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一十二章:朕饿了

第二百一十二章:朕饿了

  对于弘治皇帝而言,这些学童的【明朝败家子】话,确实令他心里开朗了许多。

  一下子,竟有拨云见日一般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这……才是【明朝败家子】最真实的【明朝败家子】声音。

  若是【明朝败家子】排除掉那些‘胡言乱语’,其中的【明朝败家子】许多真挚的【明朝败家子】期许,也令弘治皇帝感慨万千。

  他在御案之后坐下,双眸微微眯起,瘪了瘪嘴角,便似笑非笑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方继藩。

  这个家伙……倒还真亏得他想的【明朝败家子】出来。

  而一听弘治皇帝要听自己‘长篇大论’,方继藩虽然是【明朝败家子】脸皮厚,却是【明朝败家子】汗颜。

  该说的【明朝败家子】,陛下你不都说了吗?我还讲啥?

  方继藩便朝弘治皇帝讪讪道:“臣没有什么可说的【明朝败家子】了。”

  “那么……去命人传膳吧,朕还真的【明朝败家子】饿了。”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肚子,悠悠的【明朝败家子】开口。

  方才他还不觉得饿,此时恢复了精神,却觉得肚子在火烧一般,很是【明朝败家子】难受,一阵饥饿感,蔓延全身,让他感觉非常的【明朝败家子】不舒服。

  “赶紧,先取一碗粥来。”弘治皇帝摸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肚子,催促着,下一刻他低头看了一眼案牍上堆积如山的【明朝败家子】奏疏,旋即便开口说道。

  “待会儿,朕还有许多事要做,要批阅奏疏,还要召几位卿家来议政。”他说着,一双炯炯有神的【明朝败家子】眼眸放到那些信上面,嘴角噙着笑意。

  “还有……回复这七八十篇书信呢。”

  “啊……”方继藩愣了一下,嘴角微微抽了抽,嗫嚅着:“回复书信……”

  弘治皇帝瞪了他一眼,冷哼着出声。

  “怎么,这些孩子千辛万苦,给朕修书,使朕舒服了一些,朕不该回信?朕是【明朝败家子】知书达理的【明朝败家子】人,他们体恤朕,朕也该劝勉他们,其实,也多亏了他们,朕的【明朝败家子】心绪才好一些。”

  方继藩心里呐喊,陛下,是【明朝败家子】我,是【明朝败家子】我,是【明朝败家子】我让他们写信的【明朝败家子】啊,我为陛下立过功,我为陛下耗尽心血……

  说完,弘治皇帝已经不搭理方继藩了,低头,又取出一封书信,看得极认真,看到可笑之处,笑了,见到了那学童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明朝败家子】‘真言’,眼角竟又模糊,唏嘘着喃喃道。

  “天下的【明朝败家子】事,大抵逃不过一个真字,只是【明朝败家子】要去伪求真,何其难也。这是【明朝败家子】好孩子啊,真是【明朝败家子】好孩子……”

  他霍然抬眸,凝视着方继藩,目光变得冷淡,面色不禁严厉起来。

  “这里发生的【明朝败家子】事,不许张扬,包括了这些书信!”

  “噢。”方继藩无精打采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

  侧殿。

  黄御医哭了。

  感觉受到了万千的【明朝败家子】侮辱和委屈,跪在了张皇后面前。

  撕心裂肺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捶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心口。

  “臣没有办法,招惹新建伯不起啊……”

  “………”

  张皇后冷面看他,一双盈亮的【明朝败家子】凤眸里满是【明朝败家子】困惑。

  黄御医继续捶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心口邦邦的【明朝败家子】响。

  “臣还受了新建伯的【明朝败家子】威胁……”

  偎在一旁的【明朝败家子】太康公主气听言,娇丽的【明朝败家子】面容不由一沉,嘟着嘴,气鼓鼓的【明朝败家子】道:“胡说,方继藩如何威胁你?”

  “他……他……”黄御医惨痛万分,很是【明朝败家子】狼狈的【明朝败家子】开口说道:“他说他叫方继藩,不就是【明朝败家子】威胁臣吗?”

