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一十四章:金玉良言

第一百一十四章:金玉良言

  徐经想要拜师,一方面,是【明朝败家子】他和唐寅乃是【明朝败家子】至交,二人若能成为同门师兄弟,那是【明朝败家子】再好不过的【明朝败家子】事。另一方面,也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他敬佩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为人。当然……是【明朝败家子】敬佩方继藩身上那种与众不同的【明朝败家子】东西,而不是【明朝败家子】那种满口粗鄙之语。

  可怎么没想到,最后方继藩竟是【明朝败家子】拒绝要他这个徒弟。

  看着徐经失望之极的【明朝败家子】脸色,唐寅终于忍不住道:“徐兄为何要放弃呢?其实恩师是【明朝败家子】个心软的【明朝败家子】人,只要徐兄坚持,恩师一定会答应的【明朝败家子】。”

  徐经不由苦笑,冉冉的【明朝败家子】烛火照在他的【明朝败家子】脸上,更显落寞:“我何尝想要放弃,只是【明朝败家子】……不得其法罢了,恩公这般嫌弃我,我若是【明朝败家子】还死乞白赖,岂不是【明朝败家子】成了天下人的【明朝败家子】笑柄?”

  说到底,还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家世以及骨子里的【明朝败家子】傲气作怪,死要面子,平时装逼装习惯了,现在承受不了天天被人打脸。

  唐寅便劝道:“其实,也不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办法。”

  “嗯?”徐经一愣,像是【明朝败家子】仿佛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唐寅道:“我听欧阳志几位师兄说起一事,恩师就曾靠着这个,乖乖让府中的【明朝败家子】人就范,既然他可以用此来强迫方家的【明朝败家子】人,那么恩师毕竟是【明朝败家子】心软的【明朝败家子】人。或许徐兄也可以试一试。只不过这件事,还需欧阳志三位师兄配合才好,只是【明朝败家子】这欧阳志三位师兄,似乎对愚弟有些成见……”

  唐寅是【明朝败家子】个很有才情的【明朝败家子】人,只是【明朝败家子】做人方面,似乎差了一些。

  更何况恩师显然对唐寅作画很有兴趣,隔三差五便夸奖他,唐寅动力很足,现在在他的【明朝败家子】房里,摆着许多还未完工的【明朝败家子】画作,而欧阳志三人则是【明朝败家子】挨骂的【明朝败家子】比较多,多多少少,心里会泛酸水,此乃人之常情。

  徐经却是【明朝败家子】一笑,他对唐寅有所了解,自是【明朝败家子】明白唐寅的【明朝败家子】意思。

  不过这等打交道交朋友的【明朝败家子】事,却是【明朝败家子】徐经这等世家子弟最擅长的【明朝败家子】:“这个容易,交友最紧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折节,我看欧阳志三位同年,亦是【明朝败家子】老实本分的【明朝败家子】人,要熟络起来,倒也容易。”

  这里灯影摇曳,唐徐二人,半宿不睡,低声在谋划着什么。

  次日方继藩命邓健去詹事府告假,就说病了。

  这是【明朝败家子】他从朱厚照那儿学来的【明朝败家子】,其实在历史上,朱厚照就经常爱‘生病’,明实录里,有许多相关的【明朝败家子】记载,方继藩读史时,经常便可读到‘东宫进药’、‘上不豫、传旨暂辍视朝’、‘朕偶感微咳’、‘上感病喉甚危’、‘腹卒痛’、‘朕躬偶尔违和’、‘朕因气感疾’等等字眼。

  也就是【明朝败家子】说,这厮在做太子和皇帝期间,请了无数的【明朝败家子】病假,不是【明朝败家子】说咳嗽就是【明朝败家子】说自己在吃药,从来都没有断过治疗。

  可到了要巡阅军队,要溜出宫跑去大同和鞑靼人作战,或是【明朝败家子】要巡江南时,他顿时便龙精虎猛,如有神助一般。

  到底他是【明朝败家子】真病还是【明朝败家子】装病,方继藩读史时,也不好妄自做出什么评价,不过装病不去杨廷和那儿读书,却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亲眼所见的【明朝败家子】。

