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三十一章:天大的【明朝败家子】人情

第一百三十一章:天大的【明朝败家子】人情

  方继藩这显现出来的【明朝败家子】为难之色,也是【明朝败家子】显而易见。

  张皇后带着万千愁绪之色道:“都是【明朝败家子】本宫不好,对他们一再纵容……”

  她只是【明朝败家子】自责,又不免失望。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眯着眼,心里进行着天人交战。

  那一对活宝,到底救还是【明朝败家子】不救呢?

  看张皇后这个样子,他可以想象,一旦救了,这就是【明朝败家子】天大的【明朝败家子】人情。

  可要救,哪里有这么容易呢?惹怒了太皇太后,死得更快一些啊。

  除非……

  方继藩眼珠子一转,便道:“娘娘,我方才见两位国舅,似乎脸色不好。”

  “嗯?”张皇后忍不住咬牙道:“这两个不知所谓的【明朝败家子】东西,受了本宫的【明朝败家子】教训,脸色能好吗?”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底气十足,同样别有深意地看了张皇后一眼。

  张皇后一看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眼色,心头一凛。

  怎么……这方继藩真的【明朝败家子】有什么好主意不成?

  其实她方才询问,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没办法之下,病急乱投医罢了,怎么可能真的【明朝败家子】将希望放在一个孩子身上?

  可现在看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眼神,张皇后几乎确定,方继藩已经智珠在握了。

  张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里既惊讶又踟蹰,方继藩当真有主意了?此事,便是【明朝败家子】自己作为皇后之尊,也不敢说善了的【明朝败家子】啊。

  却听方继藩振振有词地继续道:“不,臣所说的【明朝败家子】脸色不好,和他们挨了娘娘教训无关。”

  “嗯?”张皇后疑惑地看着方继藩,她还是【明朝败家子】有些不明白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意思。

  方继藩不好再搞神秘了,便直接道:“两位国舅,似乎害病了。以臣被研究了十几年的【明朝败家子】丰富经验,似乎,是【明朝败家子】脑疾!”

  脑疾!

  又是【明朝败家子】两个脑疾?

  先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接着是【明朝败家子】公主殿下,而现在,是【明朝败家子】两位国舅。

  朱厚照在一旁听的【明朝败家子】云里雾里的【明朝败家子】,可一听脑疾,他却不乐意了。

  在他心里,这脑疾可不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都可以得的【明朝败家子】,老方是【明朝败家子】兄弟,他有脑疾。公主是【明朝败家子】妹子,她也有脑疾,所以朱厚照对有脑疾的【明朝败家子】人,天生就有一种亲切感,可现在连张家那两个混账舅舅竟也有?

  他红着脸,想骂人。

  张皇后却是【明朝败家子】一愣,眼里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不明就里,凤眸似乎蒙了一层薄雾。

  这……和护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两个兄弟有什么关系摹久鞒芗易印控?

  可看着方继藩唇边的【明朝败家子】一丝别具深意的【明朝败家子】笑意,在这一刹那之间,张皇后霎时明白了什么,她目中竟带着无限的【明朝败家子】喜意。

  脑疾……好啊。

  她不禁欣慰地看了方继藩一眼,一直因为焦躁而略略暗淡的【明朝败家子】凤眸,顿时有了光泽,却道:“是【明朝败家子】吗?难怪本宫看他们二人有些不对劲,这事儿可是【明朝败家子】非同小可啊,继藩,你得找了空闲给他们开个方子,万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既然皇后娘娘已经明白了,方继藩也就不需要再点明了,正色道:“臣一定竭尽全力。”

  张皇后便不由感激又欣赏地看了方继藩一眼,带着淡淡笑意道:“那么,真有劳你了,不过你是【明朝败家子】本宫的【明朝败家子】外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来人,将本宫织的【明朝败家子】那件褙子来。”

  一旁候着的【明朝败家子】宦官便匆匆去取了一个玉盘,上头叠着一件褙子。

  所谓的【明朝败家子】褙子,其实就是【明朝败家子】披风,张皇后站了起来,自玉盘上取了褙子,轻轻地展开,便这褙子形制为对襟,直领,领的【明朝败家子】长度约一尺左右,大袖敞口,衣身两侧开衩,前后分开不相连属,衣襟缀一个惊色鱼袋子。

