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十八章:有钱就是【明朝败家子】可以为所欲为

第十八章:有钱就是【明朝败家子】可以为所欲为

  听着客栈掌柜的【明朝败家子】话,那三个读书人红着脸,既是【明朝败家子】惭愧,又是【明朝败家子】茫然的【明朝败家子】模样。

  倒是【明朝败家子】一旁的【明朝败家子】许多看客似乎也知道这三个读书人的【明朝败家子】底细,低声议论着:“原本来的【明朝败家子】,并不是【明朝败家子】三个,而是【明朝败家子】四个,好似是【明朝败家子】大名府来参加乡试的【明朝败家子】秀才,谁料其中一个,竟是【明朝败家子】得了大病,他们四个是【明朝败家子】同乡,穷读书人,学业又不精,八成也考不中,为了治病,到处寻医问药,怕是【明朝败家子】早将盘缠花费一空了,而今又欠下客栈里这么多银子,这客栈里的【明朝败家子】东家也还算是【明朝败家子】好人,一直让他们赊欠着银子,可一个重病的【明朝败家子】人留店里,也不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事啊,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住客,岂不会觉得晦气,这是【明朝败家子】不得已而为之,只是【明朝败家子】可怜这三个秀才,拖着一个重病的【明朝败家子】同窗,囊中空空,这乡试,还有小半月才开始呢,却不知往何处去。”

  许多人不由唏嘘起来。

  方继藩算是【明朝败家子】听明白了,四个秀才是【明朝败家子】同乡,一起来京师里赶考,谁晓得一个人得病了,其他三个读书人为了给他治病,将所有的【明朝败家子】费用全部搭了进去,而今那得了病了的【明朝败家子】人又不见好,怕再没有钱看病,而这时,客栈也吃不消了,只好赶人。

  方继藩心里一暖,这三个秀才,倒是【明朝败家子】很讲义气,若不是【明朝败家子】为了朋友,又怎么会困顿至此。

  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在自己的【明朝败家子】那个世界,可不多见了。

  不是【明朝败家子】有句话吗,叫老乡见老乡,骗得老子泪汪汪。

  他下意识地拉拉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袖子,心里想,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些许银子的【明朝败家子】事,帮他们一把,倒可以让他们渡过难关。

  可这一念头刚从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脑里冒起来,却听到一旁的【明朝败家子】邓健噗嗤一笑。

  方继藩侧目看去,正好见到邓健讨好似地看向自己,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道:“少爷,笑死小人了。”

  方继藩心里真真想骂邓健祖宗十八代,这孙子还有没有公德心?良心被狗吃了?

  可转眼明白过来了,自己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败家子啊。

  此时流露出同情心,岂不是【明朝败家子】‘脑疾’又犯了?

  于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有忙将想要抽出的【明朝败家子】银子收了回去,旋即嘻嘻笑起来道:“三个傻秀才。”

  接着,湘妃扇扇着风,好整以暇的【明朝败家子】样子,面上全无同情。

  这一对一答,倒是【明朝败家子】惹来不少看客的【明朝败家子】怒视。

  另一边,似乎也有一个秀才在看热闹,这秀才也是【明朝败家子】儒衫纶巾,不过显然,身上的【明朝败家子】衣衫名贵了许多。

  他眼睛眯成一条缝,和方继藩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明朝败家子】意味,竟也跟着道:“是【明朝败家子】啊,这位少爷说的【明朝败家子】对,伯仁兄、子川兄、还有元祐贤弟,你们傻不傻啊,王政眼看是【明朝败家子】活不成了,你们偏要给他治病,还说什么四人一起来的【明朝败家子】京师,就要四人一道回去,现在乡试在即,你们平时读书本就是【明朝败家子】半吊子,侥幸才中的【明朝败家子】秀才,还不趁此机会,赶紧读书,管这王政做什么,我等读书人,求取功名才是【明朝败家子】第一要务,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不算什么。”

  三个读书人,只低着头,默不作声。

  那衣饰华丽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接着又冷冷道:“笨鸟先飞,这个道理,你们会不懂吗?且不说摹久鞒芗易印裤们本就读书不成,还不赶紧的【明朝败家子】将心思扑在读书上,便是【明朝败家子】区区在下,在大名府,院试案首,此番乡试是【明朝败家子】必中的【明朝败家子】,不还每日悬梁刺股,别管王政了,不妨学我,收收心,考一个功名吧。”

  其中一个读书人顿时面带愠怒之色,道:“荐仁兄怎么可以说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话,王政是【明朝败家子】我等同乡,又有同窗之谊,而今他大病,哪里有不管不顾的【明朝败家子】道理,读书明理,且不谈圣人所言的【明朝败家子】成仁取义,却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那衣饰华贵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似乎是【明朝败家子】被这读书人惹怒了,立即板起脸来,露出冷笑,冷然道:“好好好,你们是【明朝败家子】圣人,权当我是【明朝败家子】小人,到时,我自做我的【明朝败家子】举人老爷,你们依旧抱着王政这痨病鬼做一辈子秀才吧。告辞。”

