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两百章:真相大白

第两百章:真相大白

  所有人听的【明朝败家子】一头雾水。

  说了这么多,似乎和没说一样。

  弘治皇帝已经受不了了,这咸鱼味虽是【明朝败家子】消散了一些,却还是【明朝败家子】让他无所适从。

  最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不是【明朝败家子】来听方继藩讲废话的【明朝败家子】,他是【明朝败家子】来看所擒钦犯到底是【明朝败家子】真是【明朝败家子】假。

  因此面对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东拉西扯,他不禁有些不耐,一双明亮的【明朝败家子】眼眸透着几分不悦,直勾勾的【明朝败家子】盯着方继藩。

  方继藩感触到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目光,他便没胆怯,而是【明朝败家子】哈哈笑起来,继续说道。

  “明白了这一点,那么……你们可以学到什么?”

  “……”

  所有人懵逼。

  便连那李朝文心里也哀叹,他其实很想不让师叔尴尬来着,可说了这么多,他一头雾水,什么也没听明白啊,便是【明朝败家子】想做托都无能为力,只能傻呆呆的【明朝败家子】坐着。

  方继藩叹了口气,孺子不可教也。

  虽然有些小小的【明朝败家子】尴尬,方继藩却还是【明朝败家子】振奋精神,环视了众人一眼。

  见众人俱是【明朝败家子】一头雾水的【明朝败家子】样子,眨了眨璀璨的【明朝败家子】眸子,继续开口说道。

  “这里头所蕴含的【明朝败家子】道理便是【明朝败家子】,你明白了所谓乱党这一点,那么,就知道,所谓的【明朝败家子】乱党,不过如此,传闻中的【明朝败家子】乱党和钦犯,并不可怕。你别看这钦犯正处壮年,你们信不信,为师年纪虽小,别看瘦胳膊瘦腿,只消一盏茶功夫,便要跪在这钦犯面前,掐着他的【明朝败家子】人中,求他不要死!”

  方继藩龇牙咧嘴一下,总算是【明朝败家子】吹了一下小小的【明朝败家子】牛逼,随即便看了弘治皇帝一眼。

  此刻弘治皇帝格外严肃的【明朝败家子】凝视着他,他便挠了挠头。

  “可是【明朝败家子】……一个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废物,却为何,让厂卫焦头烂额呢?”

  “……”

  萧敬和牟斌面色俱是【明朝败家子】很难看,此刻他们都觉得牙根痒痒,还真想跪在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面前,掐着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人中穴,求他不要死。

  “咳咳……”

  方继藩假装润了润嗓子,下一刻英俊的【明朝败家子】面容上荡漾起浅淡的【明朝败家子】笑意,不过仅是【明朝败家子】片刻时间而已,笑容便敛了起来,凝着眉宇很是【明朝败家子】郑重的【明朝败家子】,一字一句的【明朝败家子】顿道。

  “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他们不了解什么是【明朝败家子】王洋大盗,不知道什么才是【明朝败家子】钦犯。他们空有再多的【明朝败家子】人力物力,不能知己,更不知彼,便永远都抓不到钦犯。”

  “哼!”牟斌胀红了脸,嘴角轻轻一扯,露出很是【明朝败家子】不满的【明朝败家子】神色,厉声质问道:“你说他是【明朝败家子】钦犯便是【明朝败家子】钦犯,你可有什么证据?”

  “有!”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回答干脆利落!

  这一下子,进入正题了。

  这家伙叽叽歪歪,实在受不了了啊。

  牟斌只冷着眼:“很好,就请拿出来,让我等开开眼吧。吾执掌锦衣卫十年,刑名之事,还不如你方继藩,倒想请教。”

  弘治皇帝默不作声,任由牟斌提出质疑。

  牟斌的【明朝败家子】质疑,其实也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困惑,因此弘治皇帝完全在期待着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证据。

  面对牟斌的【明朝败家子】质疑,方继藩并没恼,而是【明朝败家子】笑着朝外头的【明朝败家子】人招了招手。

  “来人,请丐帮京师分舵舵主王三来。”

  分舵……舵主……

  一声令下,有人进来了。

  是【明朝败家子】个老实巴交的【明朝败家子】老农模样,此人,哪里像什么舵主,这王三的【明朝败家子】名儿,很好,其实和朱重八类似,大抵是【明朝败家子】那种取名基本靠算数的【明朝败家子】穷苦出身。

