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九十五章:偷来蟠桃献母亲

第二百九十五章:偷来蟠桃献母亲

  其实方继藩也不大喜欢土豆泥,看着都腻味。

  于是【明朝败家子】忙让人将这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土豆泥端走,愉快地吃着酸辣土豆丝和土豆烧牛肉,却想起来,此时若有葡萄酒就好了,这葡萄酒配上土豆烧牛肉,也是【明朝败家子】别有一番风味啊。

  吃饱喝足,出了饭堂,见朱厚照真的【明朝败家子】走了,人影都不见,心里摇摇头,这一次莫非真的【明朝败家子】伤了他的【明朝败家子】心?

  不至于吧,毕竟他内心如此的【明朝败家子】强大……

  到了傍晚,王守仁等人已是【明朝败家子】相约而来,他们见恩师在此,纷纷行礼。

  方继藩只朝他们点点头。

  王守仁道:“恩师,夜课即将开始,恩师不说几句吗?”

  方继藩历来避免去教授别人学问。

  这新学,他是【明朝败家子】碰都不想碰,摇摇头道:“为师吃撑了,下一次吧。”

  “……”王守仁等人其实已是【明朝败家子】见怪不怪了,便又作揖道:“恩师要注意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身体啊。”

  “噢。”方继藩轻描淡写的【明朝败家子】颔首。

  此时,唐寅道:“不知欧阳师兄何时回来?”

  “理应快了。”方继藩想了想道:“说起来,为师还是【明朝败家子】很盼着见他的【明朝败家子】,毕竟师徒情深啊。”

  “是【明朝败家子】。”众门生纷纷点头道:“学生也盼着见大师兄。”

  “你看看你们大师兄,年纪轻轻,就已立功……立德……立……”后头一个,方继藩有点想不起来了,摸了摸的【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肚皮,询问式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诸门生。

  徐经忙道:“立言。”

  “不错,立言。当然,他立言还不够格,可立功、立德,总是【明朝败家子】有的【明朝败家子】吧,他给为师长脸了啊,你们要多多向你们的【明朝败家子】师兄学习。”

  众人忙应声称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拍了拍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脑壳,连立言都忘了,看来脑疾真是【明朝败家子】可怕,居然会损害智商。

  方继藩倒没有心思继续跟几个门生闲扯了,悠悠然的【明朝败家子】走了。

  几个门生则是【明朝败家子】不敢怠慢,因为夜课已经开始了。

  刘文善今日去给学童们授课,而江臣则去给来此的【明朝败家子】秀才们讲八股。

  唐寅、王守仁和徐经,今日只来旁听。

  那些秀才、举人们,几乎每夜都来,而江臣、刘文善两位专门教授八股的【明朝败家子】先生,几乎所有的【明朝败家子】课程就是【明朝败家子】让他们自己作八股,每日出一题,白日写完了,夜里再一篇篇读出来,进行讲解。

  那刘健之子刘杰一堂课都不曾拉下,每日都作一篇八股来。

  一日作一篇八股,是【明朝败家子】很费工夫的【明朝败家子】事,不过此等环境,他却是【明朝败家子】喜欢,起初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写的【明朝败家子】潦草,甚至前言不搭后语,可慢慢的【明朝败家子】习以为常,竟也像一点样子了。

  夜课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先生会抽取一些人的【明朝败家子】八股来读,而后反复的【明朝败家子】宣讲,这篇八股好在何处,坏在何处,也是【明朝败家子】吸引人的【明朝败家子】地方。

  其实刘杰未必真希望来此上课来提高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八股水平,想要高中,他已经四十岁了,无数次名落孙山,其实心早已冷了。

  只是【明朝败家子】他作为内阁首辅大学士之子,有辱门楣,平时都不好意思出门,家族给予了他光环,却也给了他无穷的【明朝败家子】负担,因而,他是【明朝败家子】孤独的【明朝败家子】,每日在书斋里,看着莫名的【明朝败家子】书籍,想到自己一辈子碌碌无为也罢了,还被关在这小小的【明朝败家子】洞天里,是【明朝败家子】何其的【明朝败家子】蹉跎。