  他瞪了三个读书人一眼,便拂袖而去。

  方继藩对那字号叫‘荐仁’的【明朝败家子】心里鄙视,又听这三个秀才依旧还不肯放弃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朋友,心里倒是【明朝败家子】觉得敬佩得很,他面无表情,随即却开口大笑起来,拍着手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这一句话,更是【明朝败家子】犯了众怒。

  仿佛有无数杀人的【明朝败家子】眼睛朝方继藩射来。

  邓健站在一旁,却是【明朝败家子】捂嘴偷笑,他自知道,依着少爷的【明朝败家子】性子,今日肯定又要闹出点事儿出来的【明朝败家子】。

  少爷就是【明朝败家子】少爷啊,自从病好之后,整个人都很自然了,怎么看,怎么顺眼,还是【明朝败家子】没有犯病的【明朝败家子】少爷好。

  方继藩将扇子一收,露出鄙视的【明朝败家子】样子看着三个秀才,用扇骨朝他们三人一点:“三个穷鬼,没钱也来假装义气,本少爷最看不惯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你们这些穷酸秀才,赶了出去好,大快人心。”

  三个读书人本是【明朝败家子】遭了一个同窗的【明朝败家子】奚落,而今又被赶了出来,心里焦灼万分,想到王政的【明朝败家子】病更加重了,再不请个好大夫,多半凶多吉少;此外又忧心着乡试的【明朝败家子】事,现在被方继藩落井下石,不禁怒容满面。

  其中一个读书人站了出来,朝方继藩不徐不漫的【明朝败家子】作揖:“学生并没有得罪过公子,还请公子嘴下留情。”

  看客们纷纷朝方继藩指指点点,似乎鄙夷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为人。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昂首挺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明朝败家子】模样,尤其是【明朝败家子】他身后跟着的【明朝败家子】一个狗腿子邓健,那贼贼笑着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更是【明朝败家子】令人恼火。

  方继藩将湘妃扇放置在手心打着转,眯着眼道:“本少爷历来不晓得什么叫嘴下留情,就是【明朝败家子】要侮辱你,你能将本少爷如何?”

  邓健一听,忍不住想要雀跃叫好,心里为方继藩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三个读书人面面相觑,怒不可遏,先前的【明朝败家子】那秀才道:“口出恶言,有辱斯文,公子……你……你这是【明朝败家子】有辱斯文。”

  方继藩哈哈大笑,抱着手,一副有种你来打我的【明朝败家子】样子,肆意地笑道:“有辱斯文又如何,本少爷不但要用言语来侮辱你们,还要教你们跪在本少爷的【明朝败家子】脚下,叫一声师父。”

  师父……

  三个读书人觉得可笑。

  谁晓得下一刻,方继藩自袖里取出了两锭银子来,在他们的【明朝败家子】面前晃了晃,才道:“怎么样,接受不接受侮辱,若是【明朝败家子】接受,这银子就给你们。”

  “你……”秀才涨红了脸,怒气冲冲道:“我等是【明朝败家子】清白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不吃嗟来之食。”

  方继藩表面上是【明朝败家子】笑哈哈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心里却一声叹息,果然是【明朝败家子】三个傻秀才啊,我这是【明朝败家子】在帮你们呢,这时候还玩什么不吃嗟来之食。

  酸秀才的【明朝败家子】自尊心,还真是【明朝败家子】强大啊。

  邓健在一旁,喜笑颜开,他忍不住佩服少爷了,少爷就是【明朝败家子】有办法,居然想到了用银子来侮辱这些穷秀才,哈哈……他心里窃喜,却看着方继藩手里的【明朝败家子】两锭银子,又忍不住心疼起来。少爷这才刚卖了一些乌木,转眼……便随手要丢出两锭银子,两锭银子啊,买两个娇滴滴的【明朝败家子】小娘子做丫头都够了。

  邓健痛心疾首,少爷这是【明朝败家子】败家子啊!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论文大全网  民国谍影  将夜  中华养生网  无尽丹田  妙手心医  天天美食  神道丹尊  九州风机  医道无双  娱乐大头条  天道图书馆  电脑爱好者之家  恶魔法则  全民领主  传奇经纪人  大魏宫廷  都市之神级宗师  极道天魔  雪鹰领主  神墓  重生之财源滚滚  修真聊天群  重生在南宋  修炼狂潮  贞观帝师  中学生阅读网  超级吞噬系统  天道图书馆  修罗武神  网游之修罗传说  赘婿  星辰变  大医凌然  赝太子