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三百一十三章:尧舜禹汤

第三百一十三章:尧舜禹汤

  听完徐经的【明朝败家子】话,方继藩顿时就明白了。

  这个世上,根本就不存在文皇帝时期的【明朝败家子】原版资料了,所有的【明朝败家子】资料,都是【明朝败家子】经过了几次誊写过的【明朝败家子】。

  书吏们会将这些资料在数十年之后找出来,照抄一份,重新备份,只是【明朝败家子】这过程……

  此时,只见徐经继续道:“现在在翰林院的【明朝败家子】版本,理应为成化六年誊写的【明朝败家子】,学生在想,这多如牛毛的【明朝败家子】错误,可能并不是【明朝败家子】原版,非三宝太监时造成的【明朝败家子】错误,极有可能是【明朝败家子】这些文牍早就没有人关心,之所以继续誊写、存档,无非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这是【明朝败家子】兵部的【明朝败家子】定制罢了,誊写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书吏,自然也就敷衍了事,因而……许多地方不只有删减,而且错误极多。”

  “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事,学生岂敢不变通?可唯独这下西洋,事关着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一个船队的【明朝败家子】命运啊,数万人登上船去,这靡费了朝廷无数钱粮的【明朝败家子】船队,一旦离了岸,挥别故土,自此之后,便是【明朝败家子】将身家性命俱都寄在了海图和天文上,任何一个错误和疏忽,都意味着这数万人将葬身鱼腹,学生这才急了,指出了多处的【明朝败家子】错误,跑去了兵部,兵部说绝不可能誊写有误,去和文史馆的【明朝败家子】侍学禀报,他说学生多事,学生……这才……这才………”

  多事……

  其实是【明朝败家子】可以理解的【明朝败家子】。

  毕竟翰林院文史馆负责的【明朝败家子】,只是【明朝败家子】整理资料而已,这资料是【明朝败家子】兵部的【明朝败家子】,出了事,文史馆也不承担干系,所以那侍学才说徐经多事。

  至于兵部,他们既不相信你一个小小的【明朝败家子】庶吉士所说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正确的【明朝败家子】。同时,徐经跑去‘胡闹’,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明朝败家子】来砸场子的【明朝败家子】!

  兵部存档的【明朝败家子】资料会有错?这誊写文牍,虽然是【明朝败家子】书吏进行抄写,可负责核验的【明朝败家子】,可都是【明朝败家子】兵部上下的【明朝败家子】官员,虽然这是【明朝败家子】成化六年的【明朝败家子】事了,当年的【明朝败家子】官员,要嘛已经致士,有的【明朝败家子】已经故去,有的【明朝败家子】平步青云,位列朝班。可无论如何,兵部也不可能承认这个错误。

  徐经为人素来圆滑,在别的【明朝败家子】事上可能不会较真,可牵涉到了这么多人命的【明朝败家子】事,却不敢不较真!

  可问题就在于,大家都不愿承担错误,也没有人会宁可相信一个官位不高的【明朝败家子】徐经,却去怀疑兵部誊写抄录下来的【明朝败家子】海图。

  所以……

  徐经显然满心的【明朝败家子】悲愤。

  方继藩看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这个傻门生,心里叹息,果然这个世上,是【明朝败家子】人都会较真的【明朝败家子】,即便是【明朝败家子】徐经这等人间渣滓,也会有他的【明朝败家子】坚持啊。

  方继藩此时倒是【明朝败家子】想到了一件重要的【明朝败家子】事情,便问:“那个侍学,你揍到他没有?”

  徐经一愣,随即脸上显露出了几许犹豫:“学生……学生……”

  “有没有!”方继藩一脸肃容,厉声喝问。

  徐经其实想说谎的【明朝败家子】,可最终还是【明朝败家子】如斗败的【明朝败家子】公鸡,老实地道:“揍了,一拳将他打倒在地,后来还想继续动手,这是【明朝败家子】学生的【明朝败家子】错,学生不该这样,也幸好此时其他人来了,将学生拉开,否则……学生便要酿成大祸,学生给恩师丢人现眼了……”

  看着徐经一脸的【明朝败家子】愧疚,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长长舒了口气,道:“直说嘛,揍到了不就很好了吗?你既已将他打倒了,还委屈个什么?丢人?为师在这世上畏寒惧热,贪生怕死,唯独最不怕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丢人现眼!为师现在只问你,你确信兵部誊写的【明朝败家子】海图有问题?”

