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七十章:阅卷

第一百七十章:阅卷

  欧阳志五人回到了方家,拜见了恩师,这一路,五人都是【明朝败家子】无话,各有心事。

  殿试的【明朝败家子】结果没有出来,足以让他们忐忑不安。

  见过了恩师,其实方继藩也一直在焦灼地等待着他们,一看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表情,也看不出他们考的【明朝败家子】好不好,便问:“如何?”

  欧阳志先上前道:“恩师,今日的【明朝败家子】题,乃平米鲁。”

  “平米鲁?”方继藩看了几人一眼,而后道:“你们是【明朝败家子】如何答的【明朝败家子】?”

  欧阳志道:“恩师曾讲过关于米鲁的【明朝败家子】叛乱,所以学生就按着恩师平时的【明朝败家子】教诲,作了题。”

  方继藩颔首点头。

  唐寅等人也道:“学生人等,也是【明朝败家子】以此破题。”

  方继藩噢了一声。

  却见徐经低垂着头,一副做贼心虚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方继藩一眼便看透了他,凝视着他道:“小徐,你怎么答的【明朝败家子】?”

  徐经跪下了,道:“学生觉得,恩师当时的【明朝败家子】教诲,过重于术,只怕答出来,恐为陛下所不喜,因而……学生便开了宏论……”

  一听宏论,方继藩就明白是【明朝败家子】怎么回事了。

  读书人这玩意,最喜欢做的【明朝败家子】事就是【明朝败家子】见微知著,比如下了一场雨,让你来评论一下雨,这本来是【明朝败家子】极简单的【明朝败家子】事,可是【明朝败家子】他们呢,觉得这样答就没意思了,于是【明朝败家子】便要上纲上线,要站在高处,从三皇五帝讲起,然后论及这雨水对于农耕的【明朝败家子】影响,接着再引经据典,摘抄古时明君贤臣的【明朝败家子】议论,最终,再进行收尾。

  明明是【明朝败家子】让你写一场雨,你则把前五百年,后五百年,统统都装进去。

  而这平米鲁,徐经大抵就是【明朝败家子】开始讲历朝历代的【明朝败家子】叛乱,接着又开始议论,为什么会叛乱呢?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教化没有推及到土人的【明朝败家子】原因啊,所以到底怎么平定叛乱,是【明朝败家子】决口不讲的【明朝败家子】,这就是【明朝败家子】术,太低端,得从文化和教育上着手,要治本。

  又如治病,有人得了风寒,你不去开药驱寒,却说这病的【明朝败家子】根本原因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你体弱,你为何体弱呢,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你平时不注意锻炼身体,你为何平时不锻炼身体呢,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你懒,所以,驱寒的【明朝败家子】事先放一边,先治一治你的【明朝败家子】懒病。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脸不由自主的【明朝败家子】便拉了下来。

  徐经跪着,低下了头:“恩师,学生……学生……”

  方继藩虽然也知道,说不定皇帝还真就喜欢这等‘高论’,可是【明朝败家子】……其他的【明朝败家子】门生,都乖乖的【明朝败家子】依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想法答了题,你徐经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意思,反了你还?

  徐经一看恩师面上不喜,顿时落泪了。

  他嚎哭道:“恩师的【明朝败家子】教诲,学生是【明朝败家子】一句都不敢忘啊,只是【明朝败家子】学生又害怕考得差,到时被恩师责罚,学生会试和师兄们相比,实是【明朝败家子】不堪入目,给恩师丢人了,心里只想着,殿试上,无论如何也要给恩师争一口气,学生以为,恩师固然是【明朝败家子】见识广博,非寻常人可比,可这毕竟只是【明朝败家子】考试,并非实际,所以……所以……”

  徐经是【明朝败家子】个爱耍小聪明的【明朝败家子】人。

  这一点……方继藩觉得并不太像老实本份的【明朝败家子】他,方继藩扫了欧阳志等人一眼,欧阳志也拜下,道:“是【明朝败家子】啊,恩师,徐师弟也是【明朝败家子】为了给恩师争一口气,并没有其他的【明朝败家子】意思。”

