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六十四章:我方继藩,就服你

第一百六十四章:我方继藩,就服你

  其实太皇太后也是【明朝败家子】兴之所至,她哪里想到,方氏现在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区区五品安人呢,想来,既是【明朝败家子】嫁入了魏国公府,怕是【明朝败家子】早已位列三品四品了吧,她心里念着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大功劳,赐一个二品夫人,又何妨?

  可是【明朝败家子】从五品直接赐为二品,这几乎是【明朝败家子】国朝历史上,前所未有啊。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目光落在了那方氏的【明朝败家子】身上,方氏在角落里,一脸错愕,显得不可置信。而从她的【明朝败家子】穿戴而言,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区区五品而已。

  弘治皇帝顿时觉得这个赏赐有些过头了,给个三品淑人,或是【明朝败家子】四品,就已是【明朝败家子】天大的【明朝败家子】恩赐。

  他正待要开口……

  却见方继藩已经很不客气地乐呵呵的【明朝败家子】道:“娘娘圣明!方家上下,感激不尽,臣代姑母,谢娘娘恩典。”

  这是【明朝败家子】一锤子买卖,都已圣明了,还谢了恩……

  弘治皇帝顿感一口气给堵住了,用力地深吸一口气,最后轻轻的【明朝败家子】将这口气呼出来,才感觉平复下来,算了,不计较,这喜庆的【明朝败家子】日子,皇祖母高兴便好。

  这殿中的【明朝败家子】命妇,此刻,却都将目光落在了那不起眼的【明朝败家子】方氏身上,这只是【明朝败家子】个五品的【明朝败家子】安人哪,转眼就成了正儿八经的【明朝败家子】二品夫人了,所谓妻凭夫贵、母凭子贵,可这方氏,却是【明朝败家子】凭着一个侄子,直接显赫起来,教谁心里不羡慕呢?

  方氏依旧一脸难以置信,心里的【明朝败家子】震撼,可想而知,连身躯都在暗暗颤抖,这……赏赐实在太重,重得超出了她的【明朝败家子】想象。

  更令她震惊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侄子,从前那顽皮胡闹的【明朝败家子】侄儿,怎么转眼之间,竟是【明朝败家子】如此优秀了。

  家门有幸啊!

  想那魏国公府两个儿媳,大儿媳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三品,而次媳却已二品了,于是【明朝败家子】许多人都别有意味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沐氏一眼。

  沐氏心思更是【明朝败家子】复杂无比,无地自容。

  真正到了酒宴的【明朝败家子】时候,男人们却需回避的【明朝败家子】,所以在偏殿,弘治皇帝自己摆了一桌,太子和方继藩入席。

  今儿太皇太后既然高兴,弘治皇帝心里也高兴,他暗暗打量着方继藩,不由道:“方卿家。”

  皇帝总是【明朝败家子】这样,继藩和卿家之间,随心所欲的【明朝败家子】转换,想来,这也是【明朝败家子】帝王心术的【明朝败家子】一种。

  “臣在。”

  方继藩一面应了一声,一面看着坐在对面,一副乖巧的【明朝败家子】朱厚照!

  方继藩心里忍不住叹息,这演技又精进了。

  此时,弘治皇帝笑了笑道:“朕有时在想,卿家到底有没有脑疾了,为何这人有了脑疾,反而鹤立鸡群起来。”

  方继藩心里发懵,果然,陛下已经开始怀疑了,他道:“这只是【明朝败家子】臣没有病发而已,若是【明朝败家子】病发,就可怕了。”

  弘治皇帝更是【明朝败家子】定定地看着他,道:“噢,如何可怕……”

  “这……”这倒难倒了方继藩,于是【明朝败家子】踟蹰道:“一旦病发,臣就如太子殿下这般乖巧。”

  “……”朱厚照瞪着方继藩,目光有点不善!