  王三面上满是【明朝败家子】沟壑,他显然很是【明朝败家子】恐惧,一双眯眯眼在那沟壑的【明朝败家子】面容上显得极小,好似根本没睁开眼睛一样的【明朝败家子】,令人看不清他的【明朝败家子】瞳孔。

  他小心翼翼的【明朝败家子】进来,整个人在发颤,可看到了方继藩,就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

  在他心里,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恩公,是【明朝败家子】菩萨,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实打实的【明朝败家子】好人。

  在这西山,没有人敢说恩公半句的【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

  王三一见到方继藩,便拜下,恭敬的【明朝败家子】开口说道:“小人,见过恩公。”

  方继藩眉头轻轻挑了挑,下一刻便深深凝视着他,英俊的【明朝败家子】面容满是【明朝败家子】肃然。

  “你自己和我说,你是【明朝败家子】丐帮京师分舵的【明朝败家子】舵主。”

  “是【明朝败家子】。”王三一面磕头,一面老实交代:“小人早年,便加入了丐帮,此后一直在为帮主做事,招募人员,这些年来,京里的【明朝败家子】丐帮徒众,都是【明朝败家子】小人招揽……”

  “……”

  一下子,所有人的【明朝败家子】脸色变了。

  这……是【明朝败家子】人证?

  这个叫王三的【明朝败家子】人,虽然有些害怕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可看样子,他绝对没有被严刑逼供。

  既然没有屈打成招,这个世上,会有谁,愚蠢到自认自己是【明朝败家子】乱党吗?

  这可是【明朝败家子】杀头之罪啊。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眼里,掠过了一丝精芒,目光却一直停留在王三身上。

  萧敬此刻脸上的【明朝败家子】笑,也一下子凝固了。

  牟斌虽还保持着轻蔑的【明朝败家子】表情,只是【明朝败家子】这表情……有点假,有些心虚。

  方继藩朝王三满意的【明朝败家子】点了点头,随即便又问道:“你还曾和我说,丐帮帮主的【明朝败家子】藏匿之处,也是【明朝败家子】你代为选定的【明朝败家子】?”

  “没错,帮主自江南来,到了京师之后,一应起居,都由京师分舵布置和安排。”

  “那么,你为何要反叛你的【明朝败家子】帮主,他对你不好吗?”

  王三摇头:“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小人在丐帮之中,不算显赫,上头有左右护法,还有各省的【明朝败家子】堂主,以及副帮主等等,京师分舵,有徒众三千人,规模确实不小了,小人,原本是【明朝败家子】心甘恰久鞒芗易印块愿,为帮主做事。”

  “只是【明朝败家子】……”说着他踟躇起来,顿了一会,又继续交代。

  “后来,听说许多徒众,纷纷都到了西山,小人心想,这徒众都去了西山,小人自然也要来。小人……有一个儿子,便带着儿子,一块儿来了,这才知道,在这里有两个恩公,招揽流民,让大家下力气开矿和干活……”

  “这些活儿,虽也辛苦,可恩公们,却不吝财物,给咱们建房舍,使我们有了遮风避雨的【明朝败家子】地方。每日给我们吃的【明朝败家子】,既非黄米,也非稀粥,而是【明朝败家子】香喷喷的【明朝败家子】米饭,每日,矿上还要杀两头猪呢,逢年过节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两位恩公还特意嘱咐王管家,让他杀鸡宰羊,还买来一坛坛的【明朝败家子】酒水,让咱们过一个好年……小人也算是【明朝败家子】见过一些世面的【明朝败家子】,可这辈子,颠沛流离,只有在西山,才算是【明朝败家子】过了一些安生的【明朝败家子】日子。”

  “小人有个儿子,就在矿上做事,每月不但能吃饱,还有钱领,这西山附近的【明朝败家子】农家庄户,哪一个不羡慕咱们矿上的【明朝败家子】人,附近各村有女儿的【明朝败家子】人家,哪个不愿将女儿嫁到矿上来,就在前月,小人的【明朝败家子】儿子,成了亲……”

