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五十一章:与众不同

第二百五十一章:与众不同

  朱厚照显然不知道,科举制度的【明朝败家子】确立,也就是【明朝败家子】他口里所骂的【明朝败家子】狗娘养的【明朝败家子】,和他的【明朝败家子】几个先祖分不开关系。

  见朱厚照一脸懵逼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其他读书人立即开始不理他了。

  怎么看着,像一个招摇撞骗的【明朝败家子】小骗子啊。

  朱厚照居然乐了,不理就不理呗,本宫很稀罕你们么?治五经,哼哼,别让本宫做了皇帝,等将来登基了,第一件事便是【明朝败家子】让你们读书人治九十九经,到时教你们哭都来不及呢!

  其实朱厚照已来这里上了几堂夜课,都是【明朝败家子】傍晚时分开始上,有时是【明朝败家子】王守仁讲授,有时是【明朝败家子】唐寅,有时是【明朝败家子】徐经。

  王守仁的【明朝败家子】课最有意思,因为只要这位王夫子一到,这儿顿时便会吵翻天,唇枪舌剑,王夫子和他们滔滔不绝的【明朝败家子】辩论,而有时候,一些拥护王夫子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便是【明朝败家子】那些有些二,美滋滋的【明朝败家子】自称自己是【明朝败家子】方门走狗的【明朝败家子】家伙们,也会代王夫子和他们争辩。

  朱厚照看着他们一个个如好斗公鸡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如痴如醉,恨不得为他们擂鼓助威,他毕竟是【明朝败家子】唯恐天下不乱的【明朝败家子】人啊。

  唐寅的【明朝败家子】课,就让人昏昏欲睡了,他谈诗,谈画,解析古往今来的【明朝败家子】一些精美辞赋,口中所吐露的【明朝败家子】,都是【明朝败家子】美好的【明朝败家子】事物,可是【明朝败家子】让人感觉没劲呀。

  徐经讲授他的【明朝败家子】天文地理,不过徐经比较可怜,他一登台,读书人们就已经走了个七七八八,只有一群学童,乖乖地坐在那儿,不能走。

  可只要是【明朝败家子】徐经的【明朝败家子】课,朱厚照每一次都美滋滋的【明朝败家子】坐在后头,对这天文地理的【明朝败家子】事,他反而极有兴趣,听的【明朝败家子】极为认真。

  徐经其实是【明朝败家子】个很风趣的【明朝败家子】人,而且徐家整理了来自于南宋大量的【明朝败家子】书籍,且多是【明朝败家子】风土人情,天文地理,再加上徐家数代人在整理的【明朝败家子】过程之中,也将这些烂熟于心,因而信手捏来,都是【明朝败家子】许多的【明朝败家子】趣闻。

  譬如南宋时,泉州的【明朝败家子】异域商贾饮食习惯,譬如宋时大量的【明朝败家子】海船出海,沿途所经的【明朝败家子】诸国有什么习俗,譬如四川布政使司的【明朝败家子】大川如何险峻。

  明明朱厚照也知道蜀道难,可到底难在何处,却只是【明朝败家子】懵懂的【明朝败家子】概念,于是【明朝败家子】乎,徐经则通过前人的【明朝败家子】笔记,讲述许多的【明朝败家子】细节。

  朱厚照发现这位徐先生的【明朝败家子】课实是【明朝败家子】有趣极了,有时候,他会开始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难怪看古人在某地作战,区区数百人就可以阻止数万大军,这竟和那里的【明朝败家子】地势有关。若是【明朝败家子】徐经不细致的【明朝败家子】讲明这地势的【明朝败家子】可怕,朱厚照至今也只是【明朝败家子】从兵书之中总结了寥寥一句山势险峻,便一笔带过,现在脑海里却有了许多初步的【明朝败家子】概念。

  他甚至听了徐经的【明朝败家子】课后,终于明白了为何自己和老方打的【明朝败家子】赌会输了!