  “此乃学生家学,学生历代先祖都曾相互印证过宋元以及明初时的【明朝败家子】古籍,几乎所有的【明朝败家子】古籍都可以佐证,甚至还有当初下西洋时,一些随三宝太监出海之人,某些船工也曾有过这些记录,当时,家祖曾专门搜集过,徐家世世代代研究天文地理,以及许多世人不以为意的【明朝败家子】古籍,不敢说完全正确,但是【明朝败家子】每一个结论都是【明朝败家子】有实实在在证据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心里放心了。

  他脑海里,虽也大致知道世界地图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样子。

  可海里的【明朝败家子】各种航道,各种洋流、黑潮、以及海洋的【明朝败家子】季节、气候,甚至许多岛屿的【明朝败家子】信息,却是【明朝败家子】并不清楚。

  徐家世世代代都研究这些,堪称是【明朝败家子】闲的【明朝败家子】蛋疼啊,可另一方面也可看出,他们家是【明朝败家子】有传统的【明朝败家子】,当初大汉的【明朝败家子】先民们,早在下西洋之前,就曾在四海留下无数的【明朝败家子】足迹,将一船船的【明朝败家子】丝绸和瓷器送往天下各处,又将各国的【明朝败家子】特产送到泉州等地集散,在上一世,人们曾在南海打捞一艘宋朝时期的【明朝败家子】沉船,其中出土的【明朝败家子】瓷器,就有一万三千多套,可见当时私人出海经商已是【明朝败家子】蔚然成风,而且规模之大令人咋舌。

  一万三千套的【明朝败家子】瓷器,再加上其他的【明朝败家子】货物,这还只是【明朝败家子】一艘商船的【明朝败家子】规模,倘若不是【明朝败家子】商人们习以为常,早就习惯了押着货物扬帆出海,又怎么敢一次性带上这么多的【明朝败家子】货物出海?

  要知道,出海经商,若只是【明朝败家子】小规模的【明朝败家子】经商,那倒也罢了,而一旦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大规模,首先,这就说明当时的【明朝败家子】人们早有专门的【明朝败家子】航路。其次,他们要出海的【明朝败家子】目的【明朝败家子】地,商人们也早已熟悉那里的【明朝败家子】环境,如若不然,收购大批的【明朝败家子】货物,装载上船,难道只是【明朝败家子】去碰运气不成?

  想到这里,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突的【明朝败家子】道:“那个侍学叫什么名字?”

  “姓王,叫不仕。”

  王不仕……

  真是【明朝败家子】一个有性格的【明朝败家子】名字啊。

  方继藩将这个人记下了,他端起茶盏呷了一口,便风淡云轻地道:“为师知道了,滚蛋吧。”

  ………………

  弘治皇帝手里正捏着一份弹劾奏疏。

  坐在暖阁两侧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兵部尚书马文升,以及翰林院的【明朝败家子】学士沈文。

  就在方才,已有宦官前去宣方继藩进宫见驾了。

  此时,弘治皇帝淡淡地看着马文升:“朕将你们招来,不是【明朝败家子】要纠察谁的【明朝败家子】过失,而在于调解一下矛盾。你们啊,真是【明朝败家子】不给朕省心,朕刚刚对方继藩说,朕会极力支持他,兵部给事中呢,居然弹劾了他的【明朝败家子】门生一本奏疏,这是【明朝败家子】何意?”

  这……摆明着是【明朝败家子】护短嘛。

  马文升心里暗暗吐槽,对方继藩,大家惹不起,现在倒好,他的【明朝败家子】门生也不能弹劾了不成?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那个门生跑来兵部,胡说什么兵部有致命错误,折腾得兵部鸡飞狗跳,兵科给事中看不下去,弹劾一本,不是【明朝败家子】理所应当?