  “……”

  黄御医泪流满面,似乎也解释不清,继而颤声道。

  “臣心里怕啊,本想只在外头候着,可细细一想,不成,陛下龙体要紧,这陛下患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心疾,因劳思、忧愤而起,乃秦医的【明朝败家子】六疾之一,所谓晦淫惑疾,明淫心疾是【明朝败家子】也。又有思虑烦多,劳成心疾之说。”

  说着,他不禁停顿了下,思虑了一番,继续说道。

  “依臣所见,此病最重在养,万万不可使病症者受外界干扰,心疾涉及心脉,而陛下日理万机,积劳成疾,更该小心防范,臣欲治其病,一为尽力使陛下少接触无关人等,以免动了陛下的【明朝败家子】肝火。其次,再取黄芪、虫草、灵芝、黑蚁冬凌、金银花煎水喂服,以为辅佐,纾解陛下心脉。如此,将养一月,也就渐渐能痊愈了。”

  “倘使有人靠近陛下,使圣躬违和,难免陛下又触动肝火,从而加重病情。若如此……恐无药可医。臣区区医官,不敢得罪新建伯,可又恐方继藩胡乱干扰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救治,而使陛下病情加重……臣只好来娘娘这里,请娘娘做主。”

  他摇头晃脑,说的【明朝败家子】头头是【明朝败家子】道,句句在理。

  他的【明朝败家子】一席话,令张皇后恐惧起来,凤眉深深的【明朝败家子】凝在了一起。

  关心则乱,陛下,乃是【明朝败家子】自己和儿女们的【明朝败家子】依靠,他倘若有半分的【明朝败家子】闪失,可就完了。

  想到此,张皇后既是【明朝败家子】悲痛,又是【明朝败家子】担心,可她暗暗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番,才淡淡开口。

  “黄医官乃心疾圣手,只是【明朝败家子】……想来……事情不会如此严重吧。”

  其实黄御医被方继藩三个字直接吓走,也是【明朝败家子】不敢继续招惹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

  可想着若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进去,自己乖乖在外候着,有些不甘心。

  若是【明朝败家子】陛下病情加重,可别最后赖在自己身上,倘若到了最坏的【明朝败家子】结果,那就更糟糕了,自己不但名声完了,宫中肯定也要苛责,想了想去,这事儿还得和张皇后有所交代。

  他说了这么多,意思就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自己要去治病的【明朝败家子】,可怪不到我的【明朝败家子】头上,出了事就找方继藩吧。

  因而,张皇后垂询,他自然不敢怠慢,在心里仔细斟酌了一番,便认真回答道。

  “圣手二字,臣愧不敢当,不过是【明朝败家子】有一些治疗心疾的【明朝败家子】心得罢了。只是【明朝败家子】,娘娘,臣对此,不抱任何幻想,那新建伯,臣也不敢诽谤,只是【明朝败家子】……臣却敢断言之,陛下病情加重,这……这已是【明朝败家子】迟早的【明朝败家子】事了,娘娘若是【明朝败家子】不信……待会儿说不准,就有宦官来告急……”

  张皇后脸上写满了担心,盈亮的【明朝败家子】目光里竟是【明朝败家子】泛起了淡淡怕意,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问道:“真……严重至此……”

  朱秀荣见黄御医说得如此严重,这不仅仅关系到父皇的【明朝败家子】安危,又关系到方继藩,她一下便慌了,泪眼婆娑:“你……胡说……”

  “殿下……”一听殿下呵斥自己,黄御医急了,这小妮子怎么处处和自己作对,想来是【明朝败家子】不知我黄仲丙的【明朝败家子】神医之名啊。

  他憋红着脸,极致认真的【明朝败家子】说道。

  “臣学医三十载,阅尽天下医书,救治病人无数,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殿下……”

  这时,外头却有宦官打断了黄御医的【明朝败家子】话:“娘娘……娘娘……”

  张皇后一听这急促的【明朝败家子】叫声,瞬间,面色白如纸,心便如扎了一般,娇躯一颤,真……真被这黄御医言中了吗?

