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二十四章:要文明

第一百二十四章:要文明

  “说重点。”……

  在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注目下,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不再说客套话了,而是【明朝败家子】振振有词地道:“屯田之事,关系重大,虽有太子殿下总览全局,可臣还是【明朝败家子】怕……事情办不好。”

  本是【明朝败家子】心情不错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顿时皱眉起来,这可是【明朝败家子】大事,关系着社稷民生,万万马虎不得啊,方继藩你这小子,方才还信心满满的【明朝败家子】,转过头你就说怕办不好?

  于是【明朝败家子】他拉下了脸,露出了几分严肃,道:“方卿家……”

  真是【明朝败家子】说变就变,方才还是【明朝败家子】继藩,现在……翻脸便不认人了啊,只见弘治皇帝继续道:“方卿家竭尽全力就是【明朝败家子】。”

  “这是【明朝败家子】当然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此番自是【明朝败家子】有目的【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他一脸信誓旦旦地道:“方家几代忠良,臣亦不例外,臣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臣听说英国公幼子,金吾卫百户官张信精明强干,若是【明朝败家子】有他协助,这便再好不过了。”

  “……”

  张信……

  弘治皇帝倒是【明朝败家子】有印象。

  此人乃是【明朝败家子】周王郡马,又是【明朝败家子】英国公张懋的【明朝败家子】幼子,还获赐了银腰带,现在在金吾卫当差,在宫中卫戍,好几次,弘治皇帝在宫掖中出入,都是【明朝败家子】由他伴驾。

  那个小伙子,确实是【明朝败家子】个实在的【明朝败家子】人,就是【明朝败家子】太老实了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有宦官进来道:“陛下,英国公到了。”

  “传。”

  张懋觉得方继藩这个家伙,实在是【明朝败家子】太没有礼貌了,见了他就是【明朝败家子】直接跑,跑就罢了,还往暖阁这儿跑,这小子皮痒了啊。

  不过……正事要紧,张懋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吓唬吓唬方继藩罢了,在宫里,他哪里敢对方继藩动手。

  此时,他头戴梁冠,一件斗牛服之下,是【明朝败家子】一件狐皮内衬,在圆襟处露出些许的【明朝败家子】端倪;腰间系着金腰带,他身子微微有些发福了,现在穿着也臃肿,可他这浓眉之下,一双眼睛却依旧是【明朝败家子】闪闪生辉,使整个人有一种异常魁梧和英武之感。

  进了暖阁,他屈膝拜倒,朗声道:“老臣,见过陛下,陛下命臣祭祀太庙,祭祀之礼已成,臣特来……”

  “卿家,你来的【明朝败家子】正好。”弘治皇帝笑吟吟地看着张懋。

  这令张懋有些奇怪,什么叫来的【明朝败家子】正好,有什么事吗?他眼角的【明朝败家子】余光看到了方继藩。

  弘治皇帝慢悠悠地道:“令子张信,可在金吾卫中值事?”

  “是【明朝败家子】。”张懋感到一头雾水,便道:“犬子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

  “他很好。”弘治皇帝淡淡道:“即日起,敕命张信入羽林卫屯田百户所听用,任为副百户!”

  这轻描淡写一句话,张懋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吐出来。

  金吾卫调入羽林卫是【明朝败家子】平调,这倒没什么,毕竟无论是【明朝败家子】金吾卫还是【明朝败家子】羽林卫,这都是【明朝败家子】亲军中的【明朝败家子】亲军,地位相等,比寻常的【明朝败家子】亲军,都更尊贵一些。

  可是【明朝败家子】……张懋很想提醒弘治皇帝,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可是【明朝败家子】百户官啊。

  原本这个儿子磨砺了这么久,理论上而言,接下来该谋求一个职缺,或去南京守备,或是【明朝败家子】在边镇再磨一磨,就该升任千户了,这是【明朝败家子】似张懋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勋贵们,对子侄们的【明朝败家子】职业规划,可怎么转眼之间,从金吾卫百户官,摇身却成了羽林卫的【明朝败家子】副百户?军中倒是【明朝败家子】有副千户的【明朝败家子】职缺,可没有副百户,百户前头加了一个副,怎么听,都好像这暖阁里的【明朝败家子】宦官一样,少了一点什么。

  张懋心里感到有些不怎么美妙,面如死灰,想要为自己儿子解释一下,可这突如其来的【明朝败家子】旨意,实是【明朝败家子】令他措手不及,他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明朝败家子】仔细咀嚼了陛下的【明朝败家子】话,突的【明朝败家子】想到,羽林卫,哪里需要屯田,又怎么来的【明朝败家子】屯田百户所?

