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九十一章: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捷报

第二百九十一章: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捷报

  弘治皇帝等萧敬退下了。

  他方才轻轻的【明朝败家子】用手指节磕着案牍,而这案牍上,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从锦州来的【明朝败家子】捷报。

  弘治皇帝缓缓抬眸道:“太子在西山如何?”

  宫里人果然是【明朝败家子】套路深啊。

  方继藩本还在预备着回答关于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问题,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欧阳志只是【明朝败家子】掩人耳目而已,皇上要问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太子,只是【明朝败家子】太子在西山的【明朝败家子】事,不便当着其他人的【明朝败家子】面询问罢了。

  无论任何时候,皇帝陛下依旧是【明朝败家子】最关心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无论当着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面破口大骂,还是【明朝败家子】一顿狠揍也好,这一点,天下人都明白。

  所以弘治皇帝突然问出这个问题,方继藩并不觉得意外。

  沉吟片刻,方继藩便道:“太子殿下在西山种粮读书,颇有几分诸葛孔明在卧龙山躬耕一般,倒还愉快。”

  弘治皇帝沉默了,半响才道:“朕希望他在西山能学会在东宫学不到的【明朝败家子】东西,卿家明白朕的【明朝败家子】意思吧?”

  方继藩点头。

  此时,弘治皇帝倒是【明朝败家子】失笑道:“朕只有这么个儿子,大明的【明朝败家子】天下,将来迟早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朕让你做少詹事,目的【明朝败家子】自是【明朝败家子】不言自明,你好好的【明朝败家子】做,朕希望你像教导欧阳志一般的【明朝败家子】对太子。”

  “……”

  这……臣妾……啊不,臣做不到啊。

  方继藩有点儿懵逼,教导欧阳志一样……

  他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未来的【明朝败家子】明武宗皇帝像个二货一般呆滞的【明朝败家子】坐在谨身殿里,无数大臣们唇枪舌剑,然后他老半天崩不出一个屁来。

  方继藩想了想,脸上露出了几分苦恼,却还是【明朝败家子】道:“其实欧阳志这个人,在臣的【明朝败家子】门生里,天分很糟糕,学问也很粗浅,臣一直看不上他,陛下,臣说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实言,认真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眉头皱了皱眉。所有人都将欧阳志当宝,你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厉害,将人家当草芥,可看方继藩如此认真的【明朝败家子】模样,弘治皇帝竟有点信了。

  然后,大抵,弘治皇帝心里颇为震撼,这方继藩……恐怖如斯。

  见弘治皇帝不言,方继藩便接着道:“不过请陛下放心,臣定当尽忠职守。”

  弘治皇帝不禁微微一笑:“你还是【明朝败家子】没明白朕的【明朝败家子】话啊,为天子者,首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宣德,所谓德才兼备,德在才先,朕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朕希望太子能够像欧阳志那般拥有高贵的【明朝败家子】品德。”

  “……”

  方继藩忍不住道:“陛下,其实臣的【明朝败家子】德行……比欧阳志要好,欧阳志只从臣身上沾了一点点德行,他的【明朝败家子】德行,比起臣和其他门生而言,不过尔尔。”

  “是【明朝败家子】吗?”弘治皇帝不置可否:“朕也会观人的【明朝败家子】,真以为朕糊涂?”

  方继藩心里忍不住吐槽了,陛下这眼力劲,居然还好意思说会观人,我方继藩三观奇正,为国为民,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此时,弘治皇帝目光一冷:“你在腹诽朕吧?”

  方继藩拨浪鼓似的【明朝败家子】连忙摇头:“没有,臣是【明朝败家子】个愚忠之人,腹诽君上的【明朝败家子】心思,连想都不敢想,臣心里只想着陛下鸿恩浩荡,千秋万代。”

  弘治皇帝露出微笑,只是【明朝败家子】这笑是【明朝败家子】似笑非笑,他定定地看着方继藩。

  却在此时,外头竟有宦官匆匆而来,道:“禀陛下,刘公、谢公、李公,会同兵部尚书马文升,求见。”

  弘治皇帝不禁一怔,略感惊讶,怎么……又去而复返了?