  老方,你坑本宫啊。

  其实,方继藩只是【明朝败家子】想转移话题,因为他知道,陛下但凡提到太子,情绪波动就比较大。

  弘治皇帝果然冷哼了一声,看看人家方继藩,再看看这逆子,这逆子在詹事府里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德行,朕会不清楚吗?杨卿家和王卿家可没少来状告呢,现在却是【明朝败家子】装作可怜的【明朝败家子】模样。

  看看人家方继藩,人家方继藩心里总还有一个姑母,总还能讨人喜欢,可这逆子就知道胡闹。

  他脸抽了抽,眼里掠过了一道精光,精光有点锐利。好在,今日大喜,所以……他忍了。

  深吸一口气,他才不徐不慢地道:“说起魏国公府,朕正好听说摹久鞒芗易印肯京守备魏国公有奏,说是【明朝败家子】南京有一会门,号称丐帮,聚众作乱……”

  丐帮……很熟悉的【明朝败家子】名字。

  作乱……

  嗯……

  方继藩心里在想,在上一世,许多大师笔下,也有许多关于丐帮的【明朝败家子】传奇故事,而丐帮中的【明朝败家子】人物,无一不是【明朝败家子】为国为民、义薄云天。

  方继藩当时很不理解,你说摹久鞒芗易印裤特么的【明朝败家子】都混成了乞丐,跑去要饭了,你为个哪门子国,忠的【明朝败家子】哪门子君,这不合逻辑啊。如此不合逻辑的【明朝败家子】设定,简直就是【明朝败家子】在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智商按在地上摩擦。这人都要了饭,连饭都吃不饱,还不反了他丫的【明朝败家子】,难道还将这皇帝老子留着过年?

  自然,绝大多数人是【明朝败家子】不觉得大师的【明朝败家子】设定有问题的【明朝败家子】,大师就是【明朝败家子】大师,永远让人膜拜和瞻仰,瞻仰过后,再找几本网络小说,寻几个不太出名的【明朝败家子】作者,狠狠踩一通,不但得到了优越感,且还可以提升逼格。

  现在听说丐帮作乱,方继藩心里舒服了,这才是【明朝败家子】丐帮嘛,这也才是【明朝败家子】吃不上饭的【明朝败家子】人应该有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江南的【明朝败家子】乞丐们,讲究!

  弘治皇帝又娓娓道:“朕记得,魏国公的【明朝败家子】奏疏中称,已命金山卫指挥徐世绩调兵弹压,可这已过了一个多月,还没有捷报出来,可见,区区一个会门,堂堂的【明朝败家子】金山卫竟都弹压不住……”

  弘治皇帝说罢,却是【明朝败家子】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顿时醒悟,金山卫指挥徐世绩,这不就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姑父嘛!

  魏国公想来是【明朝败家子】希望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趁机刷一刷功劳,毕竟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会门,想来可以轻松拿下,可谁料……一个多月没有消息,这不就说明……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脸顿时涨得通红起来,丢人了,丢人了啊。

  弘治皇帝微微一笑道:“你的【明朝败家子】姑母,封了二品诰命,他却只是【明朝败家子】从三品的【明朝败家子】指挥,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所以……朕会封赏他。”

  “……”方继藩一脸惭愧地道:“陛下,其实臣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你的【明朝败家子】姑父如此不堪?”弘治皇帝失笑,摇摇头道:“不可有下次了。”

  “是【明朝败家子】。”

  这话虽是【明朝败家子】有几分责备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方继藩却有着几分感动,弘治皇帝对他算是【明朝败家子】挺好的【明朝败家子】了。

  朱厚照在旁听着,则是【明朝败家子】忍不住磨牙,心里对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姑父,真是【明朝败家子】鄙视得不得了,琢磨着,若是【明朝败家子】本宫出马,只需一个千户所,便可将丐帮弹压了。

  弘治皇帝吃了一些酒菜,就显得没什么胃口了,随即道:“说起来,贵州那儿,至今还没有消息,相比于江南的【明朝败家子】区区会门,云贵的【明朝败家子】米鲁之乱,才令朕忧心。”

  方继藩心说,要平乱还得等后年呢,慢慢等吧。

  这个时候,弘治皇帝意味深长地看了方继藩一眼,道:“方卿家啊,朕早在两个月前就已下了旨意给王轼,命他筹建山地营。”

  这事儿,方继藩听说过,不过皇帝很鸡贼,当时面对他的【明朝败家子】建议模棱两可,转过头却把事办了。

  这不厚道啊。

  方继藩故作不知,道:“原来陛下已经将事办了,陛下圣明,尧舜禹汤,臣……”

  弘治皇帝一听他开始吹捧,心里就渗得慌了,压压手道:“朕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这贵州也有两个多月没有捷报传来了。”

  方继藩顿时又尴尬起来了。

  不起作用?

