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五十四章:费尽心机

第一百五十四章:费尽心机

  看着李朝文的【明朝败家子】一张脸比苦瓜还苦,方继藩依旧不以为然。

  他在心里无声地道:傻瓜,这本来就是【明朝败家子】我的【明朝败家子】安排啊。

  面上却是【明朝败家子】不露声色道:“你和他乃是【明朝败家子】师兄弟,都是【明朝败家子】师兄的【明朝败家子】弟子,是【明朝败家子】平辈,凭什么他可以主持龙泉观,你却连一个斋堂都执掌不得?你害怕什么?放心,现在有师叔给你撑腰呢,你放心大胆的【明朝败家子】执掌斋堂就是【明朝败家子】,多拉拢一些师兄弟,那张朝先还敢动你分毫吗?”

  李朝文却是【明朝败家子】打了个冷战,似乎还沉浸在张朝先这十几年来在观中独断专行的【明朝败家子】恐怖手腕之下。

  方继藩给他提了一个大胆的【明朝败家子】建议,他心里真真的【明朝败家子】感到害怕,可同时,他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走。

  不对着干,还能怎么办呢?大师兄历来是【明朝败家子】绝不容许观中有师兄弟忤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这一次,方继藩却让自己取代了他的【明朝败家子】亲信弟子,在大师兄眼里,自己已经算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这边的【明朝败家子】人了。

  而师叔今日和大师兄之间的【明朝败家子】龌蹉,谁看不清?

  这个从天而降的【明朝败家子】师叔,既把自己推进了火坑,却又成了自己最后的【明朝败家子】救命稻草。

  他踟躇着,既是【明朝败家子】惶恐,又有些不知所措。

  方继藩继续诱导道:“凭什么他能吃香喝辣,你却是【明朝败家子】过着苦哈哈的【明朝败家子】日子?你放心便是【明朝败家子】,好好的【明朝败家子】执掌你的【明朝败家子】斋堂,谁敢欺你,师叔给你做主了。”

  那吃香喝辣似乎一下子勾起了李朝先的【明朝败家子】某种'yuwang ',而苦哈哈三字,似乎也使李朝先有些不甘心。

  当然,常年在大师兄的【明朝败家子】独断专行之下,李朝文在从前,便是【明朝败家子】有一百个胆,都不敢有什么大胆想法的【明朝败家子】。

  可现在……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啊,他能怎么办?

  李朝文深深地看了方继藩一眼,看来眼下唯一能凭仗的【明朝败家子】,也只有这个师叔了,只是【明朝败家子】……

  这半路杀出来的【明朝败家子】师叔,底细未知,靠谱吗?

  靠不靠谱,这条贼船,似乎也非上不可,李朝文只得朝方继藩道:“小道明白了,师叔,往后还请多多照拂。”

  方继藩笑起来:“这才像话,师叔就喜欢有志气的【明朝败家子】人,回山上去吧,过几日,师叔来看你。”

  李朝文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道:“您……您可一定要来啊。”

  “……”

  其实方继藩很能理解李朝文的【明朝败家子】心情,现在让李朝文重新上山,对他而言,就像是【明朝败家子】上刑场,现在只有依靠着他,李朝文才稍稍有那么丁点儿安全感,所以……李朝文是【明朝败家子】巴不得他永远都住在山上。

  依依不舍的【明朝败家子】送别师叔,李朝文深吸一口气,看着山门,最终还是【明朝败家子】叹了口气,上山去了。

  这一顿操作,已是【明朝败家子】令随行诸人大开眼界。

  不过,欧阳志、刘文善、江臣三人,似乎还是【明朝败家子】处变不惊,他们毕竟跟方继藩时间长嘛,习惯了!恩师做什么事,他们都不觉得奇怪了!

  其实欧阳志在第一次下山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心里还在嘀咕,今日来这龙泉观,怎的【明朝败家子】就这样的【明朝败家子】风平浪静,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恩师的【明朝败家子】风格啊。

  等到恩师第二次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上山,他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恩师还是【明朝败家子】那个恩师,没错了,早料到会出事的【明朝败家子】,于是【明朝败家子】乎,心情居然出奇的【明朝败家子】放松,这种久违的【明朝败家子】感觉,才真正的【明朝败家子】使他安心,即便是【明朝败家子】跑去砸了人家斋堂,即便是【明朝败家子】后来才知,恩师竟是【明朝败家子】普济真人的【明朝败家子】师弟,也没有一丁点的【明朝败家子】违和。

  唐寅显得兴致勃勃的【明朝败家子】,似乎觉得恩师为自己出了一口气,此时文思如泉涌,嗯,想作诗。

  徐经则在瞎琢磨着恩师的【明朝败家子】种种事,猛地眼前一亮,心里竖起一个大拇指,恩师……英明!