  米鲁的【明朝败家子】藏匿地点,他原以为是【明朝败家子】在龙泉寨,可老方咬死了是【明朝败家子】石涧寨,而他现在方才明白,原来这和地势也有关系,舆图里所显出的【明朝败家子】地势,毕竟不够全面。

  当然,朱厚照如此勤快的【明朝败家子】跑来,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他信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邪,深信自己能让父皇对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印象彻底改观。

  可是【明朝败家子】……似乎也没什么改观啊。

  不过不要紧,要相信老方,若是【明朝败家子】这家伙糊弄本宫,本宫就抓着他的【明朝败家子】门生们揍一顿。

  就在这时,有人道:“王先生来了……”

  只见以王守仁为首,唐寅和徐经也都到了。

  看了看日头,恩师八成还在睡觉,他们不敢叨扰恩师。

  至于欧阳志三人,他们太老实,在翰林院里被人点得团团转,即便是【明朝败家子】沐休,还被叫去整理典诏。

  他们一出现,许多读书人都围拢了过来。

  王守仁一一朝他们颔首。

  读书人就是【明朝败家子】这样,即便是【明朝败家子】来砸场子的【明朝败家子】人,这刚一见面,该寒暄的【明朝败家子】还是【明朝败家子】要寒暄,彼此之间相互作揖,要说一声有礼。

  刘健则远远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一脸若有所思……

  一个小小的【明朝败家子】翰林编修,竟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受人追捧……这令他想起了昨日的【明朝败家子】吴世忠!

  想到吴世忠,他不禁沉了沉眉,他倒是【明朝败家子】要好好看看这王守仁能灌人什么迷汤。

  至于太子殿下……

  一见到太子殿下喜滋滋的【明朝败家子】迎上去,刘健就不由的【明朝败家子】忧心忡忡,他对身边的【明朝败家子】刘杰道:“太子殿下……似乎不是【明朝败家子】在学正经的【明朝败家子】东西啊。”

  刘杰默不作声,沉默了很久,才道:“父亲何出此言?”

  刘健叹了口气道:“太子殿下若是【明朝败家子】读四书,便昏昏欲睡,倘若学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圣人经典,便会露出怏怏不乐之色,若是【明朝败家子】让他好好读书,他就作苦恼状,可你看他现在一脸喜笑颜开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倘若是【明朝败家子】正经学问,他会如此兴致勃勃吗?”

  “……”刘杰不知该如何接话了,只好道:“父亲,要不要上去看看?”

  刘健摇了摇道:“就在此吧。”

  这里靠着一座茶楼,所以门前摆了几个茶桌,是【明朝败家子】给悠闲的【明朝败家子】人坐在此喝茶的【明朝败家子】,毕竟不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都喜欢在喧闹的【明朝败家子】店里喝茶。

  叫人上了茶,刘健抿了一口。

  一旁的【明朝败家子】刘杰道:“听说这里的【明朝败家子】特产乃是【明朝败家子】薯干,父亲要不要尝一尝?”

  刘健不禁露出了微笑,道:“不知为何,但凡沾上薯的【明朝败家子】东西,为父便有兴趣,去让伙计取来吧。”

  另一边,众人本以为王守仁一到,就要开始入学堂读书了。

  谁料,王守仁却是【明朝败家子】道:“今日沐休,既然不必上夜课,那么不妨趁着这几日沐休,我们上几堂与众不同的【明朝败家子】课。”

  读书人们默然了。

  那些来砸场子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更是【明朝败家子】有点郁闷。

  毕竟搜肠刮肚的【明朝败家子】,连讥讽方学的【明朝败家子】道理都准备好了,可现在这是【明朝败家子】怎么着,不进学堂辩论了?

  说着,王守仁给一旁的【明朝败家子】徐经使了个眼色。

  徐经很幽怨啊,多了这么一个师弟,使自己地位一下子一落千丈!尤其让人咬牙是【明朝败家子】,恩师看不起自己,居然不让自己去讲授学问,自己好歹也是【明朝败家子】二甲进士好嘛,却让自己去教授天文地理,这天文地理,毕竟只是【明朝败家子】杂学,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摆明着说自己学问不够精深嘛。

  可没法子,师命不可违啊!

  而至于这位师弟……

  徐经朝王守仁笑了笑,他可是【明朝败家子】和王师弟同屋睡觉的【明朝败家子】,这位王师弟性子古怪,还会武功,连恩师都不敢在他面前骂太过份的【明朝败家子】话,他会傻得自己作死吗?