  她亲手将这褙子披在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身上,才笑盈盈温声道:“现在天气是【明朝败家子】渐渐暖和了,却也有冷的【明朝败家子】时候,本来这褙子是【明朝败家子】给太子织的【明朝败家子】,可本宫在宫中无所事事,这一件先赐你吧,下次再给太子织一件便是【明朝败家子】。”

  说着,她别有深意的【明朝败家子】与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目光交错。

  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早摸透了张皇后的【明朝败家子】性子的【明朝败家子】,她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带着几分女子的【明朝败家子】豪爽气,毕竟,她并非是【明朝败家子】出身贵族,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寻常读书人的【明朝败家子】女儿,因而是【明朝败家子】非分明,谁是【明朝败家子】自己人,谁不是【明朝败家子】自己人,心里分得清清楚楚,曲径分明。

  张皇后亲手在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颌下给褙子的【明朝败家子】绳打了一个蝴蝶结,玉手轻轻地拍了拍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背,嫣然道:“好好给寿宁侯、建昌伯治病,以后呢,遇到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本宫,本宫一并给你做主。”

  “多谢娘娘……”方继藩毫不犹豫地道。

  张皇后满意地点点头,才道:“好吧,你该去给秀荣看看病了,来人,领继藩去。”

  噢,又该到了履行自己这大夫职责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了,想到上一次,公主殿下绷着脸教训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模样,方继藩居然怪想念的【明朝败家子】。

  毕竟……一个肯良言相劝的【明朝败家子】人,心地都不会太坏,自己这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身份,之所以是【明朝败家子】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平时没人管啊。

  ……………………

  此时,在仁寿宫里,鄞州候周勤正一副老泪纵横的【明朝败家子】姿态。

  他已须发皆白,是【明朝败家子】当今太皇太后周氏的【明朝败家子】亲弟弟。

  此番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被打伤了,虽说伤得不重,可这口气,怎么吞得下去?

  就因为几十亩地,那张家的【明朝败家子】人居然找上门去破口大骂,儿子气不过,才和他们争执几句,他们便打人了,真真是【明朝败家子】岂有此理啊,这姓张的【明朝败家子】若是【明朝败家子】不处置,可让周家人脸往哪儿搁?

  倘若是【明朝败家子】在成化朝或是【明朝败家子】在天顺朝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谁敢欺周家?岂有此理,真是【明朝败家子】岂有此理。

  周勤看着高坐的【明朝败家子】太皇太后,太皇太后面无表情,难以从面上难以看出任何的【明朝败家子】思绪,可他心知,自己这姐姐,心里也已大怒了。

  “那地,本就是【明朝败家子】周家的【明朝败家子】,历来都是【明朝败家子】,从来没有争议。我们周家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家,岂会做巧取豪夺的【明朝败家子】事?若是【明朝败家子】娘娘不信,可以派人去查,自天顺先皇帝在的【明朝败家子】时候,那地契上写着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周家的【明朝败家子】名儿。可前几年发了一场大水,田淹了,张家人就打主意了,洪水退去之后,居然说摹久鞒芗易印壳是【明朝败家子】荒地,这还有理吗?智儿自然是【明朝败家子】气不过的【明朝败家子】,他脾气坏了一些,这一点,臣认了,确实在争执之中口无遮拦,可张家人居然先动手打的【明朝败家子】人,智儿已年过四旬了,哪里是【明朝败家子】张家那血气方刚的【明朝败家子】两兄弟对手,若不是【明朝败家子】周谦等人及时赶到,还不知要被打成什么样呢?”