  王守仁已经憋不住了,他感觉自己要疯了,这个方公子,到底在做什么,他猜不透啊,心里又增添了无数个疑团,于是【明朝败家子】厚着脸皮道:“方公子,学生有一件事,想要请教。”

  方继藩心情不错,看着王守仁恰久鞒芗易印矿知若渴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倒是【明朝败家子】耐着性子道:“你说罢。”

  “能否借一步说话。”王守仁看了看欧阳志数人。

  哎,怪人就是【明朝败家子】怪人啊,也是【明朝败家子】一个没有情商的【明朝败家子】家伙,当着自己几个门生的【明朝败家子】面,让借一步说话,这不就是【明朝败家子】不放心欧阳志这些人吗?

  方继藩却还是【明朝败家子】点点头,随王守仁走远了一些,王守仁凝望着方继藩道:“这是【明朝败家子】方公子有意为之的【明朝败家子】吧,方公子似乎想从龙泉观得到一些什么?”

  这种事,傻子都看得出来,王守仁不傻。

  只是【明朝败家子】……王守仁还是【明朝败家子】不太明白。

  方继藩道:“你说的【明朝败家子】不错,我就是【明朝败家子】要从龙泉观里得到一点什么。”

  没想到今日方公子竟如此坦率。

  “那么方公子想要得到什么?”王守仁顿时又生起了更多的【明朝败家子】疑问。

  “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万顷良田。”方继藩很老实的【明朝败家子】回答。

  王守仁直接的【明朝败家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一种RI狗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看着王守仁震惊的【明朝败家子】表情,方继藩则是【明朝败家子】笑吟吟地道:“你自己也看到了,这龙泉观在那张朝先的【明朝败家子】执掌下,可谓是【明朝败家子】有声有色,不过……此人经营的【明朝败家子】办法,怕是【明朝败家子】不太光明磊落。于是【明朝败家子】我就想,既然让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败类来敛财,那么就不妨还是【明朝败家子】让我来吧,反正结果不会再坏了。”

  “……”王守仁无言了……

  还能这样理解?

  方继藩叹了口气,心里想,万顷良田,就意味着番薯可以大规模推广,而大规模的【明朝败家子】番薯推广开来,则意味着可以缓解即将到来的【明朝败家子】灾情,到了那时,不知可以救活多少人,可以让多少原本在历史上成为饿殍的【明朝败家子】人,活下来!

  当今世道,虽也称得上是【明朝败家子】太平盛世,可古人的【明朝败家子】所谓太平盛世,指标是【明朝败家子】极低的【明朝败家子】,一个灾殃到来,依旧有无数人食不果腹,会有无数人成为道旁的【明朝败家子】森森白骨。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经历了许多事,也发生了许多事,无论别人如何看待自己,方继藩都坚守着一个底线,自己必须做一个好人,一个即便不太纯粹,可倘若有余力,便一定要助人的【明朝败家子】好人。

  这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在做任何事时,暗中告诫自己必须坚守的【明朝败家子】东西。方继藩更喜欢称呼它为情怀,一个人可以外表可以下贱,行为可以XIALIU,行事可以卑鄙,但是【明朝败家子】绝不可以失去情怀。

  方继藩带着微笑道:“你一定很惊讶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本少爷就知道你一定会胡思乱想,你既然这么想知道,那么就告诉你好了。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斋堂价格如此高昂,到了灾年,也绝不肯减少地租,这说明什么?根据本少爷的【明朝败家子】判断,倘若执事的【明朝败家子】人乃是【明朝败家子】普济真人,以我和普济真人的【明朝败家子】交谈后的【明朝败家子】感觉,深信他断然不会如此做。既然如此,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普济真人已经不管俗事,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经营已交给弟子们打理了。”