  现在来了这个环境,和一群读书人在一起,没有人知道他是【明朝败家子】刘健之子,偶尔也跟人耕耕地,在酒肆里喝喝茶,聊聊天,来此上上课,不失为人生一件快事。

  今日江臣先生所抽取的【明朝败家子】人,就是【明朝败家子】刘杰,他的【明朝败家子】八股文被当众诵读,毫无疑问,刘杰的【明朝败家子】八股是【明朝败家子】平庸的【明朝败家子】,许多人在听的【明朝败家子】过程中,虽没有取笑,不过偶尔,依旧还会莞尔,那莞尔的【明朝败家子】轻笑,虽没有隐含歹意,却也证明了这篇八股文的【明朝败家子】好坏。

  江臣念完了,左右四顾,面带笑容道:“此文好在何处,坏在何处?”

  众人不好意思说坏处,毕竟刘杰这人人缘还算不错的【明朝败家子】,因而搜肠刮肚,想着好处:“刘生员的【明朝败家子】文章,四平八稳。”

  “嗯,四平八稳……”江臣点头,表示同意。

  “刘生员……”

  “……”

  “那么坏处呢?”江臣依旧微笑。

  众人很一致的【明朝败家子】选择默然了。

  “你们应当回答的【明朝败家子】,你们不回答,是【明朝败家子】想给刘生员留一些请面,可殊不知,遮人丑并不会给刘生员带来进步,好吧,既然你们不肯说,那我来说吧,这文章最大的【明朝败家子】弊病在于破题,无法让人生出新意,还有几处用典错了。用典错误倒无妨,而这破题,乃八股的【明朝败家子】点睛之笔……”

  江臣毕竟已经见识过大世面,作为翰林,自是【明朝败家子】水平越发的【明朝败家子】高超了,他开始孜孜不倦的【明朝败家子】说起如何巧妙破题。

  刘杰先是【明朝败家子】羞愧,可慢慢的【明朝败家子】,却又津津有味的【明朝败家子】听了起来。

  夜间的【明朝败家子】西山,在学堂这里,依旧是【明朝败家子】灯火通明,哪怕外间不知觉的【明朝败家子】又是【明朝败家子】大雪飞扬,也无人去关心。

  …………

  朱厚照今天没有留在西山上夜课,他直接入宫,就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直奔坤宁宫了。

  在坤宁宫外,他先是【明朝败家子】小心翼翼的【明朝败家子】寻了一个宦官询问:“父皇是【明朝败家子】在暖阁吗?”

  这宦官道:“回殿下的【明朝败家子】话,是【明朝败家子】,陛下至今还在暖阁召问诸臣。”

  “噢。”一下子的【明朝败家子】,朱厚照松了口气,随即就打起了精神,连胸膛都挺直了,神气活现的【明朝败家子】进了坤宁宫。

  坤宁宫的【明朝败家子】宦官连忙进去通报,没多久,朱厚照便入寝殿拜见母后。

  此时,张皇后正和太康公主各自在榻上坐着,一见到朱厚照来,张皇后露出了嫣然的【明朝败家子】微笑,太康公主朱秀荣则是【明朝败家子】不由自主的【明朝败家子】蹙眉。

  想到前些日子,朱厚照不知从哪儿捉了一只田鼠,吓得她是【明朝败家子】几夜都不敢睡,朱秀荣就难以露出好脸色,她故意将俏脸面向里侧,权当没有看到朱厚照。

  朱厚照先道:“见过母后,母后金安。”

  张皇后的【明朝败家子】笑容更盛了几分,却是【明朝败家子】言不由衷的【明朝败家子】责备道:“瞧瞧你,像泥猴儿一样,也不知到哪儿溜达了,天色这么迟了,你入宫做什么?”

  朱厚照没回答张皇后的【明朝败家子】话,却是【明朝败家子】看向了朱秀荣,啧啧道:“妹子……妹子……”

  朱秀荣缳首,故意拿起针线来,做女红。

  朱厚照讨了个没趣,便嬉皮笑脸的【明朝败家子】对张皇后道:“母后,儿臣这些日子都在学治国之道呢。”

  “治国之道?”张皇后狐疑地看着朱厚照:“哪个师傅教你的【明朝败家子】,你说来听听看。”

  朱厚照便神采飞扬地道:“何谓治国之道,就是【明朝败家子】吃也。”