  “周家这些年,从来不敢仗着娘娘的【明朝败家子】声势胡作非为,咱们周家,是【明朝败家子】要脸的【明朝败家子】!”周勤气得发抖,声音也越加高昂了几分:“可遇到了这么两个不要脸的【明朝败家子】东西,臣……不服气啊,请娘娘为周家做主啊,若是【明朝败家子】娘娘不肯住手,周家这边,索性也就拼了,几百个庄丁都已集结好了,老夫出去,一声令下,便去将张家的【明朝败家子】几处宅邸给砸个稀巴烂……”

  “胡闹!”太皇太后立即厉声呵斥道:“他们不懂事,你们也不懂事,不怕人笑话?”

  周勤气得嘴皮子哆嗦,深吸一口气,才道:“不动强可以,可张家两兄弟,不能有好果子吃。”

  太皇太后脸色缓和了一些,方才深深地看了周勤一眼:“智儿,无什么大碍吧。”

  “倒幸好留了性命。”

  太皇太后皱眉,沉吟着,随即冷哼道:“素来知道张家两个兄弟胡作非为,不成想,竟是【明朝败家子】可恶至此,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得给陛下,给张氏,留着最后那么一丝体面。”

  她阖着目,目中略过了幽光,她嫁给了天顺皇帝,已经历过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大风大浪,天顺皇帝在的【明朝败家子】时候,遭遇了土木堡之变,皇帝被瓦剌人俘虏去了漠北,她在宫中等待,那时朝局是【明朝败家子】何等的【明朝败家子】诡谲,天顺皇帝的【明朝败家子】亲弟弟后来登基了,可显然已不希望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皇兄再回来,当时的【明朝败家子】她,还只是【明朝败家子】皇后,地位是【明朝败家子】何等的【明朝败家子】尴尬。

  等到天顺皇帝还朝,最终重新掌握了权柄,重新登上了皇位,又很快的【明朝败家子】驾崩。她依然活着,她的【明朝败家子】儿子,成化皇帝,也是【明朝败家子】个不争气的【明朝败家子】东西,任由万贵妃专权,以至于宫中乌烟瘴气,她也熬过来了。

  她不是【明朝败家子】一个轻易去干涉俗事的【明朝败家子】人,大多时候都只在吃斋念佛,可今日,却有些愠怒。

  “此事,让陛下做主即可,让人多上几份弹劾奏疏,张家兄弟的【明朝败家子】确是【明朝败家子】太没规矩了,是【明朝败家子】要好好的【明朝败家子】敲打敲打了。”

  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可这轻飘飘的【明朝败家子】话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明朝败家子】威仪。

  周勤一听,顿时心里有底了。

  他等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这句话,只要太皇太后亲自开了口,就是【明朝败家子】天皇老子,陛下也决不会怠慢,张家兄弟……这一次,算是【明朝败家子】踢到了铁板上了。

  “多谢娘娘。”周勤终于吁了口气。

  却在这时,外头有宦官道:“娘娘……”

  “进来。”太皇太后道。

  那宦官蹑手蹑脚地进来,先是【明朝败家子】看了一眼周勤,随即恭谨地上前道:“娘娘,坤宁宫那儿,皇后娘娘狠狠训斥了张家兄弟一通。”

  “噢。”太皇太后只是【明朝败家子】淡淡的【明朝败家子】应了一句,眼皮子都没有抬,也没有继续做声。

  训斥是【明朝败家子】假,是【明朝败家子】做给别人看的【明朝败家子】,谁不知道张氏将自己兄弟当做宝,现在将周家的【明朝败家子】人打了,是【明朝败家子】一通训斥就可以善了的【明朝败家子】吗?这关系到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周家的【明朝败家子】脸面,否则,不晓得的【明朝败家子】,还以为太皇太后现在说的【明朝败家子】话,不灵了呢。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超级吞噬系统  据说娱乐网  武极天下  魔神狂后  三国之天下霸业  笔趣阁小说  重活一次  超级拍卖行  大符篆师  经典古诗词  吞噬星空  史上最强店主  作文吧  网游之邪龙逆天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全职法师  雪鹰领主  大明春色  蜡笔小说  极道天魔  全本书屋  国色芳华  超神机械师  好名字  减肥方法  魔界的女婿  星座网  大学生必备网  魔神狂后  超级学生  玄界之门  无疆  超级兵王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三界红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