  种西瓜是【明朝败家子】苦差事啊,偏偏朱厚照还不敢假手于人,生怕那些不仔细的【明朝败家子】宦官将他的【明朝败家子】‘冠军侯’给折腾死了,除了他自己亲自浇水、施肥,只准方继藩去帮手。

  可方继藩只想赚钱,不想种地啊,你大爷的【明朝败家子】,本少爷是【明朝败家子】伴读,不是【明朝败家子】种瓜小能手。

  所以……一大清早,方继藩便躺在榻上哎哟哎哟的【明朝败家子】叫唤两声,就算是【明朝败家子】偶染风寒了,接着打发邓健去詹事府,就说身子不好,怕是【明朝败家子】受了凉,视身体情况而定,等病好了,再迟一些去。

  倘若今日都不去,就说明这一天病都没有好。

  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告假,显得有诚意多了,至少看上去像这么一回事。

  何况,现在虽是【明朝败家子】接近二月月末,可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天寒地冻,受凉也是【明朝败家子】常有的【明朝败家子】事。

  他兴致勃勃地在府里让小香香给他松松骨,翘着腿,喝着茶,唐寅给他送来画过目,欧阳志三人呢,一声不吭的【明朝败家子】给方继藩脚下的【明朝败家子】炉子里添煤的【明朝败家子】添煤,热酒的【明朝败家子】热酒,四个门生都很孝顺,照顾的【明朝败家子】体贴,当然,和小香香比起来,自是【明朝败家子】差得远了。

  方继藩不禁感悟,真希望这样一直躺着该多好,自己看来……要堕落了啊。

  到了正午,吃过了午饭,小憩一番,这一觉睡的【明朝败家子】很香,等一觉醒来,方继藩才发现,徐经那厮似乎不见了踪影。

  这家伙……难道跑了?

  没前途啊,本来还想磨一磨你的【明朝败家子】锐气的【明朝败家子】,就这样便受不了了,当然,方继藩不会找唐寅来问的【明朝败家子】,不能显得自己对那厮有什么关心。

  谁知这个时候,门子却是【明朝败家子】来了,道:“公子,宫里来人了,宫里来人了。”

  “来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谁?”

  “不……不知道呀。”

  方继藩瞪他一眼;“请进来。”

  “很奇怪,宫里的【明朝败家子】人说,陛下有口谕,只许公子一人听,其他人,都要回避。”

  方继藩虎躯一震,陛下很够意思啊,莫非是【明朝败家子】有啥重大又秘密的【明朝败家子】事需要交代自己去办?看来自己已简在帝心,深得陛下信任了。

  于是【明朝败家子】屏退左右,请钦使进来。

  到了厅中,便见一个宦官打头,后头跟着一个老嬷嬷,再后……竟是【明朝败家子】太康公主。

  公主碎步而行,目不斜视,由老嬷嬷搀扶着,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面色带着些许的【明朝败家子】绯红。

  方继藩一愣。

  只见那宦官道:“方总旗,今日公主殿下出宫复诊,奴婢本是【明朝败家子】尊奉娘娘之命,护着殿下至詹事府,候公子大驾光临,谁料方总旗竟是【明朝败家子】染了风寒,说是【明朝败家子】要迟些才能去詹事府当值,于是【明朝败家子】左等右等,又不见方总旗的【明朝败家子】身影,奴婢心里想着,公主殿下好不容易出宫一趟,这若是【明朝败家子】无功而返,只怕皇后娘娘要责罚,可若是【明朝败家子】派人来催促方总旗,且不说方总旗身子有所不适,就算方总旗这一来一去,天色怕也不早了,所以这才冒昧,假传谕旨,特地登门前来求医。”

  “……”方继藩可不相信这是【明朝败家子】宦官自作主张,跑来假装谕旨求医的【明朝败家子】,他没有这个胆子,于是【明朝败家子】目光瞥向公主,心里说,这公主倒有几分决断。

  于是【明朝败家子】颔首点头道:“看来,倘若我不复诊,想来娘娘定是【明朝败家子】放心不下,这……情有可原,殿下,请坐下吧,臣给你看看。”

  方才那一瞥,朱秀荣感觉方继藩像是【明朝败家子】洞穿了什么,心里自是【明朝败家子】有些羞怯,她依旧带着浅笑,依言欠身坐下,那老嬷嬷便侧立她一旁。

  方继藩不免恼怒,咳嗽一声:“老太太,能否站远一些,你这样给我压力太大了。”