  “恩师……”唐寅等人一个个拜下。

  方继藩不得不说,这家伙,拜入门墙之后,似乎几个师兄都被他给笼络了。

  此人的【明朝败家子】性格……方继藩却冷哼一声,龇牙道:“在这跪着,跪三天三夜再说。”

  其实,最终殿试的【明朝败家子】成绩,方继藩也是【明朝败家子】拿不准,可他不喜欢徐经耍小聪明,虽然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明朝败家子】模样,可内心深处,却是【明朝败家子】三观奇正,当然,这或许也可能是【明朝败家子】徐经的【明朝败家子】优点,只是【明朝败家子】这又如何呢,我是【明朝败家子】你爹,啊,不,我是【明朝败家子】你的【明朝败家子】恩师,让你跪,你就跪着。

  徐经倒是【明朝败家子】不敢顶撞,悲愤地朝方继藩磕了个头:“学生……谨遵师命。”

  唐寅诸人,噤若寒蝉,倒不甘再求情。

  …………

  潼关,这里乃是【明朝败家子】关中的【明朝败家子】东大门,历来乃是【明朝败家子】兵家必争之地。

  不过而今大明一统,这潼关除了在明初时进行了修葺之外,历经了百年之后,这里的【明朝败家子】关隘和建筑早已斑驳,不过因为经常有商贾出入,因而沿街倒还算热闹。

  却在此时,关门竟异常的【明朝败家子】开了。

  以往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关门只开一个时辰,要出入关门的【明朝败家子】人,都需事先在关隘前等待。

  除非……遇到了特殊的【明朝败家子】情况。

  只见,今儿这关门一开,瞬间一匹飞马入关,却不停歇,而是【明朝败家子】直接沿着中道,笔直的【明朝败家子】穿越关城。

  与此同时,那马上的【明朝败家子】人大喊:“大捷,大捷,贵州大捷……官军杀贼五千余,拔寨无数……”

  这是【明朝败家子】自西南急递铺的【明朝败家子】快报。

  为了紧急传递消息,他们沿着驿道,自云贵入川,再出汉中,入关中,一路向着京师日夜不歇的【明朝败家子】狂奔。

  一般情况,寻常的【明朝败家子】捷报是【明朝败家子】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明朝败家子】,除非……事先有所交代。

  远在贵州的【明朝败家子】巡抚王轼早有交代,这一路,为了振奋军心民气,沿途若遇到集镇,需唱报捷讯。

  “大捷了……”

  许多人听罢,个个低声议论起来。

  贵州的【明朝败家子】事,距离潼关实在太远,可这捷报传来的【明朝败家子】讯息,却还是【明朝败家子】足以在这里泛起一些浪花。

  而很快,那快马却已远去,消失不见踪影。

  …………

  次日一早。

  弘治皇帝在卯时前,便已早起,今日他穿了朝服,摆驾暖阁,坐定之后,刘健三人便到了。

  三人向弘治皇帝行了礼,落座。

  弘治皇帝抖擞起精神道:“三百多个贡生,策问答卷俱都在此,朕与诸公同阅吧。”

  刘健颔首点头:“陛下出此题,恐有什么深意吧?”

  弘治皇帝却是【明朝败家子】苦笑摇头道:“本来朕倒是【明朝败家子】想借此机会,问一问这干旱的【明朝败家子】事,不过朕所担心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让贡生们轻易猜出了考题,可思来想去,若是【明朝败家子】随意出题,却又不妥。眼下贵州的【明朝败家子】叛乱已持续了这么久,可谓是【明朝败家子】尾大不掉,朕心里也委实不安啊,这样拖延下去,不但朝廷靡费无数钱粮,任由云贵糜烂,迟早怕会引出更大的【明朝败家子】麻烦……”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担忧不是【明朝败家子】没有道理的【明朝败家子】,云贵的【明朝败家子】叛乱,对于朝廷而言,虽是【明朝败家子】麻烦,却也并不致命。

  而致命之处就在于,贵州的【明朝败家子】叛乱需要弹压的【明朝败家子】同时,却因为冬季的【明朝败家子】漫长,以及各处的【明朝败家子】河水泛滥以及干旱所导致的【明朝败家子】粮食减产一同爆发,最终拖垮了朝廷的【明朝败家子】财政。