  “屯田百户所……”

  弘治皇帝一笑,便道:“该是【明朝败家子】西山屯田百户所,百户乃是【明朝败家子】继藩,他举荐了令子!”

  “……”张懋的【明朝败家子】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顿时有一种悔恨当初,没有掐死方继藩这个祸害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人嘛,总是【明朝败家子】会偏爱一些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幼子,张懋的【明朝败家子】子嗣不少,虽然对这幼子管教严厉,经常将他揍得嗷嗷叫,可毕竟做爹的【明朝败家子】还是【明朝败家子】做爹的【明朝败家子】。

  他……心疼啊。

  “世伯……”方继藩朝张懋笑,笑得很开心,声音也透着愉悦:“请放心,小侄一定会好生照顾张信大兄弟的【明朝败家子】。”

  这就是【明朝败家子】人质啊,从今日起,我方继藩便是【明朝败家子】张信的【明朝败家子】顶头上司了,你还敢揍不?

  不过为了防范于未然,方继藩还是【明朝败家子】决定先行开溜,可万万不能和张懋一道儿出宫,毕竟这位张世伯正在气头上,肯定不太理智啊。

  …………

  此时在王家。

  王守仁正被禁足在家,这几日,也只好乖乖呆在书斋里读书。

  只是【明朝败家子】……他显然不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安分的【明朝败家子】人,虽然对那方继藩已是【明朝败家子】失望,心里却依旧还惦念着两件事。

  这方继藩,如此违反常识,竟在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天气里种瓜,难道……此人当真是【明朝败家子】个疯子?

  太有悖常理了,倘若是【明朝败家子】疯子,何以他的【明朝败家子】五个门生,据闻都很是【明朝败家子】钦佩他,甚至对他五体投地,这五人,可不是【明朝败家子】寻常人啊,都是【明朝败家子】会试之中名列前茅之人,将来的【明朝败家子】前程,必定远大。

  他觉得心情甚是【明朝败家子】浮躁,推开窗,外头依旧是【明朝败家子】寒风冷冽,景致萧条,而他枯瘦的【明朝败家子】面上,显得心事重重。

  他的【明朝败家子】眼睛似乎眺望着远方,只是【明朝败家子】若有所思。

  另外一件事……那方继藩认为贵州剿贼必定受挫……可是【明朝败家子】……

  王守仁心里不禁勾起了一丝苦笑,他又重新的【明朝败家子】研究了一遍贵州平叛大军的【明朝败家子】方略,这确实是【明朝败家子】最稳妥的【明朝败家子】方法,受挫……是【明朝败家子】不存在的【明朝败家子】。

  王守仁对于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兵略,是【明朝败家子】颇有信心的【明朝败家子】,于是【明朝败家子】念及此,他不有失笑。

  却在这时,这府里却传来了嘈杂的【明朝败家子】声音。

  王守仁微微皱眉,便见管事匆匆而来,手里还抱着不知什么东西,用盘子拖着,小心翼翼地道:“少爷,少爷……快看,快看,稀罕物。”

  稀罕物?

