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三十八章:给太皇太后的【明朝败家子】礼物

第一百三十八章:给太皇太后的【明朝败家子】礼物

  显然,王伦的【明朝败家子】一番话,正合了朱宸濠的【明朝败家子】心意!

  他冷冷一笑,才道:“不错,正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当今天子,实是【明朝败家子】无道,而今的【明朝败家子】太子,更是【明朝败家子】荒唐无比,你看他身边的【明朝败家子】这个方继藩,恶名远播,人神共愤,可偏偏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奸诈小人,据闻却受皇帝和太子的【明朝败家子】喜爱,由此可见,天下百姓,已经苦到了什么地步。”

  朱宸濠目中发出了精光,神采飞扬地道:“这个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一步好棋。”

  王伦小心翼翼地看着朱宸濠:“殿下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

  “似这样贪婪无度的【明朝败家子】恶少,若是【明朝败家子】能为本王所用,岂不妙哉?想想看,此人的【明朝败家子】父亲方景隆,也算是【明朝败家子】一员虎将,若是【明朝败家子】能拉拢他的【明朝败家子】儿子,他的【明朝败家子】老子,将来就算想不反也不成了。方继藩与太子走得这样近,只要满足他的【明朝败家子】胃口,他定当随时在陛下和太子面前为本王美言,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傻瓜,可是【明朝败家子】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说到这里,朱宸濠显得更得意非凡了,继续道:“有了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傻瓜,孤无忧也。修书……告诉曹建,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要求,一概满足,孤别的【明朝败家子】没有,就是【明朝败家子】有银子。”

  朱宸濠的【明朝败家子】底气不是【明朝败家子】没有道理的【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藩地是【明朝败家子】在江西,江西本就是【明朝败家子】鱼米之乡,南昌府、上高、宜春、高安诸地,也都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藩地,藩地之内,有为数不少的【明朝败家子】铜山,使这宁王府财大气粗。

  历史上,宁王府养起了一支三万多人的【明朝败家子】卫队,同时还暗中养了数万盗贼,以至于反叛时,瞬间便集结了近十万的【明朝败家子】兵马,可见这宁王的【明朝败家子】家底深厚。

  “学生明白,学生这即修书。”王伦作揖,他想了想,却又有所顾虑,便皱眉道:“那方家,当初可是【明朝败家子】靠靖难起家的【明朝败家子】,方景隆更是【明朝败家子】对朝廷忠心耿耿,那方继藩……当真……会甘愿为殿下……”

  “你懂什么?”朱宸濠瞪了他一眼,道:“方继藩这个人,孤早已命人暗中打听过了,此等利益熏心的【明朝败家子】小贼,孤略施手段,便可令他甘愿臣服。”

  王伦点了点头,最后道:“那么,学生明白了。”

  …………

  在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西山,三块培育红薯的【明朝败家子】试验田,在这炎炎的【明朝败家子】天气里,已有了收货。

  育苗这等事,必须要有所筛选,将最茁壮,且看上去没有遭受虫害的【明朝败家子】番薯挑选出来,继续育种,至于其他的【明朝败家子】,只好吃了。

  这番薯的【明朝败家子】口味,还算不错,因为收获了百来斤,方继藩将一些看上去歪瓜裂枣的【明朝败家子】带回家去,命人一锅煮了,熬了粥,他自己却是【明朝败家子】不肯先吃的【明朝败家子】,天知道这个时代的【明朝败家子】番薯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品种,别吃出事来才好。

  于是【明朝败家子】将五个门生召集起来,每人的【明朝败家子】案几上摆上了番薯稀饭,热腾腾的【明朝败家子】稀粥,配合上那番薯特有的【明朝败家子】味道混杂一起,竟给人一种很奇特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吃吧。”方继藩很难得的【明朝败家子】和颜悦色。

  徐经眼观鼻、鼻观心,木若呆鸡地坐着,他心眼儿活,最是【明朝败家子】清楚,恩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欧阳志、刘文善和江臣三人似乎对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恩师,早已了若指掌,也显得踟蹰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轻易的【明朝败家子】动筷子。