  可……还不能骂了?

  沈文则是【明朝败家子】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他是【明朝败家子】韩林院大学士,徐经那个小子跑去揍了侍学王不仕,简直太嚣张了,一个小小的【明朝败家子】庶吉士啊,这么跳,下一次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连他这个堂堂大学士也要揍?

  不过……沈文还是【明朝败家子】把事情压了下来。

  不压下来还能咋样?这小小庶吉士的【明朝败家子】恩师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天天打着脑疾的【明朝败家子】名义,满城瞎晃悠,谁敢惹他啊。

  官面上,沈文是【明朝败家子】不怕此人的【明朝败家子】。

  哼,本官堂堂翰林大学士,清流中的【明朝败家子】清流,一声号召,天下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能用吐沫都可把你喷死。

  可是【明朝败家子】官面之下……沈文就有点担心了,毕竟自己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儿孙的【明朝败家子】人,这要是【明朝败家子】一不小心,出了什么意外,真是【明朝败家子】欲哭无泪,追悔莫及啊。

  所以,他除了让徐经赔礼道歉之外,安抚了那位王侍学一番,暗中表示下一次一定举荐他为侍读学士,那王不仕开始还不肯依,还想要追究,可最终还是【明朝败家子】情绪稳定了,没有继续闹下去。

  不过,对于今日兵部给事中的【明朝败家子】弹劾,沈文的【明朝败家子】第一个反应就是【明朝败家子】,干得漂亮,你大爷的【明朝败家子】,别怪老夫说粗口,你姓方的【明朝败家子】跟猪一般,生了一窝门生统统都进了翰林院,个个进了翰林院里,本官操心死了,那个唐寅,让他修书,他非要在书里提一点个人的【明朝败家子】见解,你是【明朝败家子】编修,你照抄就是【明朝败家子】了,你添什么乱啊。

  换做其他人,沈文早就将这等害群之马打死了,可偏偏,他就得忍着。

  要不是【明朝败家子】为了家里八十老母,我堂堂翰林大学士,清流之身,能容忍得下你们这些恃强凌弱之徒?

  此时,马文升苦笑道:“陛下,臣并非是【明朝败家子】想为兵部辩解,只是【明朝败家子】兵部上下诸官,俱都是【明朝败家子】尽忠职守,可那徐经也确实有不像话之处,他一个庶吉士,对着兵部指手画脚,何况这再下西洋,乃国家大策,不容马虎,兵部怎么可能以他一个区区庶吉士,去和他争辩这些。徐经批评得太过了,以至兵部上下,颇有不忿。”

  作为尚书,多少还是【明朝败家子】要维护一下部堂里的【明朝败家子】官吏的【明朝败家子】。

  虽然前一次,被方继藩狠狠的【明朝败家子】抽过一次脸,让马文升有点底气不足,可总不能你一个庶吉士,就因为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门生,就嚣张至此吧。

  正说着,外头有宦官进来道:“禀陛下,新建伯到了。”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叫进来吧。”

  方继藩进了暖阁,见了弘治皇帝,再看到了两边坐着的【明朝败家子】马文升以及沈文,心里大抵明白了。

  果然,有人来告状了!

  方继藩正色道:“臣方继藩……”

  “卿什么都不必说,赐座!”方继藩话才半截,弘治皇帝就轻车熟路的【明朝败家子】压压手!

  朕很忙的【明朝败家子】,哪里有功夫听你长篇大论的【明朝败家子】尧舜禹汤,你不烦,朕还烦呢!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99养生网  庆余年  太初  带着仓库到大明  中国玉米网  笔下文学  民国谍影  九州风机  九鼎记  超级拍卖行  斗罗大陆  恶魔法则  免费算命网  传奇经纪人  斗战狂潮  超级学生  好名字  明朝败家子  都市之神级宗师  情话网  开天录  星座网  工作总结  论文大全网  超品相师  九星毒奶  金枝绕东宫  帝道独尊  三寸人间  妙手心医  庆余年  修真聊天群  努努书坊  天才相师  魔神狂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