  等那管事走近了,将托盘上的【明朝败家子】红绸子拉开,竟是【明朝败家子】一片西瓜。

  这西瓜红彤彤的【明朝败家子】,却看得王守仁眼眸里闪过一丝错愕:“这……这是【明朝败家子】……”

  “是【明朝败家子】西瓜啊。”管事眉飞色舞地道:“这是【明朝败家子】今儿一早,太子殿下赐给詹事府诸官的【明朝败家子】,一人一片,老爷乃是【明朝败家子】少詹事,自然也承了恩,不过老爷有些舍不得吃,便托了詹事府的【明朝败家子】人将瓜送来给少爷吃。少爷,这瓜……可稀罕呢,据闻还有养生的【明朝败家子】功效,据说在外头,是【明朝败家子】十两一个呢,不过,如今已是【明朝败家子】有价无市了。”

  王守仁却是【明朝败家子】面色突的【明朝败家子】白了,瞪大了眼睛,如见了鬼似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这瓜,老半天,竟是【明朝败家子】回不过神来,良久,他才道:“此瓜……是【明朝败家子】太子和方继藩……”

  后头的【明朝败家子】话,竟是【明朝败家子】说不出去了。

  骤然之间,王守仁竟生出一种强烈的【明朝败家子】冲动,他想要知道,那个方继藩到底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什么样的【明朝败家子】人。

  ………………

  方继藩感觉人生很美好,升了官,眼看着又要大发一笔横财了,而接下来,方他的【明朝败家子】屯田百户所便算是【明朝败家子】正式成立了。

  这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令人激动的【明朝败家子】日子,方继藩一早便穿着钦赐麒麟衣,携着钦赐御剑,腰间系着金腰带,先往詹事府,等迟一些,还需去西山的【明朝败家子】百户所里一趟。

  见到了方继藩,朱厚照显得很高兴,朝方继藩挥挥手,又见邓健也怯怯地跟了来,乖乖在殿外头候着。

  “老方,我们何时出发去西山?”

  方继藩笑了笑道:“一切殿下拿主意便是【明朝败家子】了。不过,既然要在西山屯田,总要有所计划才好。”

  方继藩灵机一动,命刘瑾取了笔墨来,随即笑容可掬地道:“除了西瓜,殿下对什么还有兴致?”

  朱厚照想了老半天,念出了一个字:“葱。”

  “很好。”方继藩欣赏地看了朱厚照一眼,随即提笔,记下。

  这等事,需集思广益才好,方继藩还是【明朝败家子】很讲民主程序滴,因而也一视同仁,便又看向刘瑾:“刘瑾呢,你来说说看?”

  刘瑾挠挠头,朝方继藩谄笑道:“方百户,奴婢喜欢吃胡瓜。”

  所谓胡瓜,其实就是【明朝败家子】黄瓜,是【明朝败家子】西汉时张骞自西域带回来的【明朝败家子】。

  黄瓜是【明朝败家子】好东西啊,能美容养颜,就不知道能不能补肾,方继藩颔首点头道:“不错,不错,刘瑾很有眼光。”又记住下。

  其他朱厚照身边的【明朝败家子】几个伴伴,也都七嘴八舌起来:“萝卜。”“奴婢只爱吃米,可以种稻米吗?”

  稻米?

  方继藩摇头,稻米太费水了,不适合北方啊,有些东西,还是【明朝败家子】得切合实际的【明朝败家子】,便道:“换一个。”

  ……

  于是【明朝败家子】片刻功夫,这纸上便琳琅满目的【明朝败家子】记下了许多的【明朝败家子】蔬果。

  这个时候,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想起了一个人来,目光朝外一瞥,吼道:邓健,邓健……”

  邓健在殿外候着少爷呢,一听少爷叫自己,连忙匆匆入殿道:“少爷有何吩咐。”

  方继藩笑吟吟地看着他,难得和颜悦色地道:“你喜欢吃什么?”

  “呀……”邓健挠着头,想了老半天才道:“小的【明朝败家子】爱吃鸡。”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脸瞬间拉下来了,突然有一种想打人的【明朝败家子】冲动。

  深呼吸,要文明……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大道争锋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无敌天下  魔天记  众安驾校  棉花糖小说网  全球高武  武极天下  天才相师  努努书坊  莽荒纪  中国会计网  开天录  大医凌然  不败战神  史上最强赘婿  北宋大表哥  全职法师  王者时刻  超凡传  字幕库  理财知识  金枝绕东宫  大王饶命  庆余年  最强特种兵王  恶魔法则  巫神纪  极品透视  秦吏  师士传说  作文大全  天影  经典语录  星战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