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二十八章:挡我者死

第二百二十八章:挡我者死

  刘健作为内阁首辅大学士,他的【明朝败家子】建议,某种程度而言,相当于是【明朝败家子】整个文官系统向皇帝表明了态度。

  昔有秦皇派徐福出海求仙药,关于此事,人们是【明朝败家子】唾弃的【明朝败家子】。

  因为秦皇是【明朝败家子】为了一己私利。

  可今有弘治皇帝派人出海求粮种,这……便是【明朝败家子】大功德了。

  说实话,当方继藩说出这番话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其实弘治皇帝若是【明朝败家子】不下旨去求粮种,只怕这消息流传出去,天下军民都会认为当今皇帝漠视民生吧。

  可到底怎么求,是【明朝败家子】寻到这个传闻中的【明朝败家子】国家,与之建立贸易往来或是【明朝败家子】使其朝贡,还是【明朝败家子】最后谈崩了,干他NIANG的【明朝败家子】一票,这就不得而知了。

  可至少,你现在得知道这个国家在哪里,确定好位置,再徐徐图之,就算在弘治皇帝任上无法实现,可弘治皇帝还有儿子,儿子还会生孙,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可显然,弘治皇帝是【明朝败家子】个操劳的【明朝败家子】命,他绝不会将此等麻烦的【明朝败家子】事推卸给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子孙。

  显而易见,整个大明,接下来将会对整个极西之国,虎视眈眈。

  方继藩心里唏嘘,倘若……当真有这么个极西之国,现在这国的【明朝败家子】国主已经喷嚏连天了吧,几千万张冒着绿光带着饥饿的【明朝败家子】眼睛的【明朝败家子】眼睛,一个个在咧着嘴,龇着牙,磨刀霍霍啊。

  而刘健的【明朝败家子】另一层意思是【明朝败家子】……不惜一切代价。

  弘治皇帝已是【明朝败家子】了然了:“此国竟也知我大明?”

  “知道啊。”方继藩点头,他必须给弘治皇帝更大的【明朝败家子】希望……

  素来故事开了头,后面就好说了,于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不带犹豫的【明朝败家子】就道:“那胡商说,当初三宝太监下西洋,曾至不刺哇,该国与不刺哇也有交往,因而才自不刺哇国口中,得知我大明盛况,因而更为忌惮。”

  “……”

  不剌哇国便是【明朝败家子】非洲索马里,当初下西洋时,郑和曾抵达过那里。

  弘治皇帝则是【明朝败家子】疑惑地道:“不剌哇?”

  一旁的【明朝败家子】萧敬忙低声道:“奴婢在看三宝太监事迹时,听见过此名,此国国人如黑炭,其国在西洋深处。”

  一下子,所有人欢欣鼓舞起来,一个个喜上眉梢。

  倘若那极西之国犹如仙岛一般,缥缈无踪,大家两眼一抹黑,还真是【明朝败家子】难办。

  可既然在不剌哇国有此国的【明朝败家子】消息,就好办了,当初三宝太监,不就曾去过那里吗?老祖宗们能去,我们自然也可以!

  宏图大业,不,是【明朝败家子】万千百姓的【明朝败家子】生计,就在眼前啊。

  希望之火更浓了,许多人兴奋起来,大殿里,气氛活络起来。

  “臣以为,该立即督造大船,效仿三宝太监出海,先寻觅不剌哇国踪迹,再顺藤摸瓜,那极西之国,也就相距不远了。”

  “陛下,当初若是【明朝败家子】三宝太监继续向西,或许……文皇帝时,大明便已获良种了啊。”

  许多人唏嘘起来,仿佛每一个人都和一个巨大的【明朝败家子】宝藏失之交臂。

  这下西洋,瞬间有了一个新的【明朝败家子】意义,从前所谓的【明朝败家子】下西洋,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带来万国来朝,可渐渐的【明朝败家子】,大家意识到,这玩意虽得了虚名,不够实在,所以反对的【明朝败家子】人说这是【明朝败家子】浪费民力。

  下西洋还会带来需要奇珍异宝,带来财富。

  可许多人更加跳脚,大明是【明朝败家子】不重商的【明朝败家子】,不视钱财如粪土,怎么好意思自称自己是【明朝败家子】读书人和士大夫呢,朝廷怎么可以做买卖呢?