  还是【明朝败家子】唐寅单纯,感激地道:“多谢恩师赐粥。”

  说罢,唐寅就很实在的【明朝败家子】低下头,开始动了筷子。

  然后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唐寅,只见唐寅呼了口气,缓缓的【明朝败家子】将那黄橙橙的【明朝败家子】番薯送入口,顿时感觉有一股甜香伴在粥里,他的【明朝败家子】表情顿时舒开了,这味道……好极了。

  “嗯嗯……好吃,好吃,快吃呀,快吃……你们怎么都不动筷子。”

  可依旧没人动筷子。

  大家都觉得,似乎即便是【明朝败家子】穿肠毒药,怕也要等一些时候才会发作吧。

  唐寅似乎还没看出大家的【明朝败家子】古怪,很真切地道:“真的【明朝败家子】很好吃,恩师,你也吃。”

  方继藩微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摇头道:“为师吃过了,小唐啊,你多吃一点。”

  唐寅顿时感到心里一暖,虽然恩师平日对他态度不错,可其实很少看到恩师这般体贴的【明朝败家子】,他眼睛有些通红,这叫三分颜色,便是【明朝败家子】春暖花开。

  好吧,果然……是【明朝败家子】情商低啊。

  方继藩在心里不禁为唐寅叹息。

  这一顿红薯稀饭的【明朝败家子】反响尤其的【明朝败家子】好,不过对于方继藩而言,眼下这种粮还需大量的【明朝败家子】进行培植,只是【明朝败家子】现在心里已有了底,方继藩心里倒也舒服了一些。

  再去詹事府时,朱厚照一见方继藩,便眼睛明亮明亮,等身边无人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连忙靠近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身边,低声问:“宁王送了银子来吗?”

  方继藩摇摇头。

  朱厚照立即遗憾起来,气呼呼地道:“这狗东西,会不会舍不得。”

  “这……”方继藩笑了笑:“这便要看宁王殿下的【明朝败家子】决心了。”

  “决心?”朱厚照若有所思,随即又摇头:“先不管这些,本宫要去抄道经了。”

  这就真的【明朝败家子】很突然了,朱厚照不是【明朝败家子】只喜欢兵事的【明朝败家子】吗?

  方继藩奇怪地道:“殿下竟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雅兴。”

  说起道经,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饶有兴趣的【明朝败家子】,本质上,他对道经也有兴趣,上一世,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家乡在阁皂山附近,阁皂山乃道教名山之一,受这影响,却也读过一些道经,呃……读道经的【明朝败家子】目的【明朝败家子】自是【明朝败家子】为了提升逼格,而提升逼格的【明朝败家子】目的【明朝败家子】则是【明朝败家子】找一个女朋友,美滋滋。

  当然,最后的【明朝败家子】结果是【明朝败家子】,书是【明朝败家子】读了,女朋友不出意料的【明朝败家子】没有找到。

  事实上,那时候他还太年轻,哪里知道妹子们眼里的【明朝败家子】逼格是【明朝败家子】香奈儿、阿玛尼,自然不会是【明朝败家子】道德经,更不会是【明朝败家子】高尔基和大仲马。

  朱厚照却是【明朝败家子】一脸懊恼的【明朝败家子】样子道:“过些日子,便是【明朝败家子】皇祖母的【明朝败家子】诞日了,父皇命本宫抄录几本道经送去,否则……”

  说到这里,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眼里透着一股子悲凉,哀怨地道:“否则就揍我。”

  “噢。那么……殿下好好努力。”

  方继藩笑起来,幸灾乐祸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要不……”一看方继藩这样子,朱厚照便恼了,不够朋友哪,扯住方继藩便道:“要不,你帮本宫抄写,不是【明朝败家子】说兄弟之间,有难同当的【明朝败家子】吗?”

