办,你说他岂可揍朝廷命官,你跟他说大明律,他会直接将刀架在你老母亲的【明朝败家子】脖子上!惹不起,真的【明朝败家子】惹不起啊,送走方继藩一个门生,心里舒坦啊,巴不得全部送走才好,不是【明朝败家子】老夫嫉贤妒能,只是【明朝败家子】老夫想好好的【明朝败家子】活几年,没几年活了啊。”

  说罢,一声叹息!

  马文升却是【明朝败家子】凝眸看着他道:“沈公,你的【明朝败家子】锐气尽失了。”

  沈文则是【明朝败家子】露出了几分无奈,摇着头。

  马文升苦笑道:“可老夫又何尝不是【明朝败家子】呢?人最可怕的【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失了锐气,而是【明朝败家子】人年少、年青、年壮、年老时,所思所想尽都不同啊,年少时萌发的【明朝败家子】念头,到了年青时就觉得可笑。年壮时尽力想去做的【明朝败家子】宏愿,等到了年老时,却发现一切的【明朝败家子】辛劳甚为可笑。而今你我皆是【明朝败家子】垂垂老矣,回首过去时,可曾发现自己将大好的【明朝败家子】时光虚度在了多少没有意义的【明朝败家子】事上。”

  “诚如那徐经,那方继藩,他们说的【明朝败家子】一定是【明朝败家子】错的【明朝败家子】吗?老夫看,未必。他们敢说三宝太监的【明朝败家子】航路有问题,想来定会有所依托的【明朝败家子】。可是【明朝败家子】……他们有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坚持,老夫也自当信任兵部上下,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非的【明朝败家子】问题,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老夫是【明朝败家子】兵部尚书,必须站在这里,所以老夫算是【明朝败家子】明白了,人哪,就该走一步看一步,姓方的【明朝败家子】小子,敢情这是【明朝败家子】盯上老夫了,处处都要和老夫作对!这一次,兵部定要出一口恶气,别真让一个小小的【明朝败家子】庶吉士看轻了。”

  两个老人并肩而行,满是【明朝败家子】蹉跎的【明朝败家子】模样,带着暮气沉沉,在宫里,留下了一行足迹。

  ……………………

  东宫即将以西山名义出海的【明朝败家子】消息,已经传遍了京师。

  这一天的【明朝败家子】傍晚,霞光轻轻的【明朝败家子】洒落在地上,映出了一片的【明朝败家子】红艳。

  方继藩直直地坐在厅堂里,他没有心情欣赏从窗外飘洒进来的【明朝败家子】霞光,而是【明朝败家子】直直地看着眼前的【明朝败家子】人。

  只见,六个门生一字排开,个个默然地看着方继藩。

  恩师不动,他们便不动。

  这是【明朝败家子】规矩!

  而方继藩,其实正深情地凝视着徐经。

  叹了口气……

  方继藩终于开口道:“大明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出海了。那海上充斥了海盗,到处都是【明朝败家子】风浪,雷鸣闪电,疾风骤雨,乃至于一场大疫,都足以害人性命啊。”

  欧阳志和刘文善、江臣人没有表情。

  唐寅却是【明朝败家子】眼眶通红了,他是【明朝败家子】多情之人,听到消息,不免担心和不舍。

  王守仁则是【明朝败家子】奇怪地看着恩师,似乎想感悟和咀嚼出恩师每一句话中的【明朝败家子】深意。

  徐经拜了下来,他心里其实感慨万千,祖先们整理了无数的【明朝败家子】资料,而今天,到了他这里,他终于有了机会可以亲眼去见证了。

  方继藩又是【明朝败家子】感慨道:“可是【明朝败家子】做人,怎么能畏惧艰险呢?咱们大明要开创盛世,单靠种地可不成啊,种地只能养活人,可这万里碧波之中才能汲取到财富,若人人都畏惧这汹涌的【明朝败家子】波涛,裹足不前,我等岂不成了罪人?伯安有一句话说的【明朝败家子】很好,叫士大夫者,受君恩,食百姓之禄,若死读书,不肯行事,这……是【明朝败家子】士大夫的【明朝败家子】耻辱,所以衡父,为师举荐了你。”

  徐经身子一颤,眼眸已红了。

  自己年纪轻轻,就被恩师委任如此大任……恩师实在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又叹了口气道:“众弟子之中,为师最心疼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你啊!”