  说到这里,他眼睛发亮了起来,一张满是【明朝败家子】沟壑的【明朝败家子】脸荡漾着幸福的【明朝败家子】神色。

  “小人心里乐啊,小人心里想,什么丐帮不丐帮,那都是【明朝败家子】假的【明朝败家子】,小人当年,是【明朝败家子】没饭吃,颠沛流离,这才进了丐帮,所为的【明朝败家子】,便是【明朝败家子】乞食时,不被人欺而已,可小人的【明朝败家子】儿子不一样,他有饭吃,有衣穿,有遮风避雨的【明朝败家子】地方,娶了妻,来年,便再生一个大胖小子,这小子长大一些,还有学堂可以读书,读了书,就不同了,将来就可以考个功名,考上了,光宗耀祖,考不上,大不了在矿上卖气力,也没什么不好。”

  说着,他激动的【明朝败家子】红了眼眶,声音发颤。

  “小人感激两位恩公的【明朝败家子】大德,又知道,这矿,除了恩公,还和皇家有关系,是【明朝败家子】陛下,是【明朝败家子】朝廷,让咱们吃饱穿暖了啊。帮主来了京师,让小人放出种种的【明朝败家子】流言,小人那时,便就觉得不对了,此后方知,他想借此机会,图谋大事,小人自帮主来了之后,无一日不在惶恐之中,更没有一天,不是【明朝败家子】战战兢兢,小人既觉得对不起皇上,对不住两位恩公,更害怕,害怕有朝一日,帮主当真叛乱,使这西山,彻底毁于战乱,咱们这最后一丁点指望都没有了。”

  说到后头王三竟是【明朝败家子】滔滔大哭起来。

  ……

  学堂之内,鸦雀无声。

  每一个人都在用心的【明朝败家子】听着,弘治皇帝起初在听,接着,不由震惊,再之后,却没有震惊了,随着那王三的【明朝败家子】哭声,他竟发现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眼睛有些发红,鼻子有些酸。

  萧敬脸色骤变,他已明白怎么回事了。

  而牟斌,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心里像是【明朝败家子】打翻了五味瓶千百种滋味在翻涌着。

  朱厚照乐了,左看看,右看看,扯了扯萧敬的【明朝败家子】袖角,笑呵呵的【明朝败家子】说道:“萧伴伴,他说的【明朝败家子】另一个恩公,是【明朝败家子】本宫……”

  萧敬心情复杂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明朝败家子】结果,并不泄气,又轻轻的【明朝败家子】扯了扯坐在一旁的【明朝败家子】父皇,一脸讨好的【明朝败家子】神色:“父皇……父皇,他说的【明朝败家子】两位恩公,一个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一个是【明朝败家子】儿臣……”

  弘治皇帝理都没理他。

  朱厚照自己只好失笑,他没想到,自己从前做的【明朝败家子】一点好事,今日得到的【明朝败家子】,竟是【明朝败家子】这样的【明朝败家子】结果。

  “可是【明朝败家子】……”牟斌此时冰冷的【明朝败家子】声音质疑道:“可是【明朝败家子】,还有一处本官不明白的【明朝败家子】地方,倒是【明朝败家子】很想请教。”

  牟斌毕竟是【明朝败家子】锦衣卫指挥使,一般的【明朝败家子】小伎俩,怎么会骗得过他。

  牟斌凝视着王三,冷冷道:“王三,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明朝败家子】舵主,你既是【明朝败家子】舵主,下头有上千徒众,甚至还可以给帮主安排布置宅子,可见,你并非是【明朝败家子】一穷二白,这矿上吃个白饭,能领几个铜钱俸禄,便可收买你吗?”

  这一句话,直指要害。

  ……

  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水呀,故事就是【明朝败家子】这样循序渐进的【明朝败家子】啊,人物也要刻画,故事需要铺垫,否则,这就不是【明朝败家子】小说,就真的【明朝败家子】成了粗制滥造的【明朝败家子】文了。

  还有,为啥大家总是【明朝败家子】忽略重点呢,重点是【明朝败家子】,老虎病了呀,病了,头晕,打针,吃药。

  算了,骂就骂吧,不解释,读者虐我千百遍,我待读者如初恋。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北宋大表哥  大医凌然  绝世唐门  天道图书馆  IT百科  凡人修仙传  医道无双  妖神记  独断大明  开天录  带着仓库到大明  师士传说  混沌剑神  三界红包群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无疆  极品家丁  星座网  秦吏  官途  官居一品  努努书坊  赘婿  金庸网  全球高武  无敌天下  超神机械师  系统供应商  完美人生  大符篆师  经典语录  女性健康  庆余年  小学生作文  超级拍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