  徐经接着便去吩咐,随即给每一个读书人,竟发了一个锄头。

  朱厚照手握着锄头,就好像是【明朝败家子】握着一柄刀剑一般,很激动。

  此时,王守仁大声道:“前些日子夜课,若是【明朝败家子】来听过课的【明朝败家子】人,想来也知道,吾时常说,同理之心,若无同理之心,那么大道再简单,再如何知行合一,亦不过是【明朝败家子】背离了读书的【明朝败家子】初衷。圣人求仁政,仁政即良知,可光有良知无用,因而,你们随我来。”

  于是【明朝败家子】王守仁走在了前头,没多久,带着一干兴奋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居然来了一片荒芜的【明朝败家子】地里。

  只见在这里,一群庄户正在开垦,他们举着锄头,卖力地翻着土地,现在天气虽已寒了,可庄户们却已汗流浃背。

  王守仁什么都没有说,率先拿着锄头,开始默默的【明朝败家子】和庄户们一道开始翻地。

  “这……这是【明朝败家子】何意?我们是【明朝败家子】来求学的【明朝败家子】啊,为何要做这等勾当?”许多人迟疑起来。

  那来找茬的【明朝败家子】人,更是【明朝败家子】抱怨连天。

  可王守仁没有在乎他们的【明朝败家子】流言蜚语,却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人默默的【明朝败家子】开始开垦着荒地,他不疾不徐,显然对这开垦已有心得,显得很熟稔。

  一个读书人最终还是【明朝败家子】走上了地里,口里道:“既然先生翻,学生也来试试。”

  有人打头,接下来,许多人陆陆续续也开始加入。

  虽然还不明白王守仁的【明朝败家子】意图,可朱厚照看着有趣,很快也加入进去。

  他想表现一下平时的【明朝败家子】弓马功夫,嗷嗷叫一声,举着锄头狠狠的【明朝败家子】砸入了地里,顿时……双臂发麻,脑子嗡嗡响。

  厉害,厉害,这垦荒的【明朝败家子】学问,竟比弓马还多啊。

  于是【明朝败家子】他学乖了,也开始收了气力,深呼吸,尝试着慢慢掌握节奏。

  其他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就不太好受了,许多人都是【明朝败家子】五谷不分,四体不勤,连扛起锄头都觉得费力。

  不过表率的【明朝败家子】作用毕竟是【明朝败家子】无穷的【明朝败家子】。

  王守仁默不作声的【明朝败家子】做了表率,即便是【明朝败家子】那些来找茬的【明朝败家子】人,也加入了农垦之中。

  一炷香之后,许多人已经是【明朝败家子】累得气喘吁吁,此时,王守仁直了腰,道:“马上要出太阳了,去取斗笠来,莫要将人晒坏了。”

  远处那些庄户,也好奇地打量着这些姿势古怪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倒是【明朝败家子】乐了。

  送来的【明朝败家子】不只是【明朝败家子】斗笠,还每人一条汗巾,很没有形象的【明朝败家子】,这些读书人们争先恐后的【明朝败家子】搭在脖子上,倒不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天气热,而是【明朝败家子】这耕作下去,额上的【明朝败家子】汗便哗哗落下来,若是【明朝败家子】不隔三差五擦一擦,浑身都难受。

  朱厚照体力好,不过很快,却也开始气喘吁吁起来。

  而此时,刘健已渐渐步行到了远处,他没有过分的【明朝败家子】靠近,看着一群读书人在地里挥汗如雨,不禁……愕然。

  他们……这……是【明朝败家子】……在耕地?

  “父亲……父亲……”刘杰已追了上来。

  他刚想说什么。

  却见父亲一言不发,一副的【明朝败家子】不可思议状。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贞观大闲人  剑来  无限进化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文吧  明朝败家子  五行天  官途  异世界的美食家  太监武帝  社保查询网  毕业论文网  民国谍影  龙组兵王  名人名言  带着仓库到大明  众安驾校  三寸人间  星座网  三界红包群  中华养生网  酒神  校园全能高手  全职武神  佣兵的战争  好名字  三国之天下霸业  带着仓库到大明  伏天氏  寒门崛起  三界红包群  武帝重生  99养生网  超神机械师  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