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七十八章:志在必得

第一百七十八章:志在必得

  方继藩带着阴沉的【明朝败家子】脸色回到府中,门子一看少爷竟自己一个人回来,却不知唐寅等人去哪儿了,不禁感到狐疑。

  只是【明朝败家子】见少爷铁青着脸,心情显得很不好的【明朝败家子】样子,门子不敢多问,却是【明朝败家子】低声道:“少爷,有个道人来访。”

  “噢。”方继藩摆出了严厉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倒像是【明朝败家子】谁招惹了他一样。

  其实只有方继藩知道,他心里是【明朝败家子】美滋滋的【明朝败家子】!

  五个进士啊,还直接将一甲前三名都填满了,将来这五个门生做了官,我方继藩还不爽歪歪的【明朝败家子】?

  当然,现在是【明朝败家子】决不能表露出开心的【明朝败家子】样子的【明朝败家子】。

  嗯,必须得痛心疾首。

  借着这个大好机会,狠狠的【明朝败家子】敲打一下这五个家伙!

  有了徐经的【明朝败家子】前车之鉴,要让他们明白,恩师的【明朝败家子】话,是【明朝败家子】一定要听的【明朝败家子】,这等事,有一就会有二,要将他们任何可能生出来的【明朝败家子】歹念,都扼杀在萌芽之中。

  不过……有个道人来了?

  方继藩便问道:“人在哪里?”

  观察了一下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神色,门子以为这一次估计是【明朝败家子】少爷的【明朝败家子】门生们考得不好了,所以战战兢兢的【明朝败家子】,生怕触怒了少爷,连忙道:“在厅里,他说少爷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师叔公。”

  方继藩眼眸飞快的【明朝败家子】闪过一丝精光,他已经知道是【明朝败家子】何人了,点了点头,便快步往府里走。

  刚进主厅,便见头戴道巾,穿着道服的【明朝败家子】李朝文,正一脸哀苦,坐立不安的【明朝败家子】摇头叹息。

  李朝文一见到方继藩,通红的【明朝败家子】眼里立即模糊了,像是【明朝败家子】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噗通一下,直接跪在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脚下,哀声道:“师叔公救我,师叔公救我啊。”

  “……”

  人渣!

  方继藩心里痛骂,看看这没骨气又没前途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怎么了?”方继藩叉着脚坐下。

  李朝文眼泪夺眶而出,边道:“自从侄孙掌了斋堂,师兄便处处刁难我,就在前几日,有人竟是【明朝败家子】污蔑侄孙在斋堂里贪墨钱物,他们这是【明朝败家子】栽赃陷害啊,侄孙的【明朝败家子】卧房里,也不知为何,被他们查抄出许多金银珠宝来,可是【明朝败家子】侄孙在斋堂,哪一日不是【明朝败家子】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怎么敢贪墨财物?现在大师兄已禀明了真人,说要将侄孙开革出去……师叔公……我自小便做了道士,也没有家人,若是【明朝败家子】被赶出了龙泉观,能往哪里去……”

  方继藩听了,既不觉得意外,却又觉得意外……

  不意外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那张朝先,肯定不是【明朝败家子】省油的【明朝败家子】灯,肯定要收拾李朝文的【明朝败家子】,意外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李朝文你大爷,你特么的【明朝败家子】一丁点手腕都没有吗?你不会拉拢团结众师兄弟,不会反击吗?

  这厮,就是【明朝败家子】个废物啊。

  “师叔公,小道完了,彻底完了,大师兄断不会放过侄孙的【明朝败家子】,师叔公,眼下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

  方继藩冷着脸,看着显得极其懦弱的【明朝败家子】李朝文。

  哎……指望李朝文靠着智商去打败张朝先,显然是【明朝败家子】不可能的【明朝败家子】,这家伙压根就没有智商啊。

  可是【明朝败家子】……就这么彻底放弃掉李朝文吗?