  弘治皇帝虽是【明朝败家子】感到狐疑,倒是【明朝败家子】不忘又对方继藩道:“记着朕的【明朝败家子】话,太子在西山若是【明朝败家子】不老实,你这少詹事也是【明朝败家子】责无旁贷。”

  话音落下,才将刘健等人宣进暖阁。

  刘健为首,几个人进来,都面带微笑,刘健道:“臣等冒昧,只是【明朝败家子】……刚出去不久,却撞到了通政司的【明朝败家子】人,听说又是【明朝败家子】辽东的【明朝败家子】奏报,还是【明朝败家子】欧阳修撰的【明朝败家子】奏本,臣等在想,既如此,不妨亲自送予陛下,臣等也想知道这欧阳修撰的【明朝败家子】奏报之中所言何事?”

  大家都很期待啊。

  虽然其他人都在吹捧欧阳志,可锦州城如何守城的【明朝败家子】经过,依旧没什么头绪,既然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所报来的【明朝败家子】,欧阳志肯定会大书特书一番关于坚守锦州的【明朝败家子】第一手资料,而今锦州之围已解,无论内阁还是【明朝败家子】兵部,现在都很愉快,如释重负了呀,公务上的【明朝败家子】事,也不怕耽搁这一时半刻了。

  弘治皇帝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趣,带着笑意接过了奏疏。

  他徐徐看下去,表情却又古怪起来,眉头深深的【明朝败家子】皱着,可有时,却又舒展,似乎是【明朝败家子】逐字逐句,因而看的【明朝败家子】很慢。

  良久之后,弘治皇帝一脸震撼,喃喃道:“此子……真君子也……”

  君……君子?

  方继藩一听君子二字,心里就哆嗦了,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明朝败家子】冒出了一个人物,岳……岳不群……

  对于君子,方继藩印象都不太好,比如那个完蛋的【明朝败家子】刘大夏,不也曾经号称是【明朝败家子】弘治三君子之一吗?

  方继藩可没看到他像君子,世上的【明朝败家子】事,真正坚守道德的【明朝败家子】人,就决不会四处嚷嚷,可一旦四处嚷嚷,让所有人都认为你是【明朝败家子】君子,那么只能说明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会来事,一个会来事的【明朝败家子】人,算是【明朝败家子】真君子吗?

  这样说来,我方继藩才是【明朝败家子】真君子啊,只是【明朝败家子】我心里苦,心中的【明朝败家子】道德和正义感,秘而不宣,不为外人所知罢了,谁有见过我方继藩逢人就说自己仁义道德吗?没有!

  此时,刘健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道:“陛下,这奏疏之中……”

  弘治皇帝这才猛地抬眼,道:“奏疏之中,列举了许多人的【明朝败家子】功绩,从指挥何岩、巡按李善,再到中官刘宝以降,几乎这锦州,他欧阳志能叫得上名的【明朝败家子】人,统统都被欧阳志列入其中,唯一没有列入的【明朝败家子】,恰是【明朝败家子】他欧阳志,反而他还反省了自己在坚壁清野时害死了十三名百姓的【明朝败家子】事,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报捷的【明朝败家子】奏疏,这是【明朝败家子】一份请罪的【明朝败家子】奏疏啊。”

  请……罪……

  众人面面相觑。

  方继藩第一个反应就是【明朝败家子】……老实人。

  刘健摇摇头,苦笑道:“真是【明朝败家子】个忠厚的【明朝败家子】人啊,倘若不是【明朝败家子】何岩等人的【明朝败家子】密奏,或许在陛下和老臣等人的【明朝败家子】心里,单凭这份奏疏,他欧阳志不但无功,反而有过了。”

