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四十五章:懿旨

第一百四十五章:懿旨

  对于太皇太后的【明朝败家子】决定,弘治皇帝却在心里摇头,一开始要打要杀,可一旦改了主意,转念之间,就又将宫中的【明朝败家子】规矩破坏殆尽。

  倘若如此,破了先例,以后可怎么办才好?

  弘治皇帝深知规矩的【明朝败家子】重要性,因为任何破坏先例的【明朝败家子】行为,都可能引发许多无端的【明朝败家子】猜测。

  毕竟好端端的【明朝败家子】,一个本不该这个时候入宫祝寿的【明朝败家子】人入了宫,那么,大臣们会不会想,为何宫中会这个时候召见方继藩呢?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父亲近来要预备高升了?又或者是【明朝败家子】……宫里和方家,是【明朝败家子】否有联姻的【明朝败家子】可能。

  一想到联姻,弘治皇帝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不至于会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妄言出现吧。宫里头只有一个待嫁的【明朝败家子】公主,这是【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头肉,他可完全没有这个打算。

  不过……太皇太后有懿旨,素来讲究孝道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又能说什么呢,只好一声叹息罢了。

  旨意很快被送到了詹事府,说是【明朝败家子】旨意,不如说是【明朝败家子】口谕。

  因为此时,方继藩就在詹事府里当值,太子朱厚照回来,就立即拉着一头雾水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商量,说起宫里发生的【明朝败家子】事。

  方继藩顿感自己在不知不觉里走了一遭鬼门关,他哪里会想到,那危大有著了书,却根本没有公布于世啊,更没想到,这个版本的【明朝败家子】经书,是【明朝败家子】在明末时才得见天日。

  好在事情已经过去,得知太皇太后懿命自己入宫祝寿,倒是【明朝败家子】犯了难,这太皇太后显然不好对付啊,这件事,该怎么糊弄过去呢?

  倒是【明朝败家子】朱厚照一脸郁闷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哀怨地道:“本宫受苦了啊,因为你,而遭了无妄之灾,本宫昨夜,方才知道什么叫众叛亲离。”

  这个时候,他想到了公主朱秀荣,悻然地道:“最没良心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我那个妹子,不过……她看起来是【明朝败家子】不打算理睬本宫了,出宫的【明朝败家子】时候,本宫朝她打招呼,她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抬,真令本宫难过啊,本宫哪里对不住她了,平时不是【明朝败家子】待她顶好的【明朝败家子】吗?”

  方继藩心里想,我对你家妹子也挺好的【明朝败家子】啊。

  朱厚照接着摇摇头道:“罢了,不和你说这个了,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又没有妹子。”

  “……”方继藩直接翻白眼了!

  这次的【明朝败家子】事情倒是【明朝败家子】有惊无险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也不是【明朝败家子】一个爱闷闷不乐的【明朝败家子】人,下了值,便悠悠然的【明朝败家子】回家去。

  却是【明朝败家子】刚到家,门子就给他投来了一个帖子,说是【明朝败家子】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普济真人有请。

  普济……还真人……

  方继藩对道士半分兴趣都没有的【明朝败家子】啊,很直接的【明朝败家子】将道贴揉碎了,随手一丢,自然没有理会。

  倒是【明朝败家子】对于六月初九的【明朝败家子】这一场祝寿,方继藩还是【明朝败家子】颇有些紧张的【明朝败家子】。

  太皇太后的【明朝败家子】态度有些不明,这个大明朝深居在后宫的【明朝败家子】女人,可不好惹。

  方继藩虽然经常碰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瓷,可方继藩并不傻,在皇帝面前装疯卖傻,是【明朝败家子】因为早就对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性子摸透了,不知道的【明朝败家子】人还以为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傻瓜呢,可这不就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生存之道吗?