  而现在,却是【明朝败家子】求粮种,是【明朝败家子】活命的【明朝败家子】家伙呀,有此粮种,甚至是【明朝败家子】太平盛世啊,怕是【明朝败家子】尧舜都要比不上了。

  转眼之间,解决掉百姓们饿肚子的【明朝败家子】问题,民以食为天,谁还敢反对。

  弘治皇帝红光满面,他眼里带着希望的【明朝败家子】光泽。

  他振作起来,道:“马卿家。”

  兵部尚书马文升上前道:“臣在。”

  “兵部立即按三宝太监旧法,督造舰船,操练军士……”弘治皇帝沉默了片刻,又道:“所需公帑,户部应予一切所需,若是【明朝败家子】还不够,宫中内帑亦可支取一些。”

  这一次,他十分的【明朝败家子】大方。

  没什么可说的【明朝败家子】了,钱是【明朝败家子】小事,这是【明朝败家子】大是【明朝败家子】大非的【明朝败家子】问题。

  听到这里,方继藩心里笑了!

  转眼之间,一场新的【明朝败家子】下西洋开始了,这一次,大明将更有决心的【明朝败家子】下海,支起风帆,朝着海洋最深处前进,他们将见识无数的【明朝败家子】人土人情,与无数国家进行交流,取长补短。将来若是【明朝败家子】有一天,可能真的【明朝败家子】找到了玉米,这玉米可能也未必如方继藩所述的【明朝败家子】那般神奇,可至少,会有一些安慰,至少应该是【明朝败家子】值得票价的【明朝败家子】。

  至于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夸大其说,大不了到时候被拉出去揍一顿罢了。

  可这有什么关系摹久鞒芗易印控?我方继藩为国为民,久经核心价值观的【明朝败家子】熏陶,就算是【明朝败家子】被打的【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爹都不认得自己,那也是【明朝败家子】值得的【明朝败家子】啊。

  当然……方继藩眼角余光,扫向了刘大夏。

  刘大夏方才还在乐呢,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明朝败家子】珍珠米和玉米。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自己该写一篇洋洋洒洒的【明朝败家子】文章,称颂这件事,如此才不负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君子之名。

  可渐渐的【明朝败家子】,他脸色越来越僵硬,尤其是【明朝败家子】当弘治皇帝要求兵部尚书马文升依三宝太监之法,制造舰船,准备进行第八次下西洋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他的【明朝败家子】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一种不妙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马文升沉默了,他低垂着头,没有吭声。

  殿中,也安静了下来。

  弘治皇帝显然对于三宝太监下西洋时的【明朝败家子】所有资料俱都销毁并不知情,可能这件事,对于刘大夏而言,可歌可泣,值得大书特书,这是【明朝败家子】他人生中最荣耀的【明朝败家子】时刻。

  而作为天子,天下这么多的【明朝败家子】大事,一些兵部存档的【明朝败家子】资料被烧,算不得什么大事。

  所以弘治皇帝现在正踌躇满志,他甚至在想,五年之内,朕的【明朝败家子】舰队就会抵达不剌哇国,打听到这极西之地的【明朝败家子】踪迹。

  皇天保佑啊。

  可见马文升久久踟蹰不语,弘治皇帝这才稍感不对劲了,便忍不住问:“怎么,马卿家,何故不言?难道朝廷求种,有何不妥?”

  其实马文升原本也是【明朝败家子】不赞成下西洋的【明朝败家子】,可如今,他亦是【明朝败家子】举双手赞成,如今在这朝中,谁敢不赞成,这简直就是【明朝败家子】和数千万军民百姓为敌,其性质,已经和刨了老朱家祖坟差不多了。

  可是【明朝败家子】……

  马文升的【明朝败家子】脸色越加难看,期期艾艾地道:“三宝太监造船图,以及一切航海的【明朝败家子】文料,已经……烧了!”