  放弃了他,也就意味着,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地不翼而飞了啊。自己虽是【明朝败家子】师叔公,辈分极高,可毕竟不是【明朝败家子】专业的【明朝败家子】道士,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实务,他是【明朝败家子】插不上手的【明朝败家子】。

  地啊,那么大片的【明朝败家子】地,一定要弄到手里。

  可是【明朝败家子】……该怎么解决呢?

  方继藩眯着眼,突然道:“你有什么特长吗?”

  特……特长?

  方继藩这话问得突然,李朝文呆住了,他将头垂得很低,答不出来。

  方继藩冷冷地看着他,继续道:“你既是【明朝败家子】道士,该会祈雨吧?”

  “祈……祈雨……不……不会。”李朝文面如土色,吓得脸都绿了:“师叔公,这祈雨,谁会啊,若是【明朝败家子】真能祈下雨来,这京畿干旱了这么久,这朝廷早就下旨祈雨了,师叔公,莫要玩笑了,祈雨……这是【明朝败家子】子虚乌有的【明朝败家子】事,当不得真。”

  方继藩很感动,难得有一个道士,居然向自己科普祈雨是【明朝败家子】骗人的【明朝败家子】,这使方继藩意识到,土生土长的【明朝败家子】道教,真是【明朝败家子】实在。

  不过……

  方继藩却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装模作样也不会?”

  “这个,会……会啊……”

  方继藩便冷笑道:“那就祈雨,这雨若是【明朝败家子】能祈下来,谁能赶你出龙泉观?届时,龙泉观里,也就没有你那大师兄的【明朝败家子】位置了。现在大旱了数月,上至宫中,下至军民百姓,无一不渴望甘霖,你能求下来,便是【明朝败家子】天大的【明朝败家子】功劳。”

  李朝文怔了一下,随即苦着脸道:“师叔公,都这时候了,你就别开玩笑了,这都是【明朝败家子】骗人的【明朝败家子】把戏啊,老天爷……老天爷也是【明朝败家子】骗人的【明朝败家子】,即便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天上的【明朝败家子】真君,什么鬼怪……都……都是【明朝败家子】子虚乌有,胡说八道的【明朝败家子】事,侄孙在观中数十年,难道会不明白?这世上没有龙王爷啊,没有龙王爷,去给谁祈雨……”

  方继藩龇牙,他当然知道这世上没有龙王,难道我方继藩会没你一个十六世纪的【明朝败家子】杂毛道士懂科学?

  不过……方继藩似乎依稀记得,在北直隶的【明朝败家子】府志里曾记录过一场弘治十二年的【明朝败家子】大旱之后的【明朝败家子】大雨,时间大抵就在十天之后,当然,到底有没有下雨,或者说,这雨下来的【明朝败家子】具体时间,方继藩就不知了。

  祈雨嘛,总是【明朝败家子】要冒险的【明朝败家子】,祈下来了,就是【明朝败家子】天大的【明朝败家子】功劳,到时……

  祈不下来,反正你李朝文不是【明朝败家子】要完蛋了吗,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于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有了决断,便道:“此事就这样定了,十天之后,祈雨,到时太子殿下亲自主持,我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个很实在的【明朝败家子】人,所以也和你说实在话,这雨祈下来,我和太子殿下是【明朝败家子】大功一件,你自然也有功劳。雨若是【明朝败家子】祈不下来,就是【明朝败家子】太子殿下被你这奸恶道人所蒙蔽,你是【明朝败家子】罪该万死,可万万不要牵累太子,牵累太子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下场,你理应知道吧。你早早去做准备吧,其实祈雨很容易的【明朝败家子】,吹吹火,烧烧纸,念念经,就这么定了!”

  “师叔公……”李朝文哀叫一声!