  陛下病情……恐怕又恶化了……

  倘若如此……可叫我们娘三怎么活啊……

  一瞬间,泛滥的【明朝败家子】泪水便自凤眸里流淌出来,整个人都在颤抖。

  朱秀荣也是【明朝败家子】一呆,想到父皇恰久鞒芗易印糠安,母后双手死死握着自己,显然是【明朝败家子】无法遏制激动的【明朝败家子】情绪。

  她双眸里不禁迷茫。

  少女的【明朝败家子】心事之中,难免会对某些人有所憧憬,就如方继藩,朱秀荣总是【明朝败家子】会想,方继藩总是【明朝败家子】护着自己,这种保护,却不似是【明朝败家子】父皇母后一般……

  总之,她对方继藩有信心,只是【明朝败家子】无奈,被这黄御医言中,她也有些慌了,一双晶莹璀璨的【明朝败家子】眸子泛起了泪意。

  这可怎么办?

  那黄御医一听,心里却也没有窃喜,内心深处,有了深深的【明朝败家子】忧虑,他跑来告状,也是【明朝败家子】出于关心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担忧。

  现在听说果然出事了,顿时……对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惧怕一下子消失的【明朝败家子】无影无踪,泪意也全无了,竟是【明朝败家子】大喝道。

  “坏事了,坏事了,就知道会坏事,治病,岂可让庸医来,不,新建伯连庸医都不如啊……”

  说着,便有宦官入殿,拜倒在地:“娘娘……”

  张皇后几乎要昏厥过去,双手紧紧握住朱秀荣的【明朝败家子】小手,压着心头的【明朝败家子】怕意,凄哀的【明朝败家子】开口。

  “你说罢。”

  “娘娘,陛下要传膳,要喝粥……”

  “……”

  张皇后表情凝固了,一脸不可置信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跪在地面上的【明朝败家子】宦官。

  “这……”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面容里满是【明朝败家子】错愕之色。

  一旁的【明朝败家子】朱秀荣倒是【明朝败家子】反应过来,凝着眉头,认真的【明朝败家子】问道。

  “父……父皇要喝粥?”

  黄御医有点发懵,他突然有一种,好像被人砸了招牌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虽说医者仁心,可是【明朝败家子】……这……这……

  这怎么可能呢。

  那方继藩可不懂,而且他明显是【明朝败家子】在胡闹。

  转眼间陛下的【明朝败家子】病就痊愈了。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竟是【明朝败家子】忍不住问道:“陛下自己痊愈了?”

  面对张皇后三人的【明朝败家子】错愕,宦官如实回答道。

  “陛下听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进言,便好了,说是【明朝败家子】腹中饥饿,要传膳,指名了要喝粥,还说摹久鞒芗易印匡娘亲自熬得粥好喝。”

  黄御医如遭雷击,天……这是【明朝败家子】心疾啊,不下药,就这样好了?

  这怎么可能?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耳朵,因此越发不可置信的【明朝败家子】看着面前的【明朝败家子】宦官。

  听了宦官的【明朝败家子】话,张皇后可以确信陛下的【明朝败家子】病是【明朝败家子】痊愈了,她喜极而泣:“有有有,本宫早就熬好了,快,快送去。”

  此时,也懒得理这黄御医了,牵着朱秀荣,便赶去暖阁,朱厚照也已闻讯了,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赶来:“父皇,父皇……”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人道至尊  毕业论文网  个性说说  大符篆师  万古天帝  王者时刻  漂亮女人  修真聊天群  师士传说  巫神纪  太初  三国之天下霸业  据说娱乐网  北宋大丈夫  太初  超级学生  全职法师  落秋中文  众安驾校  超神机械师  网游之邪龙逆天  中国会计网  据说娱乐网  第一星座网  网游之修罗传说  手术直播间  庆余年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神道丹尊  明朝败家子  神道丹尊  天影  超级吞噬系统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