  弘治皇帝倒是【明朝败家子】又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道:“好好阅卷吧,倒要看看,这贡生之中,是【明朝败家子】否当真有经世之才。”

  刘健等人也不禁振奋起精神,对于晚生后辈,他们也有着极大的【明朝败家子】兴趣。

  更何况,陛下提及到了云贵的【明朝败家子】叛乱,也令他们心里沉甸甸的【明朝败家子】。

  君忧臣辱啊。

  暖阁里安静了下来,一封封的【明朝败家子】策论,由君臣们交叉的【明朝败家子】检阅。

  不过……这些卷子,大多并不出奇。

  其实这也难怪,虽说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可实际上呢,绝大多数读书人中的【明朝败家子】佼佼者们,却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半生都放在了八股上,毕竟,只有八股作的【明朝败家子】好,才有机会一路过关斩将,策论,这是【明朝败家子】殿试的【明朝败家子】事,其实太过遥远了。

  相比于会试时的【明朝败家子】八股文,这策论的【明朝败家子】答卷,许多的【明朝败家子】答案都是【明朝败家子】惨不忍睹,这些贡生,其实无一不是【明朝败家子】优秀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可因为思维的【明朝败家子】局限,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着圣贤书,所以除了卖弄文采之外,里头的【明朝败家子】策问,多是【明朝败家子】假大空占了多数。

  因而,大家各自看了十几篇策问,就有些提不起兴趣了。

  其实历来的【明朝败家子】策问,大多都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弘治皇帝曾对此也不满意,不过却也知道,朝廷八股取士,导致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后果,本就是【明朝败家子】理所当然,所以他虽觉得有不妥之处,却也没有深究。

  且不说这是【明朝败家子】祖宗之法,而是【明朝败家子】八股取士,自然也有八股取士的【明朝败家子】用意。

  只是【明朝败家子】这些文章,看得实在是【明朝败家子】乏味,大多数人是【明朝败家子】侃侃而谈、指点江山,却连贵州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的【明朝败家子】实情都不了解,就更遑论用兵了。

  还有人,直接站在高处,居然从这平叛讲到了之所以有叛乱,是【明朝败家子】因为朝廷吏事的【明朝败家子】问题,接着就围绕着吏事,大发一番感慨。

  弘治皇帝看到这里,真真有点懵逼,这……过份了啊。

  却在这时,另一边的【明朝败家子】刘健处,传出了一个略显讶异的【明朝败家子】声音:“咦……”

  在这乏味的【明朝败家子】暖阁里,一个发出惊奇的【明朝败家子】声音,足以让所有人打起一些精神。

  众人便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刘健。

  刘健笑了笑道:“这里有一篇文章,倒是【明朝败家子】有几分意思,此人对马政,竟看得甚是【明朝败家子】透彻。”

  弘治皇帝眼眸一抬,忍不住问道:“不知是【明朝败家子】谁?”

  殿试的【明朝败家子】答卷,是【明朝败家子】没有糊名必要的【明朝败家子】。

  刘健光顾着看文章,倒是【明朝败家子】没有注意考生的【明朝败家子】姓名,听弘治皇帝如此问,直接将卷子交给了一旁的【明朝败家子】宦官:“陛下请看便是【明朝败家子】。”

  那宦官小心翼翼地将文章转呈弘治皇帝,弘治皇帝先看名字,赫然,这卷首处,写着‘浙江绍兴府’贡生王守仁的【明朝败家子】名字。

  王守仁……

  “王守仁……是【明朝败家子】王卿家之子?”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蜡笔小说  小学生作文  天天美食  管理资料下载  史上最强赘婿  理财知识  大王饶命  官居一品  开天录  秦吏  大魏宫廷  斗战狂潮  国色芳华  传奇经纪人  圣墟  网游之修罗传说  从零开始  逆天邪神  大道争锋  谍影风云  大王饶命  雪中悍刀行  神藏  剑来  锦衣夜行  逆天邪神  修真四万年  无限进化  寒门崛起  论文大全网  大王饶命  异界无敌系统  贞观大闲人  电视指南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