  马文升也是【明朝败家子】君子,和刘大夏一样,都属于弘治三君子之一。

  他突然发现,刘大夏没了,这弘治三君子变成了二君子,二这个词,听着……总有点怪怪的【明朝败家子】,现在似乎,一个冉冉的【明朝败家子】君子腾腾而起。

  他不禁也甚感欣慰地道:“何岩的【明朝败家子】奏疏是【明朝败家子】直接发往兵部的【明朝败家子】,事先肯定没有必要和欧阳志言明,这欧阳志不肯彰显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功劳,大功当前,却能克制自己,反省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过失,臣不及他。”

  谢迁亦感慨道:“此等忠厚之人,老夫已是【明朝败家子】许多年不曾见过了,反是【明朝败家子】争权夺利的【明朝败家子】小人见得多了,这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德行,老臣佩服。”

  李东阳则是【明朝败家子】若有所思地道:“臣倒是【明朝败家子】想起一件事,就在鞑靼人袭击锦州之前,欧阳志也上过一份奏疏,当时他人微言轻,臣虽然看过之后直接拟了票,呈送入宫,可能陛下也没在意,直接就送去司礼监束之高阁了,这份奏疏,若是【明朝败家子】臣记得没错的【明朝败家子】话,也是【明朝败家子】请罪,说这坚壁清野之事,他愿一力承担。”

  “……”方继藩眨了眨眼,现在他倒没有吭声了。

  却仿佛,一下子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论起装逼,自己竟不如欧阳门生,果然圣人说得对,三人行、必有我师。

  弘治皇帝甚有感触:“倘若朕的【明朝败家子】臣子,个个如他这般,三省吾身,绝不与人争功,也绝不推诿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过失,这才是【明朝败家子】我大明之幸啊。历朝历代,有才者如过江之鲫,可德才兼备者又有几人?欧阳志,足以担当朕的【明朝败家子】腹心之臣,下旨吧,命翰林修文,旌表欧阳志,命人传抄天下,咸使闻之。”

  这意思是【明朝败家子】,向天下人表彰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功绩和品德,也等同是【明朝败家子】将其列为表率,使其成为天下读书人的【明朝败家子】楷模。

  刘健等人,也是【明朝败家子】感触万千,宦海沉浮得久的【明朝败家子】人,哪一个不是【明朝败家子】早就看清了人性?虽然表面上不说,可心底深处,多少也都知人心险恶。

  而欧阳志,就如一道光,瞬间使暖阁中的【明朝败家子】君臣们为之赞赏,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真不多见了。

  你可以笑他是【明朝败家子】愚蠢,不懂得趋利避害,不知人间险恶,不知变通。

  可无论如何,对于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最终你还是【明朝败家子】得肃然起敬,因为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你是【明朝败家子】无法做到他这般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抿了抿嘴,道:“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门生,想来就会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恩师,方继藩,你做的【明朝败家子】很好……”

  深深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似乎弘治皇帝眼底里满是【明朝败家子】欣慰,他有些放心了。

  就算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品性,到了欧阳志那儿打个对折,方继藩再教导太子,太子的【明朝败家子】德行在方继藩这儿,再打一个对折,那也有两成五欧阳志那般的【明朝败家子】德行,这已足以让弘治皇帝欣慰了。

  弘治皇帝深深地看着方继藩道:“记住朕方才说的【明朝败家子】话。”

  方继藩有点看不懂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眼神,是【明朝败家子】佩服自己呢,还是【明朝败家子】佩服欧阳志呢?罢了,这样的【明朝败家子】问题,多想无益!

  方继藩老老实实的【明朝败家子】道:“臣……遵旨。”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魔神狂后  都市之神级宗师  斗罗大陆  混沌剑神  民国谍影  网游之修罗传说  琴帝  最强特种兵王  南方财富网  极品家丁  神藏  南方财富网  娱乐大头条  超级兵王  龙王传说  头条新闻  超品相师  异界无敌系统  帝道独尊  绝世唐门  管理资料下载  九鼎记  仙逆  凡人修仙传  健康报网  中华康网  庆余年  凡人修仙传  唐朝工科生  据说娱乐网  太监武帝  超级兵王  莽荒纪  大明春色  国色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