  方继藩立即道:“臣和殿下的【明朝败家子】字迹全然不同,抄了一眼便能看出来,这是【明朝败家子】找死吧。”

  朱厚照却是【明朝败家子】摇头道:“放心,皇祖母眼睛花,哪里看得清,这只是【明朝败家子】聊表心意罢了,来来来,本宫平日可没少亏待你吧。”

  方继藩显得无奈。

  太子殿下,还真是【明朝败家子】……

  他只好冷冷地看着朱厚照:“抄也不是【明朝败家子】不可以,臣尽力模仿殿下的【明朝败家子】笔迹,不过……却有一条,殿下以后不可欺负公主殿下了。”

  “好好好……”朱厚照最怕的【明朝败家子】便是【明朝败家子】舞文弄墨,自然满口答应,拉扯着方继藩就开始干活了。

  笔墨纸砚是【明朝败家子】现成的【明朝败家子】,除此之外,特意取了一部《道德经》,还有一部经注。

  道德经倒是【明朝败家子】可以理解,至于经注,简洁一些而言,就是【明朝败家子】对道德经的【明朝败家子】注解,毕竟有些地方生涩难懂,如何理解道德经,总需要权威人士来译释才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只看了一眼朱厚照送来的【明朝败家子】那部经注,不禁笑了:“殿下连抄书都不会?”

  “什……什么?”朱厚照一脸无辜的【明朝败家子】模样。

  方继藩懵逼了,算了,跟朱厚照再深究,就是【明朝败家子】对牛弹琴。

  朱厚照送来的【明朝败家子】这本经注,竟是【明朝败家子】北宋宋徽宗的【明朝败家子】《御制道德真经》,宋徽宗书画双绝,自是【明朝败家子】令人佩服,可他这一部对道德经的【明朝败家子】注解,在道家之中,采用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不多,此书之所以能成书,其实都是【明朝败家子】拜了宋徽宗这皇帝之名而已,何况他崇信术士,喜好炼丹之术,因而,对道德经的【明朝败家子】理解,多是【明朝败家子】丹术之流。

  何况宋徽宗乃亡国之君,太皇太后的【明朝败家子】大寿啊,你送这么个东西去……晦气啊……

  方继藩看了,忍不住摇头,这若是【明朝败家子】将手抄的【明朝败家子】《御制道德真经》送上去,太皇太后但凡识一点货,多半都想打死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这家伙能活着,真是【明朝败家子】奇迹啊。

  方继藩对朱厚照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有那么点兄弟情的【明朝败家子】,在大事上,自然不会看着朱厚照作死,方继藩便道:“还有其他版的【明朝败家子】经注吗?我大明太祖高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御制道德真经》有没有?”

  “呀……”朱厚照呆了一下,不接地道:“太祖也批注过道德经……”

  方继藩无言,他不忍心告诉朱厚照,宋徽宗版的【明朝败家子】《御制道德真经》,确实是【明朝败家子】宋徽宗皇帝亲自所注,谁让人家多才多艺呢?可是【明朝败家子】国朝的【明朝败家子】太祖高皇帝嘛,这个……只是【明朝败家子】具名而已。

  方继藩叹了口气,道:“那么葛玄《老子节解》可有吗?”

  “葛玄是【明朝败家子】谁?”

  方继藩彻底服了。

  他只好将宋徽宗版的【明朝败家子】《御制道德真经》推到一边,现在时间仓促,等朱厚照这个家伙将经注寻来,黄花菜都凉了。

  他便沉思起来,自秦汉至国朝以来,关于道德经的【明朝败家子】经注版本有上百之多,除了各朝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御制道德真经》之外,各色版本俱都有其独到的【明朝败家子】见解。而自己有记忆的【明朝败家子】,似乎也只有危大有的【明朝败家子】《道德真经集义》,危大有就是【明朝败家子】明人,生于文皇帝时期,他的【明朝败家子】《道德真经集义》想来已经传世了吧。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无敌天下  神道丹尊  夜天子  太初  太监武帝  开天录  创世中文网  唐朝工科生  极品透视  超品相师  小学生作文  金枝绕东宫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星座网  南方财富网  玄界之门  遮天  励志名人名言  回到明朝当王爷  大唐承包王  异界无敌系统  史上最强店主  剑来  逆天邪神  民国谍影  都市之神级宗师  大符篆师  史上最强店主  明朝败家子  经典语录  寒门崛起  民国谍影  大符篆师  重生之财源滚滚  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