  可这位太皇太后不同,他没有真正的【明朝败家子】接触过,心里自是【明朝败家子】没底。

  嗯……到时却要小心应对了。

  不过方继藩眼下最上心的【明朝败家子】事,还是【明朝败家子】那番薯的【明朝败家子】问题,近来大规模的【明朝败家子】育苗,可这么多种苗培育了出来,偏生没有大规模的【明朝败家子】土地进行种植。

  农民是【明朝败家子】最保守的【明朝败家子】群体,更何况是【明朝败家子】这个时代的【明朝败家子】农民,对他们而言,即便眼下天象反常,又发生了大旱,种麦子极有可能颗粒无收,他们也绝不敢轻易种植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作物。

  西山那儿,毕竟是【明朝败家子】农田有限,何况还指着冬季之后,依靠暖棚来挣银子呢。

  再者说,即便全部种上番薯,对天下饥荒问题,也是【明朝败家子】于事无补。

  方继藩曾揣着几个门生的【明朝败家子】屁股,让他们前去附近的【明朝败家子】士绅那儿推广,可得来的【明朝败家子】反馈,却是【明朝败家子】不尽人意,人家压根就不相信,就算是【明朝败家子】相信,也不敢轻易冒险。

  除非土地掌握在自己手里,否则,这番薯想要迅速推广,怕是【明朝败家子】难了,可这大旱,却是【明朝败家子】不等人的【明朝败家子】啊。

  难道,自己去买地?

  虽说现在方家的【明朝败家子】收益惊人,可方继藩怕也没有财力购置大量的【明朝败家子】土地,这已不是【明朝败家子】银子的【明朝败家子】问题了,土地是【明朝败家子】许多人的【明朝败家子】根本,并非是【明朝败家子】你花了钱,人家就肯买的【明朝败家子】,当初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故意做冤大头,才把西山那一大片荒地收购下来,那已算是【明朝败家子】运气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番薯这等作物,其实在明末就早已进入了中国,可真正推广开来,却是【明朝败家子】数十年之后。

  可这一场大旱,似乎有些不等人,方继藩心里便也焦急。

  而那位普济真人的【明朝败家子】道贴,又连下了几次,几乎天天都来,方继藩有点懵逼了,他当然是【明朝败家子】知道这个普济真人为何注意到他,可他其实也只是【明朝败家子】阴差阳错的【明朝败家子】写了一篇经注而已,何必如此执着啊?

  只是【明朝败家子】到了五月二十九,方继藩预备着去詹事府当值,谁料刚刚洗漱,便有宦官飞马而来。

  这宦官见了方继藩后,便好奇地打量着方继藩,方继藩也好奇的【明朝败家子】打量着他,对于宫中的【明朝败家子】任何‘生物’,方继藩都抱着学习研究的【明朝败家子】态度,虽然宦官他已见了不少。

  这宦官倒没有耽搁多少时间,便道:“太皇太后诞日在即,谕令南和伯子方继藩代入龙泉观上香,不得有误!”

  “……”代太皇太后去龙泉观上香?

  方继藩这时方知这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能量来了。

  原来人家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有来头,这是【明朝败家子】几次邀请自己不成,所以才走了太皇太后的【明朝败家子】门路,莫非……

  是【明朝败家子】希望自己去给太皇太后祝寿之前,先去龙泉观?

  在这大明朝,只有两个人是【明朝败家子】不可以得罪的【明朝败家子】。

  一个是【明朝败家子】张皇后,一个则是【明朝败家子】太皇太后。

  反而弘治皇帝,其实碰碰瓷什么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一丁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既然现在太皇太后下了懿旨,方继藩还能说什么,去呗。

  不过……方继藩不敢一个人去,现在有钱了,总是【明朝败家子】对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安全提心吊胆,走在大街上,竟觉得满世界都是【明朝败家子】谋财害命的【明朝败家子】歹人,因而方继藩叫上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几个门生,一听说恩师有兴趣去逛龙泉寺,欧阳志诸人,竟都兴奋起来。

  倒是【明朝败家子】徐经若有所思,偷偷将方继藩拉到一边,低声道:“恩师,高明哪。”

  方继藩像看傻子一样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他道:“高明二字,是【明朝败家子】为师的【明朝败家子】常态,你现在才知道?拜师的【明朝败家子】时候没跟你说?”