  老嬷嬷总是【明朝败家子】板着个脸,面上没有丝毫的【明朝败家子】表情,却也无奈,只好后退几步。

  方继藩这才上前,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朱秀荣一眼,朱秀荣本就美貌,虽年纪小一些,可眉目含烟,因为驱寒的【明朝败家子】缘故,所以披着一件狐毛牡丹纹的【明朝败家子】披肩,纤纤玉手下意识伸出来,请方继藩把脉。

  方继藩装模作样的【明朝败家子】将手指搭在她的【明朝败家子】脉搏上。

  朱秀荣一脸荣辱不惊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可快速跳动的【明朝败家子】脉搏却是【明朝败家子】出卖了她。

  方继藩便皱眉道:“嗯,这脉搏,有些快。”

  身后的【明朝败家子】嬷嬷一听,骤然紧张起来。

  谁料方继藩朝朱秀荣道:“你不要紧张,我又不是【明朝败家子】怪物,我不吃人的【明朝败家子】。”

  朱秀荣先是【明朝败家子】微微愕然,随即,面上的【明朝败家子】笑意更浓,显然,方才矜持的【明朝败家子】微笑,是【明朝败家子】装出来的【明朝败家子】,而现在这一笑,却带着几分发自肺腑的【明朝败家子】真心。

  “嗯……平稳许多了,看来……没什么大碍,平时多吃一些肉吧。”方继藩迅速抽离出手,没有过份轻薄。

  “怎么?”那老嬷嬷忍不住忧心地问道:“这又是【明朝败家子】什么缘故?”

  方继藩道:“身子纤瘦了,多吃一些肉,可以壮实一些,像太子一样。”

  “……”老嬷嬷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刮子,嘴真贱啊,早知不该接他的【明朝败家子】话茬。

  朱秀荣嫣然一笑,如凝脂的【明朝败家子】面部肌肤舒展开来,怯怯道:“本宫不爱吃肉。”

  “这就怪了,都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娘生的【明朝败家子】,太子就爱吃肉。”

  “……”

  老嬷嬷拼命咳嗽,示意朱秀荣万万不可继续和方继藩搭腔下去。

  朱秀荣便显得谨慎起来,贝齿微微一咬,便微微板着脸道:“我听皇兄说,方总旗总是【明朝败家子】喜欢吓唬人,方总旗于本宫有救命之恩,本宫心里感激不尽。”

  她说话时,尽力的【明朝败家子】显出公主应有的【明朝败家子】威仪,倒像是【明朝败家子】两方会晤似的【明朝败家子】。

  小小的【明朝败家子】女孩儿,偏生一副这个样子,方继藩心里感慨,漂亮是【明朝败家子】漂亮,心动也令人心动,就是【明朝败家子】臭毛病多了一些。

  朱秀荣继续道:“只是【明朝败家子】本宫有一句良言相劝,不知方总旗肯不肯听。”

  方继藩心里说,你是【明朝败家子】公主,你比较大,当然得听:“还请赐教。”

  朱秀荣沉吟片刻:“方总旗万万不可学皇兄那般爱胡闹,要爱惜的【明朝败家子】羽毛……”

  “咳咳……公主殿下,臣没有羽毛。”

  “……”朱秀荣花容顿时凝滞了,深呼吸,然后含烟浅笑道:“本宫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要爱惜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名声,万万不可遭人诟病,须知人言可畏。就如……本宫听皇兄说起,方总旗与人打赌,逼迫读书人拜方总旗为师,还说,方总旗乘人之危,羞辱读书人……这……很不妥,方总旗应当做一个至诚君子。”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汉乡  名人名言  伏天氏  魔天记  北宋大表哥  中国玉米网  修真聊天群  异世界的美食家  超品相师  星座网  第一星座网  超级学生  超级学生  笔趣阁  盛唐小相公  琴帝  银行信息港  回到地球当神棍  超神机械师  回到地球当神棍  大唐仙医  全本书屋  人道至尊  超神机械师  中华康网  独步成仙  造梦天师  励志故事  情话网  IT百科  女性健康  完美世界  头条新闻  手术直播间  超级吞噬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