  张皇后一愣,随即差点笑岔气:“若是【明朝败家子】吃便是【明朝败家子】治国,这治国也太容易了,你可别对着你父皇说这些,你父皇若知道,非打死你不可了,你也不看看,你父皇成日如履薄冰、脚不沾地的【明朝败家子】,治国,何其难啊,到了你这,就成吃了。”

  朱秀荣差点也笑出声来了,还好努力的【明朝败家子】绷住了俏脸上的【明朝败家子】笑,继续无事人一般的【明朝败家子】作着针线活。

  朱厚照便瞪大了眼睛道:“母后,你就有所不知了吧,所谓民以食为天,吃,不就是【明朝败家子】比天还大的【明朝败家子】事吗?百姓们有饭吃,便知足常乐,天下也就大治了,百姓们饿了,吃不饱,便要反,这难道就不是【明朝败家子】治国之道吗?父皇每日殚精竭虑,就是【明朝败家子】想要解决天下百姓们吃的【明朝败家子】问题啊,可惜他没本事,给百姓们找不着吃的【明朝败家子】,所以只好气喘吁吁,如老牛一般,却是【明朝败家子】依旧徒劳无功,呜呼哀哉!”

  朱厚照在西山,可是【明朝败家子】小朱秀才,跟读书人厮混久了,又跟着王守仁学习,这之乎者也,学的【明朝败家子】很精。

  张皇后皱了皱眉,表情有点复杂:“……”

  朱厚照便忙道:“玩笑而已,不过儿臣有一句话却是【明朝败家子】对的【明朝败家子】,便是【明朝败家子】民以食为天,这不,儿臣给母后还有妹子带好吃的【明朝败家子】来了,哈哈,很香的【明朝败家子】,你们稍待,儿臣已命御膳房将那好东西再去炸一炸。”

  张皇后随即便慈和的【明朝败家子】笑了,道:“难为你还有一些良心。”

  片刻之后,宦官们便端着两盘薯条来了。

  这是【明朝败家子】朱厚照自方继藩那儿打包打回来的【明朝败家子】。

  他打包来的【明朝败家子】本意,其实就是【明朝败家子】送来给母后和妹子吃的【明朝败家子】,好让母后和妹子都尝尝鲜。

  于是【明朝败家子】乎,他一屁股坐在了榻上,故意的【明朝败家子】紧挨着朱秀荣的【明朝败家子】身边,可朱秀荣依旧不想理他,娇躯挪了挪。

  朱厚照捏起了一根薯条,要往朱秀荣的【明朝败家子】樱桃小口里送:“来,妹子,先尝一尝。”

  朱秀荣撇过脸,道:“不吃,看着油腻腻。”

  朱厚照便有些恼了,想龇牙,可片刻功夫,又怂了,依旧嬉皮笑脸:“好好好,你不吃,这可是【明朝败家子】哥亲自种出来的【明朝败家子】,你不吃,母后和我吃。”

  这朱厚照和朱秀荣之间耍性情,乃是【明朝败家子】常有的【明朝败家子】事,张皇后早已见怪不怪了,不必去想,天知道朱厚照前几日又作了什么怪!

  张皇后倒是【明朝败家子】打量起了那薯条,目光流转。

  其实……她对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吃食没多大兴趣,皇家,什么东西不曾吃过?很稀罕吗?

  可听朱厚照说这是【明朝败家子】他自己种出来的【明朝败家子】,张皇后就不禁多了几分在意,不由道:“这叫什么?”

  “老方叫它土豆。”朱厚照老实回答道:“不过儿臣觉得这名儿俗气,该叫大将军果。”

  一听方继藩三字,朱秀荣的【明朝败家子】眉眼便微微一颤,长长的【明朝败家子】睫毛抖了抖,似要抬起眼帘,却很快又垂下,不露声色。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万古天帝  我欲封天  天涯八卦  完美世界  笔趣阁  超级吞噬系统  太初  理财知识  庆余年  锦衣夜行  飞剑问道  玄界之门  蜡笔小说  大符篆师  斗战狂潮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大医凌然  剑来  tplink  娱乐大头条  调教大宋  绝世唐门  神道丹尊  唐朝工科生  减肥方法  谍影风云  毕业论文网  房贷计算器  系统供应商  雪中悍刀行  毕业论文网  大族激光  天影  超级神基因  励志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