  谦虚两个字,是【明朝败家子】在恩师身上看不见的【明朝败家子】,这一点,徐经已经深有体会,他笑吟吟地颔首道:“太皇太后前几日才请恩师去祝寿。而学生自进京以来,也听说太皇太后崇信道学,那龙泉寺普济真人,乃是【明朝败家子】道学宗师,恩师此时去拜访他,是【明朝败家子】一手妙棋,恩师城府,深不可测,学生佩服。”

  这样也行?

  方继藩也懒得解释了,便道:“少啰嗦,走了。”

  出了府门,车马已备好了,可王守仁竟来了。

  方继藩不得不认为,这家伙上辈子是【明朝败家子】属牛皮糖的【明朝败家子】啊。

  王守仁直接上前作揖道:“学生回去之后,仔细的【明朝败家子】推敲了方公子的【明朝败家子】话……”

  方继藩今儿可没有这么耐烦,一挥手道:“我有事,回聊。”

  说罢,也不理他,很干脆的【明朝败家子】上车去。

  对付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绝不能一下子透出底牌,得慢慢耗着。

  可王守仁显然在某些地方是【明朝败家子】一根筋的【明朝败家子】,自是【明朝败家子】不死心,见欧阳志等人出来,便拉着欧阳志低声道:“不知令师去做什么事?”

  欧阳志显得很木讷,想了想,才道:“恩师说去做什么,便去做什么,年兄,我也不知所为何事。”

  王守仁有点懵逼,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也能成会元?

  心里摇摇头,深深看了欧阳志一眼,愈发的【明朝败家子】感觉到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强大,只是【明朝败家子】横竖问不出什么,倒是【明朝败家子】徐经凑上来道:“可是【明朝败家子】王年兄?”

  王守仁忙是【明朝败家子】回礼。

  徐经便笑道:“恩师预备去龙泉观,王年兄,恩师的【明朝败家子】脾气是【明朝败家子】有些怪,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徐经心知这王守仁不是【明朝败家子】寻常人,会试第四,父亲乃是【明朝败家子】状元,据传连李东阳都很看得起他,这是【明朝败家子】正儿八经的【明朝败家子】官二代,家世非寻常人可比,本着恩师没必要招惹来麻烦的【明朝败家子】态度,因而和王守仁套个近乎。

  王守仁却了徐经的【明朝败家子】话,却是【明朝败家子】若有所思,心里想,他去龙泉观,可有什么深意吗?

  说起来,王守仁所学很杂,既懂军事,结婚的【明朝败家子】当日,还跑去找道士聊天呢,因而对于这道学,也颇有研究!

  他这几天一直都在琢磨着方继藩那‘知行合一’四字,好不容易想通了,很想再跑来继续求教,现在方继藩不理自己,自己反而是【明朝败家子】百爪挠心。

  他倒也爽快,毫不迟疑的【明朝败家子】道:“我也同去,龙泉观的【明朝败家子】普济真人也是【明朝败家子】高士,我虽不相识,却也仰慕已久。只可惜普济真人专心修行,已不见外客了。”

  于是【明朝败家子】这一行人,便出行了,王守仁跟在众人后头,见方继藩坐着车,其他门生哪里敢乘轿,只好骑马、骑驴,王守仁是【明朝败家子】坐轿来的【明朝败家子】,似乎觉得在方继藩面前坐轿显得篡越,便索性步行,反正骑驴的【明朝败家子】也走不快。

  今日清早有些阴雨,所以王守仁还带着一柄油伞,将油伞夹在腋下,跟在这行人的【明朝败家子】后头,健步如飞。

  .....

  这么多人安慰老虎,心里瞬间舒服了很多,还有这么多小伙伴打赏,哈哈哈,咱们继续!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武极天下  武帝重生  励志名人名言  从零开始  大唐仙医  汉祚高门  大道争锋  超级拍卖行  大符篆师  天涯八卦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异常生物见闻录  重活一次  雪鹰领主  大唐承包王  超神机械师  北宋大丈夫  万古天帝  大道朝天  择天记  医统江山  小学生作文  择天记  第一序列  毕业论文网  龙组兵王  笔趣阁小说  好名字  逆天邪神  不败战神  官途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天才相师  雪中悍刀行  医道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