  “烧……了……”弘治皇帝如遭雷击,他甚至以为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听错了,脸瞬间的【明朝败家子】阴沉了下来。

  殿中顿然的【明朝败家子】落针可闻,几乎每一个人都能体会到皇上的【明朝败家子】感受。

  花费了无数的【明朝败家子】钱粮,几代人的【明朝败家子】心血,数之不尽的【明朝败家子】能工巧匠为之耗尽了心机,结果……烧了。

  这一烧,意味着接下来要下西洋,不知平添多少的【明朝败家子】障碍啊。

  要知道,七下西洋,是【明朝败家子】一步步来的【明朝败家子】,每一次,都更深入西洋一些,得到了更多的【明朝败家子】资料以及情报,接着再对舰船进行改良,使其能承受更大的【明朝败家子】风浪,而后再继续朝着西洋深处进发。

  任何事都不是【明朝败家子】一蹴而就,失去了前人的【明朝败家子】经验,眼下的【明朝败家子】大明,对于大海,就形同于是【明朝败家子】瞎子和聋子,一切,又该重新摸索。

  这需要花费多少时间,需要多少心血,又需要多少的【明朝败家子】钱粮?

  “怎么……会烧了!”弘治皇帝面对臣子素来温和,此时声音明显的【明朝败家子】提高了,他死死的【明朝败家子】盯着马文升,他真的【明朝败家子】怒了,龙岩震怒,气得浑身颤抖。

  就因为这么一烧,一切化为乌有!

  “兵部,到底是【明朝败家子】做什么吃的【明朝败家子】?何况,一切的【明朝败家子】文牍,难道没有抄录吗?”

  “……”

  马文升无法回答,他也回答不出来。

  没错,所有的【明朝败家子】文牍都是【明朝败家子】要备份的【明朝败家子】,除非有心人刻意而为,要不是【明朝败家子】绝不可能转眼就付之一炬的【明朝败家子】。

  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

  此时,许多知情之人,目光却都已经落在了刘大夏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这是【明朝败家子】刘大夏最荣光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为此,他没少和人吹嘘,虽然只是【明朝败家子】私下,可是【明朝败家子】只要查,以锦衣卫的【明朝败家子】能量,分分钟就可以将一切大白于天下。

  可是【明朝败家子】他又怎么会想到有今天这样的【明朝败家子】状况,此时他浑身战战兢兢的【明朝败家子】,怎么也料不到,那曾经造就了最急君子之名的【明朝败家子】事迹,如今却成了祸端了。

  他苍白如纸的【明朝败家子】脸上毫无血色,两腿战战,虽然马文升没有吭声,却也知道,这把火,既烧了三宝太监的【明朝败家子】心血,如家也烧到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就在此刻,他下意识地抬眸,却发现,方继藩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方……继……藩……

  是【明朝败家子】他……他想害自己吗?否则,为何突然提起这些?海外之事,虚无缥缈,还不是【明朝败家子】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给朕说清楚!”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咆哮在谨身殿里回荡,令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明朝败家子】颤了颤。

  任何人都是【明朝败家子】有底线的【明朝败家子】,这与脾气好坏无关。

  成化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底线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仙药,谁若是【明朝败家子】阻止自己炼仙药,他就会弄死谁。

  而对于弘治皇帝来说,他的【明朝败家子】底线则是【明朝败家子】他心底潜藏的【明朝败家子】无数个王三,谁阻拦,谁就死!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得可怕,死死的【明朝败家子】盯着马文升。

  而马文升显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明朝败家子】严重,最终,嚅嗫的【明朝败家子】说出了三个字:“刘……大……夏……”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寒门崛起  医道无双  修真聊天群  莽荒纪  仙逆  理财知识  大王饶命  都市之神级宗师  武极天下  励志名人名言  电视指南  头条新闻  凡人修仙传  盛唐小相公  大医凌然  龙王传说  笔下文学  雪鹰领主  超品巫师  全民领主  中华养生网  超级吞噬系统  完美人生  天涯八卦  九鼎记  将夜  大道朝天  毕业论文网  完美人生  星战风暴  医统江山  剑来  大魏宫廷  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