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七十八章:重赏

第二百七十八章:重赏

  弘治皇帝赶到暖阁,坐定。

  刘健已来了。

  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刘健先苦笑:“叨扰了陛下,实是【明朝败家子】万死。”

  “不说这些。”弘治定了定神道:“自土木堡以来,大明一直支持鞑靼,对瓦剌穷追猛打,瓦剌已衰落了数十年,日益流血,已是【明朝败家子】筋疲力尽,败亡只在即日。可即便如此,朝廷还是【明朝败家子】一味对鞑靼人纵容,究其原因……”

  弘治皇帝顿了顿,才道:“还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仇恨,蒙蔽了我们的【明朝败家子】眼睛啊。”

  这是【明朝败家子】一声感慨,可感慨之后:“该来的【明朝败家子】,始终会来,鞑靼人狼子野心,已是【明朝败家子】昭然若揭,袭锦州……这小王子,打的【明朝败家子】真是【明朝败家子】好算盘。”

  “幸亏了太子殿下和方继藩啊。”刘健此时忍不住接口道。

  十数年来的【明朝败家子】天下承平,已让这满朝都有些麻痹了。刘健想想都觉得后怕,倘若事前不是【明朝败家子】太子和方继藩二人拼了命的【明朝败家子】做出安排,现在还不知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光景呢。

  “太子……”弘治皇帝脸上表情似笑非笑,接着自御案里抽出一份书信,交给了萧敬:“萧伴伴,给刘卿家看看吧。”

  萧敬也一早起来了,听说真的【明朝败家子】袭了锦州,也是【明朝败家子】吓了一跳。

  他其实觉得有点坑,因为东厂在此之前,没有得到丝毫的【明朝败家子】情报,这堂堂东厂,竟还不如一个方继藩呢。

  因而,他显得有些胆战心惊,生怕陛下怪罪。

  现在陛下突然提到了书信,猛地……萧敬想起了什么。

  昨日的【明朝败家子】书信……

  这刘瑾……真是【明朝败家子】个不折不扣的【明朝败家子】坑货啊。

  该怎么说来着?

  刘公公视功名利禄于浮云焉,散尽家财,也要将这功劳推出去,顺道儿,再坑一把太子殿下……

  萧敬低眉顺眼着,可老脸却抽了抽,平时怎么不见这位刘公公,有如此德行呢,果然……这家伙,还嫩着呢。

  萧敬将书信转呈刘健。

  刘健一脸的【明朝败家子】奇怪,接过了书信,打开,愣住了。

  他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这的【明朝败家子】确是【明朝败家子】刘瑾的【明朝败家子】所写的【明朝败家子】信,书信之中,将坚壁清野的【明朝败家子】一切干系都推给了方继藩和欧阳志。

  这样说来,这示警和太子殿下没有丝毫关系?太子殿下之所以和方继藩一起起哄,只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和方继藩关系好?

  是【明朝败家子】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吗……

  还有坚壁清野,竟也和他刘瑾没有丝毫关系,都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独断专行,刘瑾在书信里,居然痛骂欧阳志害民。

  “……”

  一个宦官,满口军民百姓,如何的【明朝败家子】可怜,站在百姓的【明朝败家子】立场,抨击一个翰林……

  如此拳拳爱民之心,真是【明朝败家子】……罕见啊……

  怕是【明朝败家子】自大明开国以来,也没有如此义正言辞的【明朝败家子】宦官了吧。

  放下了书信,刘瑾很震惊,随即道:“这么说来,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示警,也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暗中怂恿了太子殿下,又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在锦州力排众议,贯彻坚壁清野之事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深深地吸了口气,才道:“从书信上看,大抵就是【明朝败家子】如此了,不过……太子毕竟年幼,他能懂什么,可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年纪……”

  摇了摇头,弘治皇帝似乎开始慢慢接受了天才和蠢材的【明朝败家子】事实。

  过了一会儿,大臣们也纷纷的【明朝败家子】到了。

  他们连夜入宫,个个气喘吁吁的【明朝败家子】,尤其是【明朝败家子】兵部尚书马文升,脸色惨然,他觉得自己这兵部尚书越发没有滋味了。

  此前,信誓旦旦的【明朝败家子】说鞑靼人理应不会进攻辽东,可事实就在眼前,这是【明朝败家子】实实在在的【明朝败家子】打脸啊!