  王守仁竖着耳朵,几乎一个字都不敢遗漏。

  方继藩继续道:“可你看那观中的【明朝败家子】道人,却很奇怪,许多年长的【明朝败家子】道人,穿着朴素,苦哈哈的【明朝败家子】模样。可是【明朝败家子】呢,一些年轻的【明朝败家子】道人,却是【明朝败家子】油光满面,便连道袍,竟也是【明朝败家子】用绸子做的【明朝败家子】底料,你不觉得奇怪?这又说明什么?这便说明,普济真人将俗事早早交给了他的【明朝败家子】弟子,可是【明朝败家子】呢,却并非是【明朝败家子】第三代‘朝’字辈的【明朝败家子】弟子共同打理,而是【明朝败家子】这权力独揽在了一人身上,因为只有如此,其他‘朝’字辈的【明朝败家子】弟子才显得寒酸,既然有一个师兄独揽大权,他最提防的【明朝败家子】,反而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师兄弟了,因为这些人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同辈,岂可不有所防范?

  因而,他的【明朝败家子】亲信反而多是【明朝败家子】一些辈分不高的【明朝败家子】弟子,因为只有如此,他既可借由这些人控制整个龙泉观内外,又不担心这些弟子掌握了权力,而动摇他的【明朝败家子】地位,这才是【明朝败家子】年长弟子朴素,反而是【明朝败家子】某些第四代的【明朝败家子】‘天’字辈却成了龙泉观骨干的【明朝败家子】原因。”

  方继藩看着王守仁一脸认真的【明朝败家子】样子,道:“所以听说唐寅被人揍了,我本不在意,可后来听说龙泉观竟有万顷良田,我便毫不犹豫上山,做了那普济真人的【明朝败家子】师弟,接着便说饿了,去了那斋堂,去斋堂的【明朝败家子】目的【明朝败家子】,其实就是【明朝败家子】去揍人的【明朝败家子】啊,不揍人,怎么能把那个张朝先引出来?”

  “引出张朝先,那一切就好办了,令他骑虎难下,教他威信荡然无存,这是【明朝败家子】为了乱他的【明朝败家子】心。他的【明朝败家子】心乱了,被我突然奇袭,势必想草草了结此事,他越是【明朝败家子】巴不得想要了结,我偏不遂他的【明朝败家子】愿,接着强迫他罢黜王天保,再接着,又强迫他不得不接受李朝文来执掌斋堂。”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心情显然很好,整件事情都很有耐心的【明朝败家子】给王守仁说个清楚。

  “你知道为什么是【明朝败家子】李朝文吗?因为我看他寒酸,且年纪不小,想来定是【明朝败家子】朝字辈的【明朝败家子】弟子,是【明朝败家子】张朝先的【明朝败家子】师兄弟,选择他的【明朝败家子】目的【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因为看好他,而是【明朝败家子】要让他无路可走,他深知自己执掌了斋堂,而且还是【明朝败家子】我这羞辱了张朝先的【明朝败家子】师叔推荐的【明朝败家子】,往后势必就成了张朝先的【明朝败家子】眼中钉,张朝先是【明朝败家子】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明朝败家子】,这李朝文就如一个落水之人,被我斩断了后路,那么他唯一能做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只有破釜沉舟,死死的【明朝败家子】抓着我这师叔,和张朝先奋力一搏了。”

  “你看,李朝文就是【明朝败家子】我的【明朝败家子】一枚棋子!我成了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师叔,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个吉祥物而已,噢,吉祥物你知道不知道,就如那道观里的【明朝败家子】泥像一样,看着尊贵,实则,却对观中一点用都没有。而现在,通过了李朝文,本少爷便算是【明朝败家子】真正的【明朝败家子】进入了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这场棋局中了,只要张朝先出局,那么整个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万顷良田,便可任我摆布,李朝文,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可控制的【明朝败家子】玩偶罢了。”

  “这叫什么,这就叫知行合一,心里有自己对万物的【明朝败家子】看法,便放手去实践,通过自己行为,来实践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愿望,再通过自己对万物的【明朝败家子】理解,从而去实践自己要做的【明朝败家子】事,这两者缺一不可。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级宗师  斗罗大陆  99养生网  励志故事  妖神记  官居一品  大明春色  超级神基因  金枝绕东宫  天涯八卦  修真聊天群  重生在南宋  万古神帝  娱乐大头条  道君  作文吧  大符篆师  免费算命网  大魏宫廷  中学生阅读网  系统供应商  卡徒  盛唐小相公  大符篆师  三界红包群  佣兵的战争  贞观大闲人  王者时刻  管理资料下载  超级学生  贞观帝师  神墓  逆天邪神  异世界的美食家  唐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