  欧阳志、刘文善人等,面无表情。

  唐寅暗暗摹久鞒芗易印卡着眼泪。

  王守仁似乎也已见怪不怪了。

  方继藩吸了口气,接着道:“所以明知下海,九死一生,可为师还是【明朝败家子】非要你去不可,这……是【明朝败家子】为了咱们大明,为了这千千万万的【明朝败家子】百姓,为了将来史官们记录下今日时,会对我们的【明朝败家子】后人说,千千万万人在苟且,千千万万人在谈风月,在谈心性,可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那么一些人,他们乘风破浪,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胆识和勇气,将开辟一个新的【明朝败家子】世界……”

  徐经听到这里,激动得颤抖起来。

  此时,方继藩站了起来,背起了手,继续道:“其实恩师又何尝不想随你一道下海呢,恩师甚至巴不得也亲自去见识见识这外头的【明朝败家子】世界,可是【明朝败家子】恩师还是【明朝败家子】决定让你去……”

  听到了这里,徐经终于说话了:“恩师……您别说了,学生明白,恩师还有更重要的【明朝败家子】事,学生一定……”

  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奇怪地看着他:“其实恩师在家也没什么事,恩师这个人,说话一向耿直,是【明朝败家子】以诚信为本,恩师之所以让你去,是【明朝败家子】因为恩师……贪生怕死!”

  方继藩不喜欢撒谎,总体上而言,他是【明朝败家子】个真诚的【明朝败家子】人……

  “……”场面又安静了下来!

  方继藩叹道:“恩师想到那汪洋大海,那波涛汹涌,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思来想去,还是【明朝败家子】你去合适……”

  “恩师,你不要说笑……你再说,学生就要哭了。”徐经擦拭着眼泪。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眼里露出了惊异,看了徐经一眼,拍拍他的【明朝败家子】肩:“你放心吧,你若是【明朝败家子】葬身鱼腹,从此以后,你的【明朝败家子】父母将会有五个儿子,我会让伯安他们给令尊、令堂养老送终,保你后顾无忧,你不必害怕,虽千万人,吾往矣,我大明有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铁骨铮铮,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明朝败家子】汉子,你只要知道,此去要彰显我大明国威!”

  徐经想说什么,却是【明朝败家子】越加哽咽,像是【明朝败家子】什么都难以说出来,眼泪滂沱而下,终于,艰难地哽咽道:“学生尊奉恩师之命,自当将生死置之度外。”

  “真是【明朝败家子】好孩子啊,恩师从今往后,就当真最心疼你了。”

  …………

  一封奏疏摆到了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御案前。

  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奏疏,内阁的【明朝败家子】几个阁老倒是【明朝败家子】看过了,不过……没有票拟。

  没有票拟的【明朝败家子】原因,是【明朝败家子】因为根本就不知该拟些啥。

  方继藩奏曰,太子已与他商议,开始挑选人员,并且征用了民船,泽日即将出海。

  只不过,既然要出海,便自当要给舰船取一个响当当的【明朝败家子】名号为好,所以还请陛下定夺,赐下船名。

  看到奏疏的【明朝败家子】谢迁,只扫了一眼,就把奏疏丢一边去了,你大爷,你出海就出海好了,几艘小破船,还要皇帝赐名?你方继藩到底该有多闲啊,他没功夫票拟,索性直接送到了御前。

  弘治皇帝看着奏疏,露出了奇怪的【明朝败家子】表情,然后看看暖阁里跪坐一侧的【明朝败家子】刘健,再看看另一侧的【明朝败家子】谢迁和李东阳:“方继藩,太小题大做了吧?”

  ………………

  崇祯大帝国,魂穿崇祯皇帝的【明朝败家子】书,还不错,推荐一下。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酒神  极品家丁  中华养生网  棉花糖小说网  医女小当家  大符篆师  网游之修罗传说  大魏宫廷  将夜  电视指南  国色芳华  黄金瞳  盛唐风华  神道丹尊  金枝绕东宫  字幕库  贞观帝师  笔趣阁小说  圣龙图腾  独断大明  大医凌然  名人名言  个性说说  遮天  超神机械师  牧神记  中学生阅读网  超级学生  开天录  电脑爱好者之家  据说娱乐网  回到地球当神棍  明朝败家子  星战风暴  工作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