  虽然说起来,他这个兵部尚书,其实未必有太大的【明朝败家子】责任,因为这等战事的【明朝败家子】预判,本就是【明朝败家子】下头官吏们负责,尚书是【明朝败家子】不负责具体细务的【明朝败家子】,可虽如此,马文升还是【明朝败家子】觉得有些羞愧。

  他见了弘治皇帝,连忙皇城惶恐地拜倒道:“老臣万死。”

  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倒没有动怒,而是【明朝败家子】道:“起来吧,兵部没有想到,你没有想到,朕也没有想到。”

  正说着,带着一双黑眼圈的【明朝败家子】朱厚照也急匆匆的【明朝败家子】到了,他正努力地压抑着内心的【明朝败家子】兴奋,站定就问道:“父皇,果然鞑靼人攻锦州了?”

  声音,竟隐隐的【明朝败家子】带着几分激动。

  这其实可以理解的【明朝败家子】,被人误解了这么久,尤其还被御史不间歇的【明朝败家子】弹劾,朱厚照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好了,果然攻锦州了,这不就证明了本宫是【明朝败家子】正确的【明朝败家子】吗?看那些御史,谁还敢胡言乱语?

  可方继藩自朱厚照身后入阁,却标准的【明朝败家子】给朱厚照做了一个示范……

  “臣惊闻噩耗,悲不自胜,陛下,锦州十万军民,朝夕不保,陛下定是【明朝败家子】忧心如焚,也请陛下节哀。”

  “……”

  朱厚照看了看方继藩……

  他倒是【明朝败家子】很快的【明朝败家子】学以致用,顿时绷着脸,露出了沉痛之色,哀伤地道:“是【明朝败家子】啊,是【明朝败家子】啊,儿臣也甚为痛心,心痛得很。”

  弘治皇帝则是【明朝败家子】目光不善地瞪了朱厚照一眼,不过此时,他也没心思搭理朱厚照,而是【明朝败家子】深深地看了方继藩一眼道:“方卿家,你的【明朝败家子】脑疾,好了一些吗?”

  “好了一些。”方继藩道。

  弘治皇帝温和地道:“少年人,更要格外的【明朝败家子】爱惜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身体啊。”

  “谢陛下关心,陛下……”

  这一次,弘治皇帝没有因为方继藩即将而来的【明朝败家子】奉承而反感,只是【明朝败家子】微微一笑道:“还是【明朝败家子】说正事吧,事情,你们大抵是【明朝败家子】知道了,鞑靼人袭锦州,更可怕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事先竟是【明朝败家子】密不透风,鞑靼人来去如风,而今锦州危急,朕召你们来,有两件事,这第一件……便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在锦州那里有十万军民百姓,足足十万人啊,他们在辽东,为咱们大明卫戍边镇,关外乃苦寒之地,和咱们在京里的【明朝败家子】这些人相比,朕和你们,在这温暖如春的【明朝败家子】殿里,他们则是【明朝败家子】饥寒交迫,朝廷本就对不住他们,可如今呢,若不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看穿了鞑靼人的【明朝败家子】意图,若不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当机立断,在锦州便宜行事,顶着巨大的【明朝败家子】压力,这十万人,定必葬送在鞑靼人的【明朝败家子】屠刀之下。”

  众人默不作声。

  其实所有人都是【明朝败家子】震惊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预言的【明朝败家子】事,发生了。

  到了他们这个身份的【明朝败家子】人,是【明朝败家子】不可能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神仙鬼怪的【明朝败家子】。

  唯一的【明朝败家子】解释就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此人,独具慧眼,小小年纪,其心智,实是【明朝败家子】异于常人,用装逼一点的【明朝败家子】话来说,此非常人也。

  朱厚照满怀希望地看着自己父皇,却见父皇竟没有提起自己,不禁有点小小的【明朝败家子】失望。

  这到底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亲爹呢?