  这天已数月没有下雨了啊,未来数月,怕也没有下雨的【明朝败家子】可能,这……这不是【明朝败家子】让他找死吗?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天,让他祈个鬼的【明朝败家子】雨啊。

  于是【明朝败家子】他泪流满面着道:“师叔公……侄孙什么都不会,师叔公饶命啊。”

  方继藩冷哼一声道:“十日之后,定会有雨,啰嗦什么,难道非要师叔公打死你才甘心吗?住口,现在给我滚回去等消息。”

  “……”

  对付李朝文这等毫无主见的【明朝败家子】人,方继藩自然不会有太多的【明朝败家子】客气,越是【明朝败家子】客气,越是【明朝败家子】让他自以为看到了讨价还价的【明朝败家子】可能,那么逼他去祈雨的【明朝败家子】事,也就泡汤了。

  现在番薯大规模的【明朝败家子】种植,已经迫在眉睫,对于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万顷良田,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志在必得,他已等不及了。

  为了拯救无数即将到来的【明朝败家子】饥民,你李朝文算什么东西,死了就死了。

  此乃杀一人而拯救千万人,刹那之间,方继藩竟发现,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精神又升华了。

  更何况,自己对祈雨,还是【明朝败家子】颇有信心的【明朝败家子】,你李朝文,也未必就会死。

  看着一脸冷若霜寒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李朝文顿时绝望了!

  显然,他被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气势吓着了,尤其是【明朝败家子】师叔公杀气腾腾的【明朝败家子】样子,令他心里一惊,他一辈子待在山上做道士,又被师兄压迫,本就是【明朝败家子】个没有主见的【明朝败家子】人,哪里还有勇气继续讨价还价?只有瑟瑟发抖,悲从心来。天哪,这师叔公,真是【明朝败家子】坑死我了。

  这是【明朝败家子】造的【明朝败家子】什么孽!

  却在这时,门子匆匆而来道:“少爷,少爷,宫里来了人,传陛下口谕,命少爷立即入宫觐见,据说……宫里还让人去传了太子和老爷。”

  缓了一口气,门子又道:“少爷,要赶紧,说是【明朝败家子】十万火急,陛下已在暖阁等了,少爷不可耽误。”

  这……又是【明朝败家子】什么状况。

  方继藩有点儿懵了。

  自己最近有做错什么吗?

  好像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方继藩依旧有些忐忑不安,毕竟皇帝突然想起了自己,这太不合理了。

  他再不管李朝文,命他赶紧回去准备事宜,而自己则连忙起身,急匆匆骑马赶到了午门。

  才刚下了马,方继藩正好看到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车驾也刚到。

  朱厚照下了车驾,一见到了方继藩,一脸欣喜的【明朝败家子】上前道:“老方,真为你高兴,听说摹久鞒芗易印裤的【明朝败家子】门生竟是【明朝败家子】中了状元。”

  二人有些日子不见了,反而分外的【明朝败家子】热络。

  今儿,朱厚照也命人去贡院那儿看了榜,得到消息后,真真是【明朝败家子】被这榜吓了一跳,太狠了。

  不只如此……

  朱厚照钦佩又乐呵呵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方继藩:“还有一件大好事呢,嘿嘿,你有没有收到什么风声?”

  方继藩一头雾水的【明朝败家子】摇摇头。

  “是【明朝败家子】大捷!”朱厚照几乎就要对方继藩五体投地了,神采飞扬地道:“贵州……大捷了!现在消息还未传出来,本宫听说父皇已命待诏房草拟奏疏了,你可知道,这是【明朝败家子】一场什么样的【明朝败家子】大捷吗?”

  听说大捷,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松了口气,这敢情好啊,至少给朝廷分轻了一些负担,只是【明朝败家子】……这大捷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吧,关我屁事啊!

  .....

  美滋滋的【明朝败家子】睡了一觉,好舒服,第二章送到,感谢崔你更同学成为本书第三本盟主,谢谢昨天很多同学的【明朝败家子】打赏和月票,这本书才刚开始,继续努力。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九鼎记  史上最强赘婿  超级兵王  圣墟  小学生作文  系统供应商  万古天帝  赘婿  开天录  逆天邪神  王者时刻  伏天氏  武极天下  贞观大闲人  银行信息港  经典古诗词  妙手心医  无尽丹田  网游之修罗传说  都市之神级宗师  穿越小说  天影  医统江山  天天美食  莽荒纪  大唐承包王  漂亮女人  大学生必备网  星座网  星辰变  明朝败家子  小学生作文  大王饶命  99养生网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