  那也不怪我这狗头军师啊,就算怪,也是【明朝败家子】怪贵州那儿执行得不好,不讲究。

  可皇帝是【明朝败家子】不跟你讲道理的【明朝败家子】,他认为一点效果都没有,可不就是【明朝败家子】你的【明朝败家子】问题吗?

  一旁的【明朝败家子】朱厚照按耐不住地道:“要不,父皇,儿臣挂帅……去贵州走一遭。”他真是【明朝败家子】做梦都想去贵州,想要血战沙场。

  弘治皇帝狠狠地瞪了朱厚照一眼,眼里冒出了火来。

  朱厚照顿时打了个冷颤,有种不大好的【明朝败家子】预感。

  今儿,方继藩出宫得比较迟,迟的【明朝败家子】原因比较奇葩,是【明朝败家子】苦口婆心的【明朝败家子】劝了一下午老子揍儿子,一开始是【明朝败家子】说,陛下,今日是【明朝败家子】太皇太后的【明朝败家子】大寿,万万不可败了太皇太后的【明朝败家子】兴啊。

  到了后来,眼看着木已成舟,殿中鸡飞狗跳,弘治皇帝抡起了一根装饰用的【明朝败家子】斧钺,方继藩就抱住弘治皇帝:陛下,会出人命的【明朝败家子】,用鞭子吧,抽几鞭子就好了。

  然后眼睁睁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厚照皮开肉绽,吊在房梁上,说实话,他衣衫褴褛,LUO露出来的【明朝败家子】肌肉,竟还挺男人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呢,自然也气得够呛,就这么一个儿子,将来是【明朝败家子】要克继大统的【明朝败家子】,这是【明朝败家子】未来的【明朝败家子】天子,反了你还,成日想着外出统兵,不务正业,今日不打,更待何时,方继藩不就被揍成了这么个人才吗?

  到了天近傍晚,方继藩才心有余悸的【明朝败家子】出宫,午门前,早已冷清了,祝寿的【明朝败家子】贵妇们,早已一走而空,他脑海里还走马灯似得留存着朱厚照被吊在房梁上,先是【明朝败家子】求饶,后来高呼好男儿不畏死的【明朝败家子】悲壮,方继藩心里给他竖起了大拇指,铁血真汉子,我方继藩,就服你。

  骑马一路直奔回家,到了家中,想着惆怅了几天的【明朝败家子】老爹,方继藩决定先把好消息告诉老爹。

  谁知道,刚见了方景隆,方继藩还没说话,方景隆就先炸了。

  “二品诰命……”方景隆瞪大着眼睛,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方继藩。

  在他手上,正拿着一封信笺,显然刚刚正在看信。

  这信正是【明朝败家子】他那表妹送来的【明朝败家子】,因为刚刚给太皇太后过了寿回去,不便来方家,所以便修书来,报了喜讯,同时对方继藩多了几分关注,隐隐里有着感谢的【明朝败家子】意思。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医道无双  据说娱乐网  第一课件网  笔趣阁  社保查询网  广东高考网  唐朝工科生  斗战狂潮  神墓  医道无双  谍影风云  天才相师  贞观大闲人  魔神狂后  娱乐大头条  大魏宫廷  明朝败家子  全职武神  论文大全网  黄金瞳  小学生作文  星战风暴  汉乡  开天录  经典古诗词  第一星座网  帝道独尊  大唐承包王  大学生必备网  头条新闻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恶魔法则  牧神记  笔趣阁  减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