  明明当初是【明朝败家子】他和方继藩一同顶着巨大的【明朝败家子】压力的【明朝败家子】啊。

  弘治皇帝朝萧敬使了个眼色,萧敬会意。

  接着,一沓沓奏疏搬到了御案,弘治皇帝指了指这一沓沓的【明朝败家子】奏疏,平静地道:“这些奏疏,朕都留中不发,全是【明朝败家子】朕的【明朝败家子】御史还有六科给事们送来的【明朝败家子】。弹劾的【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件事,那就是【明朝败家子】太子和方继藩矫旨,这是【明朝败家子】何其大的【明朝败家子】罪证啊……”

  终于说到自己了,朱厚照恨不得泪流满面。

  可接着,弘治皇帝继续道:“诸卿想一想,方继藩到底顶着多大的【明朝败家子】压力啊,倘若不是【明朝败家子】心里怀着忠心,不是【明朝败家子】怀着对苍生的【明朝败家子】怜悯之心,他完全可以故作不知,也不会有人责怪于他。”

  “……”朱厚照有点懵,不对啊,明明方才说御史们弹劾自己和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怎么到头来,只有方继藩一个承受了巨大的【明朝败家子】压力……

  此时,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声音渐渐严厉起来:“由此可见,这忠臣不是【明朝败家子】靠这些奏疏里的【明朝败家子】所谓仗义执言叫喊出来的【明朝败家子】,什么是【明朝败家子】仗义执言,方继藩这才是【明朝败家子】仗义执言,朕与士大夫治天下,对他们,历来宽宏,可此次,若是【明朝败家子】不严惩几个挑衅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御史,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冤屈,如何洗清?传旨下去,所有上奏的【明朝败家子】翰林和给事中,俱都罚俸三年!”

  众人默然无声,到了现在,对于这个处置,谁也说不出个不是【明朝败家子】来。

  弘治皇帝接着道:“还有欧阳志,区区一个翰林修撰,心怀家国,以百姓为念,他位居几品?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从六品而已,从六品的【明朝败家子】修撰,在锦州,面对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三品的【明朝败家子】指挥,是【明朝败家子】巡按,是【明朝败家子】中官,这些人,哪一个不是【明朝败家子】位高权重,哪一个不是【明朝败家子】在锦州盘根错节,他能在没有朝廷授意的【明朝败家子】情况之下,力主坚壁清野,这份魄力,让朕刮目相看啊。”

  对于欧阳志,弘治皇帝一直是【明朝败家子】喜欢的【明朝败家子】,就喜欢他这沉稳劲,比起方继藩,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这个门生,在性子上,确实深受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欣赏。

  所以弘治皇帝更是【明朝败家子】丝毫没有掩饰对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欣赏,很是【明朝败家子】真切地道:“此乃麒麟也,读书人中,能做到如此勇于任事,已是【明朝败家子】罕见了,要重赏!”

  相比起方继藩而言,刘健等人,多少是【明朝败家子】与方继藩保持一些距离的【明朝败家子】,一方面方继藩乃是【明朝败家子】勋贵之后,大家压根不是【明朝败家子】一条线上,另一方面,方继藩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而反观欧阳志,刘健就极欣赏了!

  所以此时听了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话,刘瑾捋须,亦不由面带笑容的【明朝败家子】道:“老臣早看此子乃可造之材,年纪轻轻,能稳健如此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不多见,此子再稍加磨砺,足以担当大任了。”

  ………………

  第二更来了,老虎继续去努力第三更,尽量早点送来,嗯,最后求点票儿,看到有同学说,这票,就得求,不然大家都不知道老虎需要的【明朝败家子】,老虎感谢这番好意,也贯彻起来了!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独断大明  太初  吞噬星空  妙手心医  99养生网  毕业论文网  玄界之门  牧神记  开天录  修罗武神  极品透视  从零开始  大明春色  星战风暴  经典语录  天才相师  圣龙图腾  魔天记  大道争锋  全球高武  太初  星座网  落秋中文  神道丹尊  恶魔法则  如意小郎君  全职武神  系统供应商  魔神狂后  据说娱乐网  调教大宋  大王饶命  女